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薛】【段子集】这般爱你

嗯QWQ大概就是收录一下我乱七八糟写的段子,就都丢这里啦w其实还有一堆更稀奇古怪的脑洞就不放了w噗噗噗,因为很丢人,所以不打tag了



【1】转世设定

晓星尘知道薛洋是怕疼的,也不敢用力,心中也责怪薛洋本事嘛一般,却还偏要强出头,这下吃了苦头,又回来诉苦,也不知道他上辈子欠了薛洋什么。

其实也没受什么伤,薛洋只是想着让晓星尘多疼点自己,多注意点自己,难免有点夸张。

“晓星尘,我疼。”说着脑袋还往他的怀里蹭了蹭。

抱着半大的薛洋,晓星尘认了命,这孩子一撒娇他就没辙了。

他用手指点了点嘴巴:“晓星尘,我要亲亲。”

瞧着这模样,竟然还有几分小可人,晓星尘笑了起来,只觉得自己大概是栽在他手里了。

“好,要亲亲。”


【2】义城篇之前,恶友友情

“好久不见,成美。”

眼前的人,眉心一点朱砂,依旧是俊俏得很,薛洋一愣,竟然就这么停住了脚步,连反驳都忘了:“好久不见,金光瑶。”

“许久也不曾见你,这几年你去哪里了?”金光瑶邀着薛洋去杯酒,薛洋不好拒绝,只得跟了去。

薛洋的酒喝得漫不经心,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着:“找人,找东西。”

“我当你真是那年你所说的天不怕地不怕,原来,你也会紧张什么东西?”

“我连死都不怕,可是……不是我死了啊。”

金光瑶察觉到了不对,也就没再说下去了,酒过三巡,薛洋已经有点醉了,说什么也要走了。

金光瑶也没有阻止,只想祝这个老友好运,突然他出声叫住了薛洋的脚步。

“对了,你知道吗?那魏无羡回来了。”

薛洋的眼睛徒然一亮,转头冲着金光瑶笑了下:“谢了,阿瑶。”

他的谢,金光瑶听了一个糊涂,却还是点了头,当做回礼。


【3】囚禁设定

一双腿断然是废了。

晓星尘看不见也走不了,当真成了一个废人,薛洋瞧着他颓废的模样,心里倒是开心得很。

坐在他身后,帮他搭理着头发。

“别人都说,一梳至发尾,是要白头到老的意思。”

嘴上被绑着布条,晓星尘说不出话,也动不了,只能任凭薛洋处置。

“谁让你要逃?我这才打断了你的腿,本来还很期待和你一起去看花的。”他的力气大了些,不小心拉下来几根头发。

他坏笑了起来,就这么亲吻上了晓星尘的脸颊,一场情事来得猛烈。

解去绑着嘴巴白布的晓星尘,声音早已有点支离破碎,只是,一声声喊着得,尽是薛洋的名字。

他喊着。

“薛洋,你不得好死。”

“就算死,也要拖着你下地狱,我怕什么。”


【4】无意义对话

“阿洋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我?我想想。”

薛洋很想说,他想拥抱他,他想亲吻他,他想占有他,他想侵犯他,他想他身上只有他的味道。

可是,他又怕吓到了晓星尘,只得说。

“我想,你喜欢我。”


【5】依旧无意义对话

“可爱的小少年,我可以送你一样东西,什么都可以。”神明突然出现了,他带着高高在上的神态,微笑着带着给予的快感,“你是想做这个国家的王,还是富甲一方的商人,又或者得道的高人,又或者我给你教你点石成金的法术,如果你想修复你的手指也可以。”

小少年沉默了许久,他突然抬头看着神明说到:“我想要晓星尘。”

神明愣住了,随即又笑了起来:“真抱歉啊,死人是不行的哦。”

“金银财宝,名声权利,你要哪个?”

