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一生一遇

噗噗噗,送给笑笑 @笑 的生贺w恭喜笑笑又大了一岁,虽然迟了那么一两天w
指腹为婚XD翩翩公子晓星尘X地痞流氓薛成美√带些恶友友情亲情向XD
恩,本来这个是叫做【逃婚新娘是夫君】的,是不是扑面而来的玛丽苏气质,不过最后我还是改了个名字XD,其实这个名字非常符合剧情,当然,后来我也改了剧情……

一生一遇——晓薛
【一】
这夔州的薛家,也算得上一个大户人家,家里有二子,一子随母姓唤作金光瑶,一子随父姓名曰薛洋。
听说,那薛家主母,以前是个江湖上闻名的侠女,自然也有不少交好的对象,听说还因此就给自己的小儿子与那关系最好的姑娘定了婚约,他们彼此的孩子,无论男女,长大后便成亲。
这便坑惨了薛洋。
那姑娘家的也是个男孩,可偏偏薛洋的娘觉得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早就认定了那孩子是自家人,便时常给薛洋灌输着,以后要娶那个人的想法。
薛洋头疼极了,年纪小的时候,他也躲在角落里,偷偷看过那个来他家做客的那个孩子,瞧着有几分像姑娘,还不信邪地去跟自家娘说:“那明明是个姑娘。”
“什么姑娘,你啊,尽胡说。”他娘敲了敲薛洋的脑袋,他冲着自家的娘做了个鬼脸,跑了个没影。
做了几年的纨绔,薛洋也认了命,反正娶谁不是娶啊,又有什么区别,就等着年纪到,娶了那个晓星尘,然后呀,混吃等死地过一辈子。
金光瑶笑薛洋的没志气,可是,素来他还是疼爱这个小弟的,总是揉着他的脑袋说着:“和晓星尘在一起,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薛洋给自己喂了一颗糖,瘪了瘪嘴,“万一,他也是个管天管地的性格,那不是要烦死我了。”
噗嗤一声,金光瑶笑出了声:“若是你和晓星尘在一起了,怕是睡着都会笑醒了,你会满意地,他可是晓星尘啊。”
“说得那么好,你自己怎么不娶啊。”薛洋白了一眼金光瑶,没有再和金光瑶说话,拿着袋子里的糖回了房间。
瞧着薛洋的背影,金光瑶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的笑意倒是没有消退:“成美,还是那年的成美。”
【二】
一场火,一阵雨,烧光了一切,浇灭了一切。
刀光剑影之间,血染红了白色的衣裳,就连金光瑶最喜欢的金星雪浪也成了红色的模样,令人作呕的味道充斥在空气里。
转眼间,那些安稳到让人恨不得沉溺的时光,变成了虚无缥缈的过往,什么都有成了一无所有。
肮脏的灰烬伴着雨黏在孩子的脸上,他哭了,那一年,薛洋不过十二三岁,还是个孩子。
薛母是个女侠有朋友自然也有仇敌,灭顶之灾,不过如此。
他转头看向了受了伤的金光瑶,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只是伸手拉住了金光瑶的衣服:“哥,我想回家。”
素来一副翩翩公子样的金光瑶也落魄极了,他弯下了腰,他依旧在笑,却是快要哭的表情:“阿洋,我们没有家了。”
他的语气温柔,字词残忍。
“可娘亲说要给我的糖葫芦还没给我。”薛洋抽泣了下,擤了擤鼻子,被砍断的小指已经有些化脓了,“我好疼啊。”
握住了薛洋的左手,金光瑶似乎想要从他身上瞧出当年一些无所谓的模样,可惜却只能想到那一年的七岁:“还有我啊,我在这里,我们等会就可以去看大夫了,我们......”金光瑶说不下去了,他背起了薛洋,淋了许久的雨,薛洋的身子已经发烫了。
枕在金光瑶的背上,薛洋拉着金光瑶的衣服:“我们总有一天,可以回家的对吧?”
“是的,阿洋。”
【三】
街头上,一个流氓正在欺负另一个人,流氓是一个看起来十分俊美的青年,他笑着露出了一双虎牙。
“我说过的吧,这条街是我的地盘,你给我滚得越远越好。”他笑容可掬极了,他踩上了那个人的手背,“我最后说一遍,给我滚。”
突然,他的肩膀被人抓住了,他转头看去,一个白衣的青年看着他,他的背上背着一把剑:“请住手。”
薛洋扯了扯嘴,踢了那个人一脚:“滚吧。”那个人连滚带爬地逃了。薛洋瞧着那个突然出现的青年,眉宇里好像带着几分眼熟。
“在下名叫晓星尘,阁下为何要欺负一个普通人?”他开了口,依旧是优雅的做派,听了晓星尘的话,薛洋倒是愣住了,这个名字真是让人记忆深刻。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薛洋上前了一步,离得晓星尘又近了些:“我的事,与你何干啊,我的童养媳。”
“切莫胡言乱语,我一个男子,怎么会是你的童养媳?”晓星尘有点不满地皱了眉头,却也想起了曾经的婚约,可是那家人早就被灭了满门。
“我叫薛洋,你本就是我的童养媳啊。”眯了眼睛,薛洋还准备说些什么,似乎是想要从这个人身上讨些好处,却听到了金光瑶的叫声,薛洋觉得有些扫兴,还是推开了晓星尘。
