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我家有婿太嗜糖【2】

这章之后会堆到小号去,就不影响这里都是单篇文啦w
童养婿薛洋X富家公子晓星尘
我家有婿太嗜糖——薛晓
【二】
那时候正值盛夏,天气热得让人不安稳,床上早就铺上了凉席,可还是觉得空气里透着闷意,这年头的冰是很难得的,纵使晓家有钱也不过就买了些许冰备着。
每人的份额皆是固定的,哪怕是身为晓家的少爷,晓星尘也不过就得了一点,到了半夜就化得差不多了。
薛洋是新来的人,虽说是个二少爷,可没有主人的吩咐下人们也不敢随意地把冰给他,那一夜冰的价格都足以抵得上他们半个月的工钱了。
自小也是受够了苦的人,在外面大街上睡了那么久都没什么事,这刚入住晓家,薛洋就得了病,大夫也说不清到底是因为什么,只好说他是中了暑。
区区一个普通大夫自然是不会知道薛洋的问题,遇到晓星尘之后才开始融合的灵魂和肉体,折磨得薛洋仿佛又遭受了一次死亡的苦楚。
晓母对此不满,认定了薛洋是个病秧子,可看着晓星尘心疼的模样,又不好伤了自家孩子的心。
晓星尘好歹是个大少爷,素来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可竟然就这么伺候起了薛洋,就好像薛洋才是那个少爷,生了病的薛洋倒是听话得很,又爱撒娇缠着晓星尘不肯松手。
湿透的手帕敷在薛洋的额头,晓星尘不敢睡觉,生怕薛洋又发起烧来,本该把这活给下人去做,可晓星尘不放心还是自己接手,没事的时候,他就帮他扇着扇子,希望薛洋可以睡个安稳觉。
“晓星尘,晓星尘,晓星尘,不许死。”薛洋烧糊涂了,根本分不清此时此刻他在哪里,或者说他分不清究竟是哪个晓星尘。
一头雾水的晓星尘只当是薛洋做了噩梦,瞧他梦里都是他,晓星尘嘴角竟然就这么勾起了弧度,只觉得自己照顾薛洋这孩子也不算白做了。
迷迷糊糊间,薛洋睁开了自己眼睛,他看到晓星尘因为太累了,睡在了床边,那张与那个人别无二致的脸,从第一刻起就吸引了薛洋的注意。
是晓星尘,又不是晓星尘,他的手伸向了他的脖子,感受着生动的脉搏,薛洋做不到就这么弄死晓星尘,当然,他也没准备弄死这个晓星尘。
他有呼吸有脉搏不知道他是薛洋,多好啊?
在晓星尘认真的照顾下,不过十来天,薛洋就彻底好了,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
晓家的院子里有个秋千,薛洋很喜欢,病刚好就让晓星尘带他去玩秋千,他说他从来都没玩过秋千,从以前就很想玩,晓星尘自然是点头应允,推着薛洋玩闹,晓星尘看在眼里也是欢喜。
冰自然依旧是没有薛洋的份,薛洋之前的病已经是多余的一份支出,晓星尘也不好意思去问自家母亲讨要昂贵的冰块,只好把薛洋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反正他年纪也小,床够睡下两个孩子,而且这间屋子有冰,一人凉快也是凉快,两人凉快也是凉快。
是夜,外面的知了吵个不停,扰得人心烦意乱,不过登堂入室晓星尘屋子的薛洋却是一副好心情。
“晓星尘,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缩在晓星尘特意擦拭过的凉席上,薛洋睡在他从偏房拿来的枕头,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瞧他提问的认真样,晓星尘忍不住笑出了声,这薛洋不过是个六七岁的孩子,能坏成什么样?八成是之前当乞丐的时候,被别人吓着了。
脱去了繁琐庄重的外衣,晓星尘安静地躺在了薛洋的身侧,帮薛洋盖好了肚子上的被子:“病刚好,也不怕又着凉了?我看你啊,也坏不到哪里去。”
“难道还能杀人放火不成?”是带着戏谑的玩笑话,薛洋愣住了,一张脸垮了下来,蒙头钻进了被窝里。
晓星尘只当自己是说错了话,连声哄了起来:“好啦,我只是说笑的,我家阿洋怎么可能杀人放火?”隔着被子,晓星尘亲昵地蹭了下。
“我听说以前有个小乞丐七岁的时候被人碾断了手指头,后来那乞丐长大了就把那家人都给杀了,结果以前对他很好的人把他送官了,他被斩首的时候,那人都没来看他。”他翻开了一个角,露出了一张小脸眨巴着眼睛。
“我不想死。”薛洋就这么掉了泪,不都不夸奖他一句演技高超,就连晓星尘都被唬了去。
晓星尘的心都化成一摊水了,连着被子就把薛洋抱进了怀里:“我家阿洋才不会死,我家阿洋是要长命百岁的,你这一哭我的心都纠起来了。”
小小的手抓着晓星尘的衣服,他的脑袋抵在晓星尘的肩膀,头发蹭着晓星尘的脖子,带来痒痒的触感。
这究竟是迟了多久的话,薛洋自己也不清楚,他说着:“我是真的好喜欢你啊,晓星尘。”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