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无光

好不容易有空摸个鱼,洋洋和道长重生了,不过是瑶妹角度w所以带点曦瑶w

 

无光——薛晓薛

那个人突然出现了,带着阴虎符找上了金光善,明明是稚气未脱的模样,眉眼里带着几分看不穿的老沉,像是刚长出来的枝丫,内里却已腐朽。

和这样的人交流并不费脑,更出人意料的事,我从未见过他,他仿佛是我认识许久的朋友,对我的一举一动都格外熟悉。

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却又是格外得好,目光交处,一切心知肚明。

他说:“我是来与你狼狈为奸的。”

这词用得极好极对,以至于我无法反驳,明明是我的计划,他总能提前一步地完成。

回来的时候,他明明满身血污,却笑得轻松,说出来的话也是调笑:“这是我自己想干...

【薛晓】沙雕网友每天都在说爱我

祝靖与 @靖与 生日快乐w一个快乐的甜甜w爱你^3^
沙雕网友每天都在说爱我——薛晓
【一】
宿舍的网络极差,哪怕是极好配置的电脑,也没有用武之地,那怕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也不可能用手机热点打数据庞大的端游。
薛洋推了一下桌子,椅子往后翘了翘,顺势他把腿放到了桌子上,把还在充电的手机一拔,整个人就瘫了下去,缩成了一团。
消息的提示音响个不停,薛洋点进去看了一眼,看到是熟人的消息,这才提了一点精神。
薛洋是个小有名气的写手,最开始是写各种邪教拉郎出名的同人大佬,后来他改写原创也依旧有着各种天马行空的设想,永远的出乎意料。
那位发来消息的熟人叫做明月是从他刚开始写同人的时候就开始追他文的一个读者,不知道从那一天开...

【薛晓薛】未霁

原著后续,双重生,好久没写6000+的字数了

未霁——薛晓薛

【一】

烛光亮了。

从薄薄纱窗里透出光来,落在了街边,一个半大的身影窝在这屋外隐约的烛光下,啃着一个有些泛冷的馒头。

随即就是一阵呸呸呸的声音,少年站了起来:“我真是不知道多少年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馒头了,做成这样还好意思摆摊子。”

他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双虎牙,又是喃喃自语起来:“不是说晓星尘那家伙来这里的吗?怎么连个影子都没看到,那说书的果然都是骗人的。”

正准备离去了,城南却突然一阵躁动,薛洋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他转过了身子,向那处奔去,快到时又加快了脚步。

然后,他瞧见了,那个人一身白衣地站在他的面前,手里的长剑指...

【润玉X锦觅】得偿所愿

QAQ给润玉一个好结局w我大殿真好看XD

得偿所愿——润玉X锦觅

旭凤眼里的一滴泪化作了锦觅。

润玉怎可能不羡慕他,他羡慕了旭凤许久了,从幼时到年长,如今他似乎什么都有了,可好像又是丢了一个干净。

分明他和锦觅才是同病相怜的人,可是怜不是恋,他骗了人却是自个动了心,活该二字印在他的身上,也只是一报还一报罢了。

天宫之上人来人往,几百年几千年过去,对于这些神仙来说,也就是弹指一挥间,无战无恶,确是润玉的承诺。

琼楼玉宇,也是孤寂垒成。

又是偷了酒仙的酒,身为天帝的润玉本不该如此了,只是突然又有了这般的念头,就像是那一年,旭凤还在,锦觅还在,而他也只是夜神罢了。

一壶酒喝了半醉。...

【晓薛】最重要的人

在忙碌的工作中摸个愉快的鱼←

末世paro,道长从大人变小孩,末世前就在一起了XD


最重要的人——晓薛

末世来临,人们涌入所谓的安全区。

即使是半大的少年只要有能力也被迫拿起了武器,对向了丧尸们,这是一场争夺生存的战斗,没有人可以置身之外,同样杀死丧尸的多寡,也决定了从安全区得到的资源。

孩子们蜗居在安全的角落,拿着微薄的补贴,做着简单而又廉价的工作,得到只够他们自己温饱的食物,家里还有有能力的家长的孩子生活要更好一些。

晓星尘是不常离开家的,他并非是真正的孩童,而是在末日到来的第一日从一个健康的青年一夜间变成了七岁的稚儿,附带着治愈的异能。

连带着他失去了自己的...

【薛晓薛】支离

一个满足我自己喜好的摸鱼XD算原著向后续,判官晓和受罚洋ok

支离——薛晓薛

【一】

灼热的火燃烧着,它们从地狱深处冒出来,惩罚着坠入地狱不得轮回的恶人。

鬼差三三两两地看守着犯人们,细长的鞭子下去,立马是皮开肉绽,宛若是在伤口上洒了盐巴,惨痛的哀嚎不绝于耳。

子夜,一切又恢复了原状,片刻的喘息之后,又是一轮新的惩罚,鞭子又将如约而至,如此反反复复,直到赎罪结束。

镣铐连着链子,鬼差拉扯着一个犯人往去觐见新来的判官,倒不是他可以去轮回了,只是这犯人和那判官有牵扯,要签了盟书断了前缘。

“断什么前缘?我可是孑然一身的,莫要开玩笑了。”薛洋伸手随意地抹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他挑眉看着鬼差...

走评论链接(ಡωಡ)

铃铛晃荡,清脆响亮

【薛晓薛】你有没有见过他

茕殣推荐的歌w摸个鱼w

你有没有见过他——薛晓薛

再次醒来,世界换了模样。

修复了一双眼的晓星尘孤身上路,许是时过境迁,他早就没有闯荡天下的志向,如今他只是在这红尘里徘徊,助几个有缘人。

兰陵仿佛还是过去的兰陵,繁华依旧,来来往往的凡人哪管金家的没落,他们生长繁衍与金家并无太多的关系。

酒楼为了吸引人们,近来都找着几个说书人在讲故事,既是在兰陵,这故事自然是容易说到多年前的金光瑶的,有了金光瑶这薛洋倒也是不远了。

为了引人入胜,这故事又添油加醋了几分,那些应该不是薛洋干的事,也被冠到了薛洋的头上,一时之间人们议论纷纷,声讨着一个死人。

晓星尘捧着一杯茶,只觉得茶凉到泛了苦涩,他本...

之前一段时间向布丁 @芒果布丁. 约的洋洋,布丁的画真是越来越好看了ww爱她😋
虽然不明显!但是布丁满足了我,要小虎牙的愿望(「・ω・)「嘿
基本上向布丁约稿,我都是,嗯,我要谁谁谁,大概怎么样,好了,布丁你去画吧,随便你怎么画,好看就行了ok
成品超满足了(❁´◡`❁)*✲゚*打了一个水印(๑Ő௰Ő๑)

【薛晓薛】天生撩人

重生parow一个甜甜的小脑洞w

天生撩人——薛晓薛

【一】

“你醒了?”那是温柔至极的声音,带着几分让人向往的能力,而躺在床上的病人睁开了他的眼睛。

眼皮格外沉重,眼前是一片白茫,只有模糊的影子,脑袋是一阵剧痛,疼得像是揉碎了五脏六腑,不如去了。

竟然还活着吗?

薛洋好不容易撑起了身子,他揉着自己的眼睛,却依旧看不清东西,虽然不是看不见,可是距离瞎子大概也没多少了。

薛洋开了口,长时间没有喝水的他,声音沙哑:“你救了我?”

“你正好倒在了我的家门口。”大概是声音带着熟悉的感觉,薛洋没有再讲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若是薛洋还看得见,他就会发现倒映在那人眼里的他,竟是一副十六七岁...

1 / 4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