灭门之后他们运气算上不错,被蓝家的人捡到,许是瞧着可怜给安排在了一个废弃的小院里,金光瑶成了蓝家公子的伴读。
本来还是一副好心情的薛洋,瞧到了金光瑶身侧的蓝曦臣,一下子垮下了脸:“这个人怎么在这里。”
“阿洋,好歹我们也是借宿在蓝家,不能这么没礼貌。”金光瑶出声阻止,薛洋听了耸了耸肩,没有顶嘴也不认同。
【四】
是夜,薛洋躺在金光瑶旁边的床上,他看着金光瑶,问着:“金光瑶,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报仇啊?什么时候才可以杀了常家?”
“快了。”早已不知道听过多少次的回答,让薛洋有些生气,他冲了过去,拉住了金光瑶的衣领,“我看你根本是因为享受现在安逸,不想报仇了。”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怎么会不想报仇。”握成拳的手,骨骼都在作响,他看向了薛洋,摸了摸薛洋的脑袋,“再等等,就快了。”
蓝家素来是乐善好施的,听说最近家里来了一个贵客,也就热闹了几分,薛洋是没有资格去的,也就落得一个清闲。
瞧着四下无人就跑到了蓝家的厨房转悠,可以偷上些糕点也不错,却看到了晓星尘也走了过来。
“你也是来偷糕点的?”薛洋举着桂花糕冲着晓星尘挥了挥手,晓星尘自然记得这个薛洋,甚至也记起了当年小时候母亲对着他念叨过得婚约,晓星尘摇了摇头。
“既然不是,那糕点我可就全拿走了。”薛洋满意于晓星尘的答复,晓星尘却抢走了他的糕点,“喂,你不是说,你不吃的吗?”
那边的大厅,灯火通明,传来着谈笑声,晓星尘把糕点放了回去,颠了颠自己的钱袋:“我带你出去吃。”
“哟,这么好心,难道是想起来我是谁了?”本来说出身份也只是为了膈应晓星尘的薛洋,并没有想要晓星尘竟然真的点了头。
薛洋一时之间方寸大乱,想要扒开晓星尘的手,却发现了晓星尘的力气之大:“晓星尘,我可没有娶一个男人的打算。”
“那正好,我也没有。”晓星尘笑了下,“只不过,偷别人的东西吃,这不好。”
晓星尘也在小院里住下了,薛洋总喜欢去找晓星尘的麻烦,或者两个人一起去逛逛街,或者吃点东西。
偶尔也会抽个签,看看谁的短,谁去买菜,晚上回来做一顿好的。
日子,很平淡,薛洋有些开心,这是这么多年以来,他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不再去想灭门之痛,断指之仇,不去想寄人篱下,孤苦无依。
“喂,晓星尘。”薛洋靠在了晓星尘的肩膀上,嘴里含着他给他买的糖果,“我还是不太想娶你。”
“我也只想娶。”晓星尘回道。
【五】
金光瑶不愧是金光瑶,满腹心思,步步算计,就连那蓝曦臣也被算计了进去,那常家不知道怎么就被人抓住了把柄,突然之间,人人得而诛之。
没有人知道,这是谁精心策划了多年的主意,也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小小的伴读会有这样的能力。
出发的前夜,金光瑶并没有回自己的小院,蓝曦臣站在他的背后,为了整理了发冠:“如今的蓝家,不是当年的云深不知处了。”
“所以,我不再排在第二了?”金光瑶问,没有得到回答, 只是一个脑袋抵在了他的肩膀,像是点了下头。
常家被灭门了。
薛洋那天杀红了眼,他兴奋极了,开心极了,直到降灾刺入了那位常家家主的喉咙口,薛洋笑了。
一报还一报,理所当然。
他回过了头看到了晓星尘,他依旧是一身白衣,宛若出尘的谪仙,薛洋却突然软了腿,一下子跌了下来。
“晓星尘。”他唤了一声,晓星尘走了过去,抱住了薛洋,没有说话,“你还会带我去吃糕点吗?我还想吃糖葫芦。”
“吃多了对牙齿不好。”晓星尘回了一句,似乎还有些担心,他擦了擦薛洋脸上的血迹,“都脏了,晚点要好好洗个澡。”
“你就不怕,我是杀人不眨眼的坏人,你就不怕,我是真心坏透了?就是那种令人恶心至极的家伙?”薛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激动。
晓星尘觉得有些好笑,他拉起了薛洋,拉住了他的手,就带着他往外走:“我们该回去了,还有,阿洋......”
“恩?什么?”薛洋疑惑着晓星尘的反应,晓星尘的额头抵着薛洋的,他说的认真,“我想带你回家。”
“跟你回家,会有糖果吗?”
“那是自然。”晓星尘顿了顿,“我们早就有婚约不是吗?我们家一向,从不反悔,只不过,是我娶你嫁,应该关系也不大。”
薛洋被搞糊涂了,还没有听出晓星尘话里的不对,就点了点头。
【六】
晓星尘不会告诉薛洋,他始终记得,小时候去薛家玩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小小的笑起来有对虎牙的孩子,在他的房门口,放了据说那个孩子最喜欢吃的糖果。
有些人,一生一遇。

评论 ( 2 )
热度 ( 124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