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男神X你】巧合

男神X你?大概就是道长死后,洋洋到处想办法时候发生的事情。
巧合——男神X你/薛晓
【一】
晨曦照亮了一小片的天空,姑苏城里却已然热闹起来了,摊贩们把东西都堆到了街道上,希望着今天可以有一份好收入。
城南的白家是城里出名的药材商,也算得上富裕,不过,白家没有少爷,只有一个小姐,自然是宠坏了。
白家小姐迷恋着那所谓的修道之术,时常会带着各式各样的散修回家,让他们在此借住一段时间,家里人也习惯了她这样的作为,甚至开了一个小院,让她专门招待。
这次招待的是一位白衣道长,不知他师从何人,不过,听说厉害得很,白家小姐一眼就瞧上了他,死缠烂打地邀请了他回家。
“你这般好骗,就不怕我是坏人吗?”那个人问她,笑着露出了虎牙,她不懂那个人的意思,看着他俊俏的模样,她有些红了脸,声音里都染着害羞,“你定不是那种人。”
“真是……”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白家小姐并没有听清他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甚至到了多年后,她还在想这句话的后半段到底是什么。
真是可爱,真是温柔,还是真是天真。
【二】
那位不过二十来岁的少年道长在白家住了一段时日。
白家小姐喜欢他,就时常没羞没躁的往他那里跑,人人都说,她哪里是看上了那道长的一身功夫,根本是瞧上了那道长的脸蛋,说不定再过些时日,便可以准备起嫁妆了。道长听了也不反驳,也不应答,好似和他没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很喜欢吃甜食?”与道长共同进餐的白家小姐问道。
道长冲着她笑了下,露出了虎牙,看起来越发俊俏了,随即他放下了碗筷:“我的确是有些喜爱甜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语气谦逊,态度温柔。
“我为你准备了这么一桌子菜,结果,你还盯着那早上的甜品吃。”许是看道长对她亲和,自小被宠坏了,难免带了几分小小的娇纵,“我做的难道不好吃吗?”
他摇了摇头,瞧着你鼓起来的脸,噗嗤地笑出了声:“好吃。”他说。
喜悦爬上了白家小姐的眉梢,她一股脑地把菜都夹到了道长的碗里:“好吃,就多吃点,我……我明天再给你做。”
【三】
道长在白家叨扰了好些时候,这下却要走了。
“为什么不留下来呢?我家很好,可让你一世平安无忧。”她抓住了他在整理东西的手,他的东西很少,两把剑,一个包袱。
“我在找人。”他也不恼,回了一句。
白家小姐有些愣住了,他在此处住了那么久,从来没有说过要找人,她料定了这是道长找的借口,随即声音算了几分:“娶我不好吗?”
“不好。”那个素来温柔的人,回答的爽快,连一丝挽留的余地都不曾给,他笑着露出了虎牙,眼睛里却是恐吓的意味,“我在找人,不能娶你。”
“那个人是谁?难道……是你的心上人吗?”白家小姐追问,道长微笑着,没有说话。白家小姐又开口,“那个人就有那么好吗?”
【四】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的夏季。
早已为人妻为人母的白家小姐坐在院子里,看着一位白衣道长在练着剑,身边还跟着一个乖巧的小姑娘,小姑娘年纪很轻,看起来不到十五岁。
距离她认识那个道长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二十年的时间很长,她早已老了,家里人宠爱她,所以她的夫君是入赘的,还好她的夫君也宠爱她,并不计较。
她依旧喜欢邀请那些道长之类的人来家里小住。
“道长累了吧,要不要来吃些水果?”白家小姐开口问道,小姑娘倒是先有了动作,走了过来,吃了颗葡萄,又递给了那位道长,“道长甜的。”
白家小姐笑了起来:“你们关系可真好。说起来,我早些年也认识一个道长,和你还蛮像的,也是一身白衣,就连剑也相似。不过他背得是两把就是了。”想着那年的回忆,她笑得越发开心,“明明是个大人,还像个孩子,喜欢吃糖。”
她面前的道长那些葡萄的手顿了一下,白家小姐没有发现,又说:“我记得晓道长也是要找人吧。真巧啊,那个人也是。”说着声音低了下去,道长没有说话,安静地听,“他说他在找自己的心上人,可我问他那个人到底有多好,他竟然回我,那个人坏透了,真是的。”
“是挺巧的。”道长开了口,吃了一颗葡萄,微笑着谢过白家小姐,又练起了剑。
没多久,这位道长也走了。
白家小姐到最后都不明白,那句是挺巧的,是说他要找也是他的心上人,还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也坏透了。
或者,两者都有。

评论 ( 10 )
热度 ( 54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