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薛】成佛入魔

想起加勒比海盗的某一段←然后想到的脑洞XD没质量的小短文
对啦w谢谢好多小可爱的喜欢w因为有你们喜欢所以一直坚持在写w给你们亲亲^3^

成佛入魔——薛晓薛
百年之后,重生过一次的晓星尘寿终正寝,他本该走阴冷的黄泉路,然后步入轮回,可偏偏被鬼差带往了另一处。
这与那些话本里的故事不太一样,他上一次死的时候,并没有走过这一遭,自然也不清楚,甚至还以为这本就是如此,并没有什么黄泉路。
那处算一个宫殿,古色古香,雕花的大门显得精致,就是一阵风吹过来,就算是鬼也有些寒意,晓星尘死的时候是盛夏,衣着有点单薄了。
鬼差没有理睬晓星尘,只是推开了门,示意他进去,晓星尘虽然奇怪,却也听从了安排,毕竟,面前的好歹是个鬼差。
第一眼晓星尘就瞧见了桌子上的两个盛满液体的酒杯,他嗅到了甜腻的味道,应该是一种果酒,他走近了几分,拿起酒杯看了半天,却没看出什么所以然。
“看看就好了,你可别喝,小心要了命。”阴阳怪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隐约地却透着欣喜,“好久不见了,晓星尘。”
转头,晓星尘看见了那个人,依旧是记忆力的意气风华,就连他唇边的笑,他似乎都感觉到了熟悉,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是看着薛洋。
薛洋笑着,露着虎牙,从晓星尘的手上接过酒杯,又从桌子上拿起了另一杯:“我在这里等了道长许久了,这两杯酒,在我看来是个劣质的玩笑。”
“我左手这杯,喝下去立地成佛;我右手这杯,喝下去永世为魔。”薛洋顿了顿,又把酒杯放回了桌子上,说得漫不经心,仿佛还染着笑意,“这是对我们这种人的惩罚,道长选那一杯啊。”
“这不着急吧,你都等了那么久了,应该也不缺我这一时半刻。”晓星尘坐到了桌子边的椅子上,撑着脑袋,就这么盯着薛洋,“听说,你寻了我十年,是为什么呢?”
“你说是为什么?不过是我一时鬼迷心窍,当不了真的。难道我们的道长还以为我是喜欢你不成?”薛洋嘲了两句,晓星尘也不恼,仍然安静地听薛洋讲,“我不过是觉得没了你让我欺负,我不尽兴罢了。”
往身上摸索了一会,晓星尘摸到了一块糖,大概是阿箐带着他的尸骨一块烧了,此刻也就留在了身上,他把糖放到了薛洋的手里:“你很久没吃过糖了吧。”
握着糖薛洋却没有吃,他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他开口了:“你废话那么多作甚,快选一杯酒,我可不想再在这个破地方待了。”
左边成佛,右边入魔。
“算我还你那十年。”晓星尘浅笑着,拿起了右边的酒,他没着急着喝,而是看着薛洋的表情,薛洋冲着他笑,似乎满意晓星尘这个决定。
薛洋也顺手拿起了另一杯酒,他闻了几番:“这用果子酿的酒果然带着香甜气,我喜欢。”说着他一饮而尽,晓星尘伸手牵住了薛洋的,喝完了自己酒杯里的酒,“以后,可不能再乱来了。”
难得薛洋没有甩开晓星尘的手,依稀似乎他透出了晓星尘的影子,又杂合着他本身的气质,“晓星尘,我记错了呢。”
他对着他笑,声音软了下来,染着撒娇,就像那一年他问他要糖果吃,如今,晓星尘刚刚给他的那颗糖果又不知道会放上多少年岁。
你成佛,我入魔,理所当然。

评论 ( 23 )
热度 ( 102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