“哪个都不要。”


【6】现代设定,同学录

最近阿箐的学校里流行着一样东西,叫做同学录,仿佛是每个人都有一本,每个人都在写,虽然,他们离毕业还遥遥无期。

阿箐自然也有一本,为了凑满,甚至还找了晓星尘和薛洋写,薛洋看着密密麻麻的信息填写栏头疼得很,胡乱地填了几笔上去。

显然阿箐并不满意薛洋的所作所为,只觉得他浪费了自己的一张纸,却也懒得计较,乖乖地坐在一边,等着晓星尘填完给她。

晓星尘可不像薛洋,填得那叫一个仔细,薛洋觉得无聊上去就去抢晓星尘的笔,阿箐没有注意到他们,她在看之前收到的填写好资料的同学录。

“臭丫头的东西有什么好写的。”他的脑袋放在了晓星尘的颈窝处,看着晓星尘写的那些东西,着实无趣,“有空写这个,还不如陪陪我。”

“这么说,你很了解我?”晓星尘笑了下,打趣道。

薛洋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随手一指:“这些这些,我全部不知道,不过,这题我知道,你喜欢的人,当然是我啊。”

轻笑了一声,晓星尘的语气宠溺至极,说着还摇了摇头:“你啊。”

“坏东西,你也太不要脸了吧。”阿箐瞧了瞧自己手上薛洋填写得资料,再听到了刚刚这两个人的对话,忍不住插嘴起来,“道长喜欢的明明是我!”

阿箐翻开的文页上赫然写着,“你喜欢的人:晓星尘”。


【7】死后设定

人死后,会给让你一杯水,里面放了一生的所有欢喜和所有悲哀,喝过这杯水就可以上路了。

薛洋拿着水不敢喝,他怕水太苦了,他讨厌极了苦味,他抬头看着高大的鬼差问了句:“可不可以不喝?”

“一个鬼,废话这么多作甚,让你喝便喝。”鬼差不耐烦地说了一句,甚至想要强灌下去。

虽然不满,可是薛洋也的确没有办法了,谁让他的手被拷了镣铐。

一口饮尽,百般滋味。

苦到极致,甜到极致,混合在了一起,薛洋跌了个踉跄,附身下去,擦去了嘴角的水渍:“我还以为会全部都是苦的,没想到还有甜的。”

“也不知道,晓星尘喝这杯水会是什么味的,若是因我有份苦味就好了。”


【8】他不会告诉你——薛晓薛

他不会告诉你,他有多期待你给他的甜食。

他只会在你给他带甜食的时候,眼睛亮了几下,然后和你说这家店的甜品不好吃,城南那家更好吃。


他不会告诉你,他也是一个会做噩梦的人。

他只会半夜里,带着一身冷汗走到了你的房间里,然后睡在你的身边,用那只完好的手拉着你的。


他不会告诉你,他有多羡慕那些有着父母的孩子。

他只会扒着饭,坐在位置上,上下打量着你和阿箐,然后再环顾一下四周,说着好歹也算有了个家。


他不会告诉你,他有多在乎你。

他只会在你还在生病的时候,给你喂一碗苦到极致的药,你看不见,所以你不知道他的手都烫伤了,这是他第一次伺候人。


他不会告诉你,他是多么残忍地灭了那常家满门。

他只会自己摸着左手的断指处,然后和你说道长,你给我糖,我就不疼了。


他不会告诉你,他有多不喜欢宋岚。

他只会让你杀了那位傲雪凌霜的道长,然后告诉你,你只是杀了一个走尸而已。


他不会告诉你,他有多喜欢你。

他只会在发现你死了再来醒不来的时候发了疯,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回来,哪怕是赔上他那条在他看来比什么都重要的命。


他不会告诉你。

可就算他说了,你也不会愿意听。


【9】#薛晓薛##微曦瑶#

奈何桥上,晓星尘遇见了一个人,不过,不是薛洋。

眼前的人长相秀气,看起来平易近人,微微含着的笑也算得上温柔,眉间点了一抹朱砂,衣服上绣着精致的牡丹。

“敛.......金……”晓星尘开口,说了两个字便停了,对面的人反倒是笑了起来,都是死人了,他自然也卸下了伪装,“许久未见了,明月清风晓星尘。上一次见你应该还是在金麟台吧。”

重生了的晓星尘自然听过金光瑶的事迹,虽然只是零零散散,却也明白了一个大概。

“金公子在这,那么……”晓星尘舔了下自己干燥的嘴唇,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问什么,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

“你是担心成美也在这?不用担心,他可比你想象得心狠,早就丢下你,忘却恩怨,转世去了。”金光瑶说得漫不经心,“这样也不错,不是吗?晓星尘。从今往后,你死他生,他生你死,再无瓜葛,应该也随了你的愿吧。”

晓星尘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他问:“那,你留在此处是为何?”

