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文风挑战

文风挑战
挑战者:白芷
原作名:魔道祖师
角色:薛洋X晓星尘
前提:薛晓薛无差向,不出意外含有各种意义上的OOC,大概是,挑战失败了。
Q1、自己惯有文风
夜已经深了,微微的烛光照亮着屋子。
晓星尘是看不见的,那么对于晓星尘来说点灯或者不点灯都是一样的,他的听觉灵敏,几乎所有动静都逃过他的耳朵。
什么压在了被子上,摩擦着被子,发出了飒飒的声音,晓星尘已经习惯了,他伸手去捞,倒是在下一秒被人抱住了。
他笑了起来,摸着那个人的头发:“都多大的人还在撒娇,若是被阿箐知道了,