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曲终人散

感谢莲若伊太太 @莲若伊 的授权(◦˙▽˙◦)是lof上全员都在设定,瑶妹中心,洋洋视角的微信聊天群设定的一个小部分,特别喜欢,就授权要来写了。

ps:莲若伊太太的那个已经完结了,结局算是聂瑶吧,导致从头到尾心疼蓝大的我心疼死了,能说还好还有场梦嘛XD

 

 

曲终人散——曦瑶

【一】

人间的话本总是有趣极了,挑了几个名人换了几个称呼,然后凑在一起,又是一场轰轰烈烈的人生。

早些年,聂怀桑还小的时候,总喜欢瞒着聂明玦偷偷买些话本,若是快被发现了,就藏到了金光瑶那里去,聂明玦找不到证据,只能稍微教育一番,指责他的玩物丧志。

“三哥,你瞧瞧大哥,我不过是看写话本,哪里能惹他那么生气?”拿着毛笔的聂怀桑看到金光瑶进来了,便抱怨了起来,还东张西望地害怕聂明玦的突然出现。

“你也是,话本有什么好看的。你啊,不学刀法,大哥是怕你以后护不了聂家。”金光瑶给聂怀桑倒了杯茶,让他润润嗓子,聂怀桑接过却没有喝,“有大哥在,我要护什么聂家?”

“小孩子脾气。”金光瑶点评。

聂怀桑倒是没有反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三哥可知道,那些话本里,还有写你的。”

“写我的?写我什么?”金光瑶有些好奇了,“莫不是把我凑给了哪家千金了?”

“嗯……不好说,不好说,我可不知道。”聂怀桑卖了关子,倒是惹了金光瑶有些心痒了。

回了金麟台,他翻了翻聂怀桑留在此处的话本,种类之多,类别之杂,让金光瑶瞠目结舌。

甚至,有他与蓝曦臣的,大概是从那里混进去的吧。

他打开话本翻了两眼,他才不愿承认,那个和女子几乎相差无几的人是他,也不愿承认,那个满嘴花言巧语的人是蓝曦臣,这根本就是套了他的名字的故事,假得过分。

【二】

正巧蓝曦臣正好来此处做客,金光瑶一时没有把话本收拾干净,被蓝曦臣看了一个正着,蓝曦臣拿起最上面的一本,有些疑惑。

“我倒是不知道,阿瑶还喜欢看这种书。” 说着还翻了几页,却徒然觉得脸有些发烫,只是,面上依旧看不出变化,“这……这……阿瑶……你……”他语无伦次起来。

“这是怀桑的话本,怕被大哥发现,这才藏我这里了。”金光瑶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变,他从蓝曦臣的手上把话本拿了过去,拍了两下莫须有的灰尘,“若是被大哥发现了,说不定要怎么罚他了。”

听起来是带着几分玩笑的口吻,蓝曦臣瞧金光瑶本人都不介意,也不好意思再提这所谓的话本,哪怕那话本里的他与金光瑶二人是如此不清不楚。

“阿瑶,可喜欢我送你的文房四宝?”蓝曦臣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礼品,有些担心金光瑶不喜,连忙出声询问。

金光瑶抬眼瞧了下蓝曦臣,轻轻地眨了下眼睛,摸了摸包装礼品的盒子:“二哥送的东西,阿瑶自然都喜欢。”

或许是语气太过于暧昧,蓝曦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盯着金光瑶看,愣是把金光瑶也看得脸红了。

“二哥,这是怎么了?”

“不,没什么。”蓝曦臣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舌头不自觉舔过已经干燥到有些起皮的嘴唇,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脉搏声。

这真不是什么好现象。

【三】

一场醉酒,一句告白,捅破了一张纸。

对于金光瑶,一分惊喜,三分欢愉,十分绝望。

而之于蓝曦臣,却宛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酒醒之后,他依旧是金家的金光瑶,而他依旧是蓝家的蓝曦臣。

“所谓的喜欢,也不过是,醉了以后才敢说的话。”金光瑶拿着书,却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薛洋听不下去了,用茶杯敲了下桌子,“俗话说酒后吐真言不是吗?你明明难过极了,还装模作样作甚?”

