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薛】成王败寇

填个以前的脑洞,个人还挺喜欢的,城主薛洋X臣子晓星尘

成王败寇——薛晓薛

【一】

天下无主已久,各家城池的君主自立为王者不在少数。霎时之间,刀光剑影乱世已至,人人自危拉帮结派。

若说这乱世里还有一股清流,那便只有姑苏云深不知处的蓝家了,早在乱世之初,他们便许下了承诺誓不称王。

无形之中多出了一股助力,各家自然纷纷争抢,可这蓝家不知道是怎么了,看上去是哪家都帮,偏偏又是哪家都不帮,仿佛就是想维持现状。

各大势力自然也有些许依附于他们的小城,例如义城薛氏便附属于兰陵金家。

义城的君主是个半大的少年,虽然依附于金家的势力,却也不完全听话,义城君主表面看来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背地里却是杀人不眨眼的一把刀。

在这乱世里闯荡久了,自然也会或多或少听过一些他的故事,据说这城主小时候并不受宠爱,还被早已灭了门的常家给欺负过。

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勾搭上了金家的家主金光瑶,风光一时无二,自然城主的名头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而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人人都说切莫惹义城的薛洋,那是条不会叫却会咬人的狗。

【二】

习了一身本领,告别了自家师傅,刚下山的晓星尘有着满腔的抱负,乱世出明君,自然也出良臣。

路上他曾遇过一个叫做宋岚的人,与他志向相同,也是想要辅佐明君,不过,他似乎已有了目标,交谈过几番,便独自上了路。

宋岚曾说,若是晓星尘找不到可以辅佐的人,不如与他一起,晓星尘没有否认也没有同意,只是含糊其辞地说:“我还想再看看。”

一晃又是小半年,步入了秋季,天气自然有点转冷了,晓星尘起了安定下来的念头,再怎么样,也该先过了这个冬天。

路过义城的时候,热闹的集市一下子吸引了晓星尘的目光,繁华热闹,依山的城镇有着天然的屏障。

走了没几个街角,他看到了一个半大的少年,正从一个摊上上拿了两个苹果,他也不嫌脏,往身上擦了两下,就啃了上去。

“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样?”他瞧他没有付钱,就觉得有些不满,皱了下眉头,上去就抓住了那少年的手。
少年似乎不太喜欢别人的触碰,甩开了晓星尘,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他挑了下眉,意气风发得很:“不过是几个水果,这整座城都是我的啊。”随即又笑弯了眉眼,把另一个苹果往身上擦了擦,递给了晓星尘:“你要不要吃吃看,我们义城的水果最好吃了。”

【三】

下山之后,独来独往许久,虽然很多事情晓星尘还一知半解,却也知道,如今这个世道,是个乱世,太天真的人,会丢了命。

他暗地里评价了薛洋,说着薛洋真是孩子心性,在这乱世指不定那天就会被灭国,又瞧着薛洋的笑脸,心里徒然就软了。

“你可要我来帮你?”是询问的话语,薛洋歪了歪脑袋,似乎没明白眼前的这个刚刚还在教训自己的人,怎么突然就换了语气。

不过,他也没有迟疑太久,直接伸手就拉住了晓星尘的胳膊:“你是想和我一起玩吗?可以啊,不过可不许偷吃我的糖。”

晓星尘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日子过得平淡,渐渐地也看得出,薛洋是真的十足十的不学无术,有了晓星尘的帮衬,他乐得自在,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了晓星尘。
“晓星尘,晓星尘。”天才蒙亮,就听到了吵闹的声音,晓星尘不得不睁开了眼睛,入眼地便是薛洋。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那么着急做什么,平日里喊你起床,你都起不来,今天怎么那么早就醒了。”

半拖半拉着晓星尘走到了门口,薛洋走了出去,在地上踩了几脚,然后冲着晓星尘笑了起来:“你看,下雪了。”

穿着单薄的里衣,晓星尘无奈地摇了摇头,回了房给自己套了件外套,又给薛洋备上了一件:“也不怕着凉了。”

“晓星尘,以后都陪我看雪吧。”

“好啊。”

外面战乱不乱,义城安稳如初。

【四】

白雪观出事了,宋岚自然也没能幸免于难。

虽然觉得可惜,不过,如今这个社会里,活下去远比死亡要难得多,晓星尘也不过就是给他烧了些纸钱,愿他来世安稳。

晓星尘也不知道到底算怎么一回事,稀里糊涂莫名其妙地就和薛洋宿到了一个屋子里,担心薛洋出事,晓星尘也就没有多推脱。

隔着一层屏风,他睡在这头,晓星尘睡在另一头,吹灭了蜡烛,唯有淡淡的月光照了进来:“晓星尘,无论我做了什么你都会原谅我的,对吧?”

