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超开心的cp之旅w遇到两个神仙 @星兒★道長來發糖  @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 成功碰头拐骗签绘❤❤❤和星儿今天奋斗了许多☺还有一部分要等太太寄给我❤太美好了! @小脑袋撞大树 感谢黎初送的明信片,非常喜欢w感谢❤

【晓薛】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

谈恋爱的小故事w

祝星儿 @星兒★道長來發糖 生日快乐w以后每天都开心快乐w

唯一也最好的选择——晓薛

下课铃声响起,学生一个接一个的离去,老师们在办公室里等待下班时间的到来,晓星尘整理着东西。

“今天吃什么?”

手机通讯软件传来了短信,晓星尘看了一眼,嘴角不经意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星尘今天也这么早就回去了?”宋岚询问了一声,晓星尘点了一下头,“是啊,阿洋在家里等我了。”

宋岚皱了一下眉头,想到自己挚友多年前和薛洋恋爱的时候模样:“你和那个薛洋现在还这么好啊。”

晓星尘把教案放在了文件包里,理所当然的地回答:“是啊,我早就说过了,阿洋是我唯一也最好的选择。”

这句话宋岚是早...

🐒顺便说一下,应该11点左右开始开始发,请不要提前排队,数量很少ok支持代领,但离摊概不负责,没有领取要求,但是是四选二,不能重复排队,希望理解❤

小小作文:

这次的上海CP让白芷帮忙带了四张薛晓的明信片去><


无门槛每人可以领两张~


DAY2  摊位号k06


【薛晓】不是恋爱是结婚(1-2)

现代paro,明星洋X粉丝晓,无脑甜XD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更新也会放在此章里,不再开新章ok

不是恋爱是结婚——薛晓

【1】

铺天盖地的娱乐新闻只在报道一个人一件事。

退出娱乐圈多年的影帝夷陵老祖魏无羡结婚了,对象还是出了名的高冷导演蓝忘机,这简直是2069年度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在之前魏无羡拍《夷陵老祖》的时候就说他们两个不对盘,粉丝对头吵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哪怕距离魏无羡退圈多年也没有好转,结果就在69年的最后一天突然就爆出了他们结婚五年的消息。

粉丝的脸啪啪啪地被打肿了。

当然在这个男男结婚已经合法并且常态的时代,并没有会去歧视他们的性取向,在性别认识的课本...

果然只是惜惜的十分之一,害怕害怕

暑假果然懒得产出,10/11月份正好开始实习了,因为繁忙,这段时间因为忙cp,过段时间就好了w

感谢各位这几年来以来的支持w

主要是薛晓薛的,不过没特意分开薛晓和晓薛还有薛晓薛,瑶妹好像就三篇QWQ

连载都没算进去,没写完不好意思放。

明年两月就是喜欢洋洋的第三年啦w

我总能吹一下自己长情❥(^_-)

希望之后能填完自己的坑wThanks♪(・ω・)ノ

敬这场人海里有幸相逢。

【薛晓薛】花的精灵

摸个甜甜,现代paro,“拇指”花精灵洋X花店店长晓

花的精灵——薛晓薛

【一】

闹市的街道里,开着一家花店,在人来人往之间,在喧嚣里,留下了一抹绿意还有片刻的安宁。

与以往的花店不同,这家店里并没有剪去根叶的花朵,所有的花都扎根在泥土里,盛开着傲人的美丽。

那些被装饰起来,能够插在花瓶里的花朵虽然也一样绚烂,但是绚烂之后却只有消弭,或许是晓星尘太过于相信,花落花开是一轮宛若凤凰浴火的重生。

说来也奇怪,花店的生意倒是挺好,许多人看到他的花长得不错,都会忍不住买上一盆,或是放在阳台或者放在厅里。

爱摆弄花草的人,也是静得下心来的,晓星尘本就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在这日日夜夜的熏染之下...

【聂瑶蓝】He killed him

现代paro√三尊三角XD聂→瑶⇔蓝


He killed him——聂瑶蓝

【一】

屋子本就是素色的装修,此刻显得更为冷清了一些。

钥匙扭动了门锁,相貌姣好的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起来有些疲倦,双眼之下都带了一点黑青,眼睛里布满红色的血丝,看起来像是快哭了。

关上了门,屋子里只剩下了金光瑶,他连再走动一步的力气都不再拥有了,双腿一软便这么坐了下来,他的手放在了鞋架上,鞋架的第二层两双相似的拖鞋整齐地放在了一起。

他大概是在人前掩藏了太久自己的情绪,连放声大哭都做不到了,他只是小声地呜咽着,肩膀也在无助地颤抖。

像是落水的人失去了最后一块浮木。

一滴泪落在了地上,它变作了鬼。

高大俊俏的鬼魂突然出现,似...

之前我在班级(大班)里看到了一本第一套幼儿情景百科,那一本是讲宝宝是从那里来的,我看到有小孩子在看,我就也随手地翻了翻。除了正常的生理构造,里面有一条说的,做爱是什么?大致是说,做爱是两个互相都有感情,而进行的愉快的事。重点不是愉快,而是相爱。

deku是世界的珍宝:

黎明终将到来

文字和图片都是我发声的形式

哼唧!我绝不认输!

【薛晓薛】代价

摸鱼←

代价——薛晓薛


青年遇见了神,神称赞了青年的勇气和毅力,作为奖励,神拿出了只有神才能拨动的时间轮盘。


一身白色衣衫的少年,安静地卧躺在一块巨石上,巨石旁是一汪清潭,正值夏日,此处倒是阴凉爽快。

少年是个怕热的人,既然无人看见,此刻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规矩,胸口的衣衫大开,只露出里头薄薄的一层里衣。

他正闭目养神之际,一捧水浇了他一个透心凉。

水珠还留在他弯翘的睫毛上,少年眨了一下眼睛,它便落下来了,就好像是他流泪了。

“阿箐别闹了。”他喊了一声,嬉皮笑脸的小姑娘从巨石后头绕了出来,少年拢了拢自己的衣服,“你不好好跟着师傅学习,到这里来做什么?”

“来瞧瞧师兄,听说师兄想下山了?”

“怎么?你...

【薛晓薛】亿万星辰

最近正式上班啦,超累QWQ愉快地摸鱼w

亿万星辰——薛晓薛

无趣至极的夜里,看星星是唯一能做的事。

哪怕是饿得饥肠辘辘,总还要找到一些盼头,否则,那当真是活着还不如死了。

薛洋是不爱凑这个热闹的,但是往往别的小乞丐去看星星的时候,他也会跟过去,与其说他想看星星,不如说是,他不想那么早地睡去,他不想做梦,无论好坏。

有个老乞丐是读过书识过字的,大概还精通一些八卦阵法,谁给他吃上一点东西,他就愿意滔滔不绝地讲上许久天上的星辰,什么二十八星宿也是潺潺而谈。

薛洋才不会浪费那些吃食,当然别人也是如此,也就夏日闷热,能多找到残羹剩饭的时候,才会有人愿意给一些,所以薛洋只听过夏天星星的事,却没...

1 / 43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