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入谁梦魇

自己割腿肉……其实不好吃←有点OOC啦,啊啊啊,觉得曦瑶很棒啊,可是粮为什么那么少?
入谁梦魇——曦瑶
【一】
地府被近日来的暴雨冲塌了一个角,正巧是关押恶灵之处,还好鬼差反应得快,追回了大多数越狱的恶灵,却还是跑掉了一些。
或许是急于修复地府,鬼差并没有着急去找那些恶灵,又或许,只是因为那离开了地府的恶灵早就被下了咒,用不上几年就会烟消云散于天地之间。
逃出来的恶灵们各有各的执念,自然也不可能混在一起,当然也有一些,聚在一起继续为非作歹。
姑苏城外最近不太太平,一直有人莫名其妙在城外的破庙里死亡,这起事件终于引起了各个家族的注意,随着事件的进一步恶化,甚至有不少仙君道长折了进去,里面甚至还包括了那位明月清风的晓星尘。
姑苏好歹是蓝家的地盘,蓝家自然是出力不少,除了知道出事初期会陷入沉睡依旧毫无进展,还好有侥幸活下来的蓝家子弟说,他看到了一场美梦。
或许,那些死去的人,只是因为因为梦境太美,所以再没有醒来。
可就算知道了前因后果,这事件总还是要处理的,蓝家家主蓝曦臣也参与了这件事,人们欢呼着,期待着,这件事的完美解决。
直到三日后,蓝曦臣也陷入了沉睡。
【二】
这只是梦。
蓝曦臣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提醒着自己不要陷下去,他站在一扇门前,不知道门后会是什么,后来他叹了口气,推开了它。
“二哥。”这声叫唤熟悉到让蓝曦臣一瞬间想要流泪,当然,他怎么会哭呢?
他抬起头,正看到那个依旧穿着白衣金边胸前绣着金星雪浪的青年含着笑倒了杯茶,眉间的朱砂依旧红得灼眼,蓝曦臣跨进了门槛,站在了那人面前。
随即,他伸手摸上了那个人的脸颊,一双好看的眼眸里尽数倒映着他的笑意,他闭上了眼睛,唤着那个人的名字:“阿瑶。”
“二哥这是怎么了?瞧着有点漫不经心,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嫌弃阿瑶怠慢不周了?”金光瑶把茶放进了蓝曦臣的手里,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就这么瞧着他。
“怎么会?阿瑶……自然是极好的。”蓝曦臣没有饮茶,生怕喝了这水就就回不去了,他看着金光瑶也没在意这件事又开口,“你,好吗?”
给自己也倒了杯茶,金光瑶握着茶杯转了一圈,抿了一口:“二哥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我在金麟台岂会不好?二哥真是多虑了,莫不是生病了?”柔软的手覆上了蓝曦臣的额头。
蓝曦臣愣住了,他笑了下:“是啊,你怎么会不好,是我糊涂了。”他拉下了他的手,手是温热的,甚至蓝曦臣还能感受到金光瑶的脉搏。
“二哥要睡一会吗?”金光瑶突然发问,蓝曦臣总觉得可能睡下去大概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可是他迟疑了,竟然就这么点了头,金光瑶却变了脸色,“我改主意了,二哥还是快些走吧。”
他推着他,把蓝曦臣赶出了门。
【三】
蓝曦臣醒了。
床边围着一群人,看着他醒了过来,一个个都松了口气,若是这蓝曦臣也栽了进去,他们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法子了。
后来,这件怪事莫名其妙就没了后续,再也没有人死去,人们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或许只是因为伤亡太严重,没有人愿意提起。
不过各大家族还是记录了这件事,蓝曦臣在查阅这件事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
梦境是诱惑着人死去的,那么又怎么会救他。
有什么掉落在了记载事件的纸页上,糊掉了一部分的字迹。
耳边依稀是那个人说过的那句话。
“蓝曦臣,我杀父杀兄杀妻杀子,却唯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评论 ( 15 )
热度 ( 94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