“你又做什么坏事了?”晓星尘翻了个身,依稀还看透过屏风看到薛洋的人影,“好了,早些休息吧。没事了。”

又过了几个春夏,晓星尘早就习惯了在义城的一切,也习惯了身边有一个薛洋,他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直到这一切被人推翻。

“你是晓星尘吧,我终于找到你了。”白瞳的姑娘拉着他的手,瞧着有些紧张,“快点逃,快离开薛洋,他就是个刽子手啊。”

晓星尘自然是不信,可是,待他再去找这个这个姑娘的时候,那个姑娘却已经被人灭口了,始终断了的弦被续上。

乱世里怎么会有天真的人。

【五】

捏着特意托人收集的资料,晓星尘的手指的关节在作响,虽然已经是几年前的往事,可是,上面的劣迹斑斑与他所认识的薛洋,几乎判若两人。

又是一年秋末了,风染了寒意,猛然地,风吹熄了蜡烛。

“怎么不点灯?”薛洋走进了屋子,觉得奇怪,问了一声。

“你为何骗我到如今?”晓星尘咽了下口水,似乎想要准备一下措辞,却随即咳嗽了起来,怎么都止不住,“为什么要骗我呢?薛洋。”

薛洋愣住了,扯出了生硬的笑,还在开着无关紧要的玩笑:“晓星尘,你在胡说什么?我骗你什么了?不就是偷吃了你一碗桂花酿,你用得着这样吗?”

“你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许久未出鞘的霜华指向了那个曾经要保护的人,“骗我好玩吗?那白雪观也是你的手笔吧。”

“白雪观?”薛洋顿了顿,知道一切已经被拆穿,褪下了伪装,他笑了起来,“就是你朋友的那个?大概是吧,我杀得人太多,哪里记得清?”

“你……你……”晓星尘气得说不出话,只能指着薛洋的鼻子。
“我什么我呀。”薛洋靠近了晓星尘,脸上还挂着晓星尘习惯的笑容,“不是你教我的吗?乱世之中不能天真,你怎么这么天真了?你以为自保就够了?不,你忘了吗,我们不过是个小城,终究会被拉进战火。”
“战争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不死不休,我不过是先出手罢了。”

下一刻,霜华刺穿了薛洋的肩膀,晓星尘松开了手,跌坐了下来,他闭上了眼睛,如果是梦就好了。

晓星尘被薛洋关了起来,素来手段毒辣的薛洋,却只是把晓星尘关了起来。

隔着牢房的栏杆,薛洋背对着手上锁着镣铐的晓星尘,抬头,牢房小小的窗子外可以看到又开始下雪了。

“明明,是你骗了我啊。”是你说我做错了事也没事了的。

【六】

晓星尘被人救走了,在义城雪化了的第一个夜里,救走晓星尘的人方式格外明显,一眼就可以看出是蓝家的手笔。

或许是因为晓星尘姑且可以算作那据说目前在蓝家做客的魏无羡的小师叔。

看着空荡荡的牢房,薛洋狠狠地拍了下栏杆:“见鬼。”他说。后来,他独自一人赶往了云深不知处。
迎接他的不是蓝家人,而是魏无羡,算得上有几分出乎意料。
“哟,这不是魏无羡吗?”薛洋的嘴里嘲讽意味十足,“本来不是江家的家臣嘛?如今跟了蓝家?”

“蓝家不是说不称王嘛?那你连同这蓝家现在做了哪家的走狗啊?”
魏无羡笑了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那你这位金家的狗到这蓝家吠叫什么?吵得我耳朵都疼了。”
薛洋也不恼,还是笑吟吟的面容:“两兵交战,不斩来使。这个道理你虽然愚蠢得可以,不过应该还是懂的吧。”下一刻却变了脸色,“把晓星尘还给我。”
“晓星尘?”魏无羡疑惑了一声,东张西望起来,“哪里有什么晓星尘啊,谁不知道晓星尘是你们义城的人,又怎么会在我们云深不知处?”
谈判不欢而散。
“魏无羡,你给我等着。”薛洋恶狠狠地回了一句。

站在门外的魏无羡,收敛了自己表情,抱着自己手中的剑,瞥了一眼薛洋:“若是那个人不愿意走,可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七】

薛洋嘴上不饶人,可是并没有能找蓝家的麻烦,他附属的金家在春末的时候和聂家开战,聂家处于劣势,寻求了蓝家的帮助,蓝家应允,随即出兵,义城死侍却夜袭了云深不知处,蓝家伤亡惨重。
蓝家被迫进入混战,仍不称王,明面上宣称扶持江家君主江晚吟,逐渐义城和金家落于劣势,战事翻盘。
金家以和亲议和,金家金子轩迎娶江家之女江厌离。
义城被弃,亡城已是早晚之事,薛洋宁死不降,已经破败的义城王城,臣子和百姓跑了个干净。

“空荡荡的,真干净。”薛洋还窝在卧室里,吃着最后的桂花糕,身侧还放着一把降灾和一柄霜华。

火是外面烧进来的,盛夏的热加快着火的蔓延。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在这个空旷的地方,显得格外清晰,薛洋微微地勾了下嘴角:“不是逃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青年坐在了薛洋的身边,带着一如既往温柔的神色,他捏起了一块桂花糕塞进了薛洋的嘴巴里。

“我很喜欢义城的苹果。”晓星尘靠着薛洋,迟迟没有再说话。

时隔那么多年,晓星尘是薛洋的臣,臣陪着君死,理所当然。
义城不降,王城一片火海,烧了许久。
而乱世仍未结束。

【八】

“你那时候也是故意在街头晃的吧?”

“是啊,金光瑶说你很有用。不过,我们义城的水果是真的好吃,对吧。”

“恩,你说的很对。你看,我不过吃了你一个苹果,就再也没走成。”

这个世界,向来是成王败寇,还好,薛洋还不算输得太彻底。


评论 ( 5 )
热度 ( 86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