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点文】我家小孩未成年

什爹 @洋洋这是你丢的小指吗 点文,原著晓薛穿现代,薛洋幼儿化,带瑶妹玩,瑶妹转世带记忆,HEw有bugw
感谢什爹在听了我那完全和她所想完全不符的大纲之后,依旧接受了我这个设定,最后一段是为了完成什爹的想法,不是我的锅w
我家小孩未成年——晓薛
【一】
蜷缩在肮脏的巷子里,不远处是已经溢出来的垃圾桶,夏日的风有点闷热,还带着食物腐烂的气味,令人作呕。
倚靠着一面墙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他的怀里还有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孩,身上是与周边坏境格格不入的古装,看起来就像是凭空出现在了这个时代。
小孩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他抬头看着少年,眼睛里带着几分不满,一张俊俏的脸上难得没有带有笑容。
“喂,晓星尘,我饿了。你就准备这么一辈子待在这个地方不走了?”他猛然站了起来,耳边是弄堂之外人们嘈杂的交谈声,还有车流的鸣笛。
一身白衣已经脏透了的晓星尘瞧着薛洋不说话:“总会好起来的,说不定过一会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自欺欺人的安慰。
薛洋实在看不下去了,丢下了晓星尘,让他在这里乖乖等他回来,自己一溜烟跑了个没影,晓星尘本来想去追,却还是停下了脚步。
若是薛洋不回来该怎么样?晓星尘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他们两个都是已死之人,却突然来到了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这里的一切他们前所未见闻所未闻,他们是这个时代的异类,唯有他们是同伴,哪怕,他也不知道下一秒,他们会不会刀剑相向。
一阵足以勾得饥肠辘辘的人们流口水的包子香味充斥了小小的巷子,晓星尘抬眼看去,那个变成了七岁大的薛洋手上拿着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是一个又一个的肉包子。
晓星尘手上拿着薛洋丢给他的包子,气急败坏的指着薛洋,声音都在颤抖:“你......你去偷了?”
“偷?”薛洋愣了一秒,随即大笑起来,露出了虎牙,断了小指的左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是啊,我只会偷。道长不吃偷来的东西吗?那道长如今能吃什么呢?”
“晓星尘,你醒醒吧。你现在可不是什么道长了,你什么都不是了。你没有钱,没有带你走让你饱腹暖衣的师傅。”薛洋掏出了包子咬了一口,浓郁的肉汁味充斥了薛洋的鼻腔,晓星尘咽了下口水,没有说话,“你不愿意吃残羹剩饭,也不愿意吃偷来的东西,难不成道长是准备自己去乞讨了?”
反问的语气宛若小刀刺进了晓星尘的心里,晓星尘站了起来,却因为饿昏了,跌了个踉跄:“薛洋你依旧不知悔改。”
“悔改,能吃饱吗?怕是乞讨,晓星尘道长也拉不下脸面吧。”薛洋问道,讽刺意味十足,“可我当年就是这么活下来啊,吃残羹剩饭,吃嗟来之食。否则,怎么活下去啊。你告诉我啊,晓星尘。”
晓星尘沉默了,怎么反驳,如何反驳,他自小被收养,从未感受过人间冷暖,活下去和面子究竟哪个重要?
狠狠捏着包子的晓星尘不愿意吃,他还是无法接受,这是偷来的食物,却也明白薛洋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瞧着晓星尘的这般模样,薛洋叹了口气,他三口两口把自己的包子吃了个干净,然后握住了晓星尘的手:“骗你的,是个大姐看我可怜,便给我买了两个包子,不是偷来的。”
听了薛洋的话,晓星尘不想再去追究真假,吃下了包子,不过是为了得一心安罢了。
【二】
寻了间像是当铺的地方,晓星尘有些不舍地把霜华给了店家,店家瞧着这剑的做工精致,定不是凡品,一时间也看不出年代,瞧着晓星尘又是一副冷清模样,不敢敲诈,报了个实数价格。
取了钱,他走出了当铺,薛洋正无聊地在外面踢着石子,瞧见晓星尘的背上少了霜华开口便问:“霜华你不要了?”
