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薛】小乞丐

在群里聊天,然后现码的小段子,没啥质量←重生道长X转世洋

小乞丐——薛晓薛
城南的小乞丐脏透了,身上一股味道,根本没有人愿意靠近他,只是偶尔还有一两个好心人,给他丢一两个馒头,让他还不至于饿死。
如果只是个单纯的乞丐也就算了,偏偏他还是个傻子,有人说这是他前世斤斤计较太多,所以,这辈子老天爷让他当一个傻子。
傻子也不懂得怎么用钱,别人给他丢铜板,他也只是看着,用个小袋子装起来,晃荡一下听声音,饿了就眼巴巴地现在别人店门口,胡搅蛮缠地说:“肚子难受。”
店家一开始还会给点吃的,后来也就烦了,直接把他给打走了,小乞丐怕疼,又怕饿,躲在角落里不说话。
等着别人吃完了东西,好去偷点东西吃,小时候还好,吃的东西不多,这年纪大了,这么吃自然是饱不了的。
“你饿了吗?”那天薛洋依旧在这么塞着自己的肚子,却听到了另一个的提问,他抬眼看他,眨着眼睛,他不明白,他的意思,什么叫做饿?
站在他跟前的人是一个少年,看起来不过17岁的年纪,一双眉眼生得好看,瞧小乞丐不说话,他拿了块桂花糕喂到了小乞丐的嘴里。
“甜的。”小乞丐欢呼起来,脏乎乎的手摸上了那个人白色的衣服,“甜的,好吃。”唯有那双眼睛在闪闪发亮。
少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亲近这个孩子,瞧他喜欢,就又喂了他一块桂花糕:“喜欢吗?那你明天来,我还给你吃。”
大概小乞丐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点了点,却没有走,而是伸出手摊开来:“要。”
笑了一声,少年把糕点尽数塞到了小乞丐的怀里,这下孩子开心了,拿着糕点就跑了,就是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少年。
小乞丐是个傻子,自然不懂什么叫做洗澡,他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把糕点放在河边,就这么跳了下去。
那时候是十月,天气已经有点冷了。
他擦着自己的身子,水面映出了那张俊俏的小脸,他冲着自己笑,小的露出了虎牙,突然一阵风吹过,他打了个喷嚏。
衣服湿淋淋地黏在身上,小乞丐就这么抱着自己在河边睡了一晚,早上起来,冻得他鼻子都红了。
今天又可以去拿糕点了对吧?
饭店的门口,昨天的那个少年还站在那里,他看着小乞丐走了过来,却退后了一步,小乞丐奇怪,摸了摸自己的嘴脸,他不喜欢他笑吗?
一把剑抵在了他的喉咙,小乞丐愣了许久,开口:“甜的,甜的。”
少年自嘲地笑了声:“也是,这个小傻子怎么会是他。”
少年收了剑,把糕点给了小乞丐:“你……算了,明天你想吃糖葫芦吗?”
“糖葫芦?什么?甜的?”他拉着少年的衣服,晃了两下,“我……我跟着你,你有甜甜,甜的好吃。”
少年心软了下来,拉住了小乞丐的手,给了他一个小袋子,袋子很精致,绣着特殊的花纹,小乞丐开心极了,把存了很久的铜板放进了袋子里。
小乞丐跟着少年去了不少地方,他不懂,也不会,就是跟在少年后头。
他很开心,因为每天都会有一颗糖。
后来,他也聪明了许多,谁说傻子不能聪明了?
少年说这样好,说不定那天他就突然回复神智了,小乞丐不懂,只是点头。
有天晚上少年发了烧,小乞丐急坏了,跑去一家家店去敲门,说要找大夫,他拿着袋子,从里面倒出铜板:“我……我有钱。”
“抱歉啊,我不是大夫。”人家推开了他,他不死心,只好继续去敲下一家,可是仍旧没有找到。
阴暗的巷子里,混混们堵住了小乞丐的去路。
“我,我要去找大夫。”
“你有钱?把钱给我们花花?”混混推到了小乞丐,抢走了他手上拿着的袋子,小乞丐不愿意,护着袋子,却还是被抢了过去。
混混把铜板倒了出来,看着小小的几个铜板,呸了一声:“才这么一点。”
突然,小乞丐发了疯。
“还给我,把它还给我。”他红了眼,不要命地上去抢那个袋子,是的袋子。
他狠狠地咬了那个人的手臂,抢到了袋子,他笑了起来:“晓星尘。”
下一刻,银光一闪,锋利的刀锋刺入了肉里,发出刺耳的声音。
“一个破袋子,有什么好抢的。”混混们踢了一脚小乞丐,小乞丐却不动了,混混们这才失了神,手足无措地跑走了,染着血的小刀被丢在了地上。
小乞丐的手里还牢牢地抓着那个袋子。
少年的身体不错,睡了一晚上,竟然好了起来,他起身没看到小乞丐,有点奇怪,就问了小二,得知小乞丐是去给他找大夫了,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太阳升起又落下。
“阿洋,怎么还没回来。”

评论 ( 25 )
热度 ( 94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