“可是,若是醒了都不认,真言又有什么用呢?”金光瑶没有看薛洋,薛洋自知道说不过金光瑶,也就闭了嘴。

顿了许久,薛洋实在熬不住空气里的安静,他皱着眉头,阴阳怪气地开口:“我看那蓝曦臣就是个胆小鬼,我瞧那聂明玦还比他好点呢?”

“二哥,不是你说得那样。他只是......”

“他只是不把你放在第一位呗。”吧唧了一下嘴巴,薛洋努了下嘴,一脸嘲讽的意味,“说真的,我可不知道,你干嘛要喜欢那个蓝曦臣。”

“是啊,谁知道呢?”金光瑶突然笑了,好看的面容又俊俏了几分,“你不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晓星尘吗?”

“说的是你,扯我干吗?”薛洋被踩了痛脚,叫了起来,“你可别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金光瑶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脸颊:“真的很难看吗?”薛洋点了点头。

【四】

“小矮子,你当真要跟了那个聂明玦了?”薛洋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下,金光瑶歪了下脑袋,似乎不明白薛洋的意思,随即才回道,“大哥,是待我好的。”

“只是,你不喜欢。”本应是疑问的话语,却是肯定的语气,“你还是喜欢蓝曦臣,对不对。”

“如今再说这个又有什么用呢?他都说对不起了。他从未负我,我又怎么能让他失望呢?”金光瑶这才蹙了眉。

薛洋不清楚金光瑶说的他是聂明玦还是蓝曦臣,是说聂明玦如此喜他,所以他不能辜负,还是说蓝曦臣的愿望,他怎么能让他失望。

就算是薛洋这个不通人情的榆木脑袋,他也知道,这金光瑶说的应是后者,否则,怎么会让那聂怀桑的话本结局是蓝大公子和孟瑶。

金光瑶是个足够对自己残忍的人,扮演另一幅模样,他可习惯极了,不过是把蓝曦臣剔除生命,能有多疼呢,还不是能看着吗?

“若是那蓝曦臣去抢亲,你可跟他走?”薛洋问了声,他是当真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

许是薛洋的问题把金光瑶也给难住了,又或者金光瑶真的去设想了这个可能,他还在笑,假到了极致:“他不会。”

说得如此斩钉截铁。

是他不会,而不是他不愿。

【五】

人来人往之间,筹光交错,庆祝敛芳尊与赤锋尊的合籍。

蓝家的桌子上本应是没有酒的,如今却放了一坛上好的天子笑,自然是魏无羡的手笔。

魏无羡倒了一杯酒摆到了蓝曦臣的面前,笑眯眯的眼睛:“大哥,这酒可是好东西,有没有兴致喝一杯,这里可不是云深不知处,不禁酒。”

“骗我一次还不够?”蓝曦臣反问了一句,魏无羡楞了一下,放下了酒杯,“你以为我喝了酒,又能改变什么?”

“抢亲?”他压低了声线,自嘲地笑了声,没有说话了。

蓝曦臣什么都给不了金光瑶,什么都给不了,他永远不可能只是金光瑶的二哥,他只会是蓝家的蓝曦臣。

是否还要感谢上苍,曾有一晚给了他黄粱一梦。

素来家规严明的蓝曦臣第一次在宴会里中途离场,喧哗的吵闹声,在他的耳朵里越发刺耳。

好吧,只有一夜,承认自己的懦弱,又有什么关系?

在院子里闲逛的他,踢倒了一个铁盆,似乎是刚刚烧过什么东西,可是盆里的东西却没有烧干净。

蓝曦臣瞧着还没烧干净的话本上的那个名字,知道是前段时间流传广泛的那本,结局是蓝大公子多年后接了孟瑶进门。

“真是本好书。”蓝曦臣赞叹了句,“可惜只是话本。”

月明风清,良辰美景,厅里歌舞升平,院子里有个人在吹箫,萧声淹没在笑声里,有的人终究没逃过曲终人散。


评论 ( 13 )
热度 ( 67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