“用不上了。”晓星尘答了这句话,伸手拉住了薛洋的手,“我们先去寻寻看有没有可以租借的房子,虽然此处有些奇怪,可大体我瞧着应该也没什么不同。”
算得上运气好,他们租到了一间小仓库,房子的主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若不是看他们可怜是不可能租给他们的,他们连身份证都没有。
薛洋不知道身份证是什么,晓星尘自然也不懂,只是猜测应该是一种身份证明,一时间有点头疼。
租了房子,这钱就七七八八地去了不少,日子总还是要过得,这世界又没有什么恶灵也没有什么夜猎,更何况晓星尘早就把霜华给当了。
那租给他们房子的人看他们衣服穿得怪异,就把自己的旧衣服给他们他们,又帮晓星尘找了个用不着身份证的苦力活。
薛洋的年纪是要上学的,可是没有身份证自然是只能泡汤了,他就在晓星尘的工地上,看着晓星尘忙得汗如雨下。
这画面真和晓星尘格格不入,那个宛若仙人的道长,此刻却像是被打入了尘土里,灰头土脸,简直是糟透了。
猛地,薛洋站了起来,就要去帮晓星尘的忙,却被晓星尘拒绝了,砖头垒得很高,晓星尘的指甲缝里有着泥土,他说:“你过来胡闹什么。”
住的地方本就只是一个仓库,夏夜就更闷热了,晓星尘给薛洋扇着扇子,就想当年在义城,他还是他小兄弟的时候,他给他扇扇子。
握着晓星尘的手掌心,短短半个月,晓星尘的手掌就被磨出了薄薄的一层茧,薛洋的心里总不是滋味,他才不要晓星尘养着他。
“我不要吃糖了。”薛洋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这段时间的相处,终究还是弄淡了两个人之间的敌意,没了阿箐,没了宋岚,没了那些所谓的前因后果,就像回到了义城。
愣了片刻,晓星尘这才读懂了薛洋话里的意思:“不过是几颗糖球,我还是买得起的,切莫再担心了。”
亲昵地蹭着脑袋,两个人钻进了唯一的一条被子里,薛洋觉得有点热,就想踢被子,却又被晓星尘裹紧了身子:“小心着凉。”薛洋瘪了下嘴,双手抱住了晓星尘,贴在了他的胸口,听着晓星尘的心跳声,晓星尘笑了:“粘着人就不热了?”
“你自己还不知道?你身上是凉的。”薛洋反驳着,却不肯松开晓星尘,他如今是七岁的身体,似乎也变成了七岁的智商,像个孩子,晓星尘也发不了火,还觉得有点可爱。
“你啊,当真是......”晓星尘顿了,薛洋抬眼看他,一脸认真,似乎在等他的后半句,晓星尘揉着他的头发,补上了当年未说完的话,“当真是无赖可爱。”
“恩,我知道。”薛洋回了句,理所当然的口吻,“道长,你啊,是天真可爱。”
薛洋的形容,让晓星尘一时间接不下去话,整理了下被子,两人躺好,薛洋还勾着晓星尘的胳膊:“晚安,睡吧......阿洋。”亲昵地称呼,薛洋没有答话,嘴角是忍不住勾起的笑意。
【三】
日子不算长也不算短,约摸着过了大半年,晓星尘也已经不做那份苦力活了,来这第二个月的时候,有人路过工地瞧着晓星尘长得不错,就聘请了他,让他在一家书店做收银员。
在书店总比在工地合适晓星尘,两个人也算稍微熟悉了一下这个世界,也算可以好好的生活下来了。
那算个天气还不错的下午,晓星尘给了薛洋点钱,让他自己解决午饭,虽然薛洋身体不过七岁,可好歹内在还是个大人,晓星尘也算放心,薛洋不坑别人就不错了。
突然薛洋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忍不住跟了上去,他拍了拍那人,留着长发的青年转过了头瞧着他,薛洋笑着,弯了眉眼,唤了句:“小矮子。”
“成美?”青年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的不可置信,“天啊。”
好歹也算狼狈为奸过一段时间,薛洋对金光瑶可不算客气,又是坑了好衣服,又是吃了一顿好的,还顺便让金光瑶帮他和晓星尘解决那个身份证的问题,幸好,重来一世,金光瑶依旧不缺钱。
本以为金光瑶是和他一起穿越过来的,结果金光瑶是个十足十的现代人,只不过从出生起就带着前世的记忆。
被金光瑶带回了家的薛洋,瞧见了穿着一身居家服的蓝曦臣,神情怪异地看着他:“你们和好了?”
