感谢你们fo我这个沙雕咸鱼lo主
背景是盒太太画得我家崽qwq你磕我们家七月十元我们就是朋友

【与霜同降日—20:00】关于初恋这件小事

现pa,霜降日快乐w


关于初恋这件小事——晓薛


薛洋第一次见到晓星尘的时候,是一个热得仿佛一切都要融化的夏天,他在自家堂哥金光瑶的院子里玩球,却正好丢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那人干干净净的白衬衫一下子多了一块黑色的污渍。


薛洋从来不是一个好孩子,更多的时候也时候理直气壮地颠倒黑白,家里人也宠着,直接宠成了一个小霸王,可是这一次看着那个比他高不了多少的小孩子,他却像是焉了的花。


“这是你的球?”那个男孩子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他拿起了球,干净的手指都染上了泥土,“下次要好好的拿在手里哦。”他的语气温柔,仿佛连风都开始吹动起来,拂过了他的汗珠。


薛洋接不过话来,只是直接抢过了...

【薛晓】灯下黑(2)

侦探洋X警官晓

努力填坑ing

灯下黑——薛晓

【二】

侦探这个职业在警官看来并没有存在的必要,一定要说的话,他们等同于犯罪。

晓星尘握住了薛洋的手,薛洋眨了一下眼睛,睫毛交叠在了一起,把他眼眸中所有的光都藏了起来,晓星尘没有发现,他说:“在没有警方给搜查令的情况下,擅自跟踪追捕都可以视作为犯法,这场命案警方既然接手了,我认为并不需要侦探了。”

“其实他是我一个远方亲戚。”金光瑶想要打圆场,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薛洋打断了。

只听薛洋啧了一声,他像是一只蛰伏在石头上的小蛇,轻轻地晃了晃自己的尾巴,慵慵懒懒地休息。

话不投机哪里有说下去的必要,薛洋甩开了晓星尘的手,似乎像自己握了什么...

@岛田肉 呜呜呜!!在米画师上约了太太画洋洋的cp25的无料挂件qwq真的太好看了!!!!我死了😍😍😍😍我好喜欢哦qwq我稿子都约了,和阿斩立过flag的从上次咕到这次的无料本文档启动XD

http:// www.comicup.cn /d /202679.do
这是我的cpp网址qwq25的无料已经缓慢更新了哦w

【薛晓】灯下黑(1)

现代paro,破案/侦探洋X警官晓

灯下黑——薛晓

-眼见为实,实则无黑。-

【一】

时针走过了八点,正是夜生活刚刚来临的时候,警车的笛鸣声打破了霓虹灯下的酒醉金迷,一辆辆警车有条不紊地开向半山腰的豪宅区。

八点二十分,警车停在了一幢豪华的别墅门口。

作为警官的晓星尘先行下车,在这段行程中,他已经翻看过许多次此次案件的情况,做好了下一步取证的准备。

神色紧张的女佣打开了门,迎接警官进入,走入大厅灯火通明,覆盖着白色桌布点燃着蜡烛的餐桌上摆放着精美的食物,昭示着这本来应该是一场宴会。

晓星尘几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主人,他的气质和这座豪宅看起来十分融洽,主人也抬眼看向了他,随即...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不能分割。🇨🇳

【薛晓】江湖即你

游侠洋X官兵晓,八月份时候5千fo的点文qwq我咕咕了太久太久了qwq给超可爱的秋秋 @九月秋-Yu w

江湖即你——薛晓

【一】

月黑风高夜,似乎应该是个杀人放火天。

薛洋从金家的住宅离开,也不知道到底要去什么地方,路过一家客栈的时候便住了下来,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薛洋的脸稚嫩看起来也好欺负。

有人想给他一个下马威,他刚刚坐下的时候,一个男人的脚就踏在了薛洋的桌子上,男人脚底的灰尘落在了饭菜里。

“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还带着一把剑,装什么样子?”男人的口气极大,随即他放声大笑起来,“若是你包我们的酒菜钱,我们倒是可以保护你一阵。”

薛洋抬眼看了那个男人,他笑了一下,露出了一颗虎...

我去了很远的山。


有人说,山上有一个神明,只要找到他,他就会实现人们的愿望,有的人治好了自己的双腿,有的人找到了失而复得的宝物。


我在客栈听到的时候,原本是不信的,可是又觉得只是去找一座山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


山不大,倒是郁郁葱葱的,半山腰都是青翠的树木。


我找了许久,连带过去的吃食都馊了,后来只能吃着山里本来的东西。


直到一天夜里,我遇见了一个人。


夜太黑了,我看不太清他的长相,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你在找谁?”


“我在找这里的山神。”


“找山神做什么?”


“帮我聚一个人的魂。”


那个人没有说话了,只是更靠近了我一些,明明我应...

【晓薛】摘月

活动文qwq中秋快乐w

摘月——晓薛

他摘过天上的月亮。

圆月当空,一年之中月圆过十二次,却没有一次比今天更甚。

薛洋年幼时候是不喜欢月亮的,每当夜色降临的时候,总能听到狗吠的声音,而蜷缩在角落的他,身上除了月光什么都没有。

赏月这种美事是留给那些纨绔子弟和仙家门生的,而他这种街头流浪的小混混,有一日没一日的,那里还想得到中秋赏月,有人愿意给一块月饼都算撞了大运。

后来有成为夔州一霸,薛洋就更没了看月亮的心情,你指望他爬上楼说上几句酸诗,简直是痴人说梦。

如今在这什么都没有的义城里,薛洋倒是第一次赏月了。

许是晓星尘从山上带下来的习惯,分明眼睛都看不见了,还是准备上了毛豆芋头,...

薛洋给自己煮了一碗粥。

粥的味道差极了,他根本咽不下去,可还是拿到了晓星尘的面前。

近来义庄生病的人许多,晓星尘也不幸发起了高热,阿箐就是个小瞎子也照顾不了人,薛洋只好挑起做饭的活。

可是薛洋哪里做过饭,小时候偷的是残羹,到大了的时候,又是一个不付钱的小流氓,从来没有照顾过人。

这煮粥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晓星尘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毫无察觉地就咽下了薛洋的粥,放了好一会,还好没有烫到舌头,否则晓星尘连难吃都说不出了。

大概也知道他家小兄弟是个什么人,能吃到小兄弟煮的粥,他也不愿意去打击,还是一口一口地吃着。

薛洋本来只是恶趣味,可看着晓星尘这样的动作,有些不信了,又给自己喂...

1 / 53

© ç©ºå¼¦ç™½èŠ·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