“自然是不可能是留着帮成美传话的。”金光瑶整理下自己的衣服,弯着眉眼,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我在等人。”

“等何人?”

“我唯独不愿害的人。”

对话戛然而止,晓星尘思来和金光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拜别了金光瑶就继续上路,金光瑶依旧停在奈何桥的桥头。

突然,晓星尘又折返回来,给了金光瑶一个袋子:“若是你等的人还没来,他先来了,可否把这个给他?”他是谁,两个人心知肚明,金光瑶点了头算作应下。

待晓星尘走后,金光瑶打开了袋子,满满一袋子的都是腻人的糖果,他收敛了笑容,愣了许久。

“真可惜啊,他拿不到了。”


【10】【之前很火的最爱的人是猫的那个梗?】

薛晓薛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年岁,晓星尘终于活了过来,阿箐年纪比他小,灵魂也散得不多,醒来自然也比晓星尘早,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盼了多久了。

当晓星尘睁开了眼睛,就看到阿箐正瞧着他,满目惊喜,直接就上来摇他的肩膀,刚刚恢复的身体差点又要被摇散了。

醒来是有副作用的,他可能会忘记最喜欢的人,也可能会忘记最讨厌的人,例如阿箐醒来的时候就忘了薛洋,还是宋岚和她说的。

“道长道长你记不记得我?”阿箐极度自信地开口,晓星尘微笑着点头,阿箐嘟着嘴,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望,“那道长记得宋子琛宋道长吗?”

“我当然记得子琛。”晓星尘揉了阿箐的脑袋,“我不过是睡一觉,你怎么就这样了。”

“那……道长记得薛洋吗?”

气氛沉默,晓星尘一脸奇怪,忍不住笑了起来:“薛洋?薛洋是谁?和你交好的朋友吗?”

“哦,不重要,那是道长讨厌的人。”阿箐想了想开口,埋进了晓星尘的怀里。

最喜欢的和最讨厌的是同一个人,那也就无所谓是哪个,反正忘记的都是薛洋。


【11】义城时间设定

这是难得的花灯节,道长看不见,可薛洋缠着要去,一行人也没法子,只得从了薛洋。

阿箐自然是不必说,她本就是看得见的,对这花灯节也是隐隐约约透着期待。

台上也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薛洋起了乐趣,硬是要拉着晓星尘上台,自己躲在板后边,就从洞里伸出一只手。

百姓笑他的愚蠢,找个瞎子玩游戏。

晓星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依稀听了规则,手一个一个握了过去,然后便停住了。

“小兄弟,该回去了。”

他说的认真,薛洋本想看他出糗的模样,却没看成,乖乖走了出来,拿了奖品。

阿箐偷偷去买了吃的,并没有看到这出,后来也乖巧地跟在他们两个身边。

“道长是怎么知道那个人是我的?”

“你,我还是认得出的。”


【12】无意义对话

“道长,我喜欢你。”

晓星尘估摸着是喝多了,听了告白,也不脸红,反倒是平静得很,又给自己灌了一杯。

起了玩笑的念头:“之前和我说这句话的人,坟上的草都三尺高了。”

“难得道长也会说笑啊。”

“是啊,是说笑了。”晓星尘晃荡了下酒杯,酒已经不多了,想着要不要再去买一些,“那人连坟都没有,哪来的草啊。”


【13】重生道长X转世洋

那时候晓星尘刚回来,和那转世的薛洋也才刚和解没多久

两个人被那些名门正派扰得烦了,便隐姓埋名躲了起来,那些人发现他们不愿意被找到,也就不找了。

那天正巧救了个小孩,小孩不懂事,一直跟在他们后头,薛洋看着烦了,就停了下来准备赶他走。

“我没想跟着你们,只是想问问大侠们叫什么名字?”

薛洋笑了下,满肚子坏水,看了一眼晓星尘,瞧他没准备说话,便说:“我啊,叫晓星尘,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瞧见那个人没有,那个人叫薛洋,可是个大好人。”

孩子点了点,又连声道谢才走。

晓星尘笑得宠溺,拍了下薛洋的脑袋:“你啊,还是喜欢胡闹。”


评论
热度 ( 30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