“他不记得的。”金光瑶回了一句,嘴角的笑依旧和煦。
夜色渐深,不知不觉就过了夜晚十点,晓星尘在家里前等后等,就是没有看到薛洋回来,这下可算是急坏了。
难不成薛洋真的被人给拐走了?晓星尘实在等不下去了,跑出了门,找了好几个他们常去的地方,依旧一无所获。
往回走的时候,却正看到了薛洋笑嘻嘻地朝他走了过来,晓星尘直接就抱住了薛洋,甚至没有注意到薛洋身侧的金光瑶。
“你是以为,我不会担心吗?”他关心的话如此地直白,薛洋被说懵了,甚至不知道当下该怎么反应,只是伸手回抱住了晓星尘,“我又不会离开你,总会回来的。”
金光瑶咳嗽了一声,拉回了两个人,晓星尘这才发现旁边还有另一个人,察觉到了自己的动作,晓星尘转而去牵薛洋的手:“敛芳尊?”
“哪里还有什么敛芳尊啊。”金光瑶浅笑,跟着晓星尘和薛洋回了他们租借的仓库,仓库虽然破败,也算是像个家了。
有了一个金光瑶,日子好过得多了,他帮两人准备了身份证,也不知道真假,反正可以用就是了,薛洋被送去上了学,金光瑶帮晓星尘弄了假文凭,重新找了一个份工作,工资不错。
本是准备从小仓库里搬出来的,可是住了这么些日子也有了感情,在金光瑶的帮助下,他们买下了小仓库,好好地装修了一番,至于借的钱财,薛洋的意思是就不还了,可晓星尘自然是厚不下脸皮,写了欠条,说日后慢慢还。
【四】
又过了三年,两个人也习惯了现代的生活,想来本就死了的他们,也不一定回得去了,就当多活这么一辈子。
不过,薛洋可不是一个听话的主,也不肯好好上学,老是逃课,偏偏他成绩还不错,惹老师和晓星尘都是一阵头疼。
这天薛洋又逃课了,跑去找了晓星尘,晓星尘好说歹说,这薛洋就是不肯回去,他也没了法子,只好说了一句:“回去,再和你说。”
窗外的街头上霓虹灯在闪烁,晓星尘拉上了窗帘,伸手就把薛洋抱进了怀里,瞧着竟是十足十的态度亲昵。
本就不过是成人的灵魂困在了小孩的身体里,思想自然还是大人,两个人在一起也不算什么大事,反正也没什么人会反对他们,两人凑在一起,一年也是过日子,一辈子也是过日子,区别也不大。
薛洋坏心眼地咬了晓星尘的肩膀,也知道这清心寡欲的晓星尘断然不会对只有十来岁的身体做什么,于是便点起了火。
“你胡闹个什么劲?”晓星尘抓住了薛洋不安分的手,亲吻了薛洋的手心,“不许再乱动了。”
突然,薛洋只觉得身体一阵疼痛,就像被打了一顿一样,晓星尘急坏了,连忙问着薛洋是怎么了,却只看到,薛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大人模样。
因为突如其来的长大,薛洋身上的衣服都几乎被撑坏了,感受着大人的感觉,薛洋笑了起来,亲吻上了晓星尘的脸颊:“我在惹火上身,你该如何啊,晓星尘。”
“比如惩罚逃课的孩子吗?”晓星尘反问,薛洋没有立即答话,顿了许久,“我怎么知道啊,这不是随你吗?”
剩下的话,淹没在吻里,沉溺其中的晓星尘瞧着薛洋,想的却是突然变大的薛洋怕是又要重新准备身份证了。
阳光透过窗帘照进了屋子里,空气里还带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味道,晓星尘反手去捞薛洋却捞了个空,他惊醒,却只看见薛洋又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身上毫无痕迹。
就像昨晚只是一场梦,晓星尘笑着摇了摇头,帮薛洋穿好了衣服,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他亲吻着他的后脑。
好吧,他家小孩依旧未成年。

评论 ( 10 )
热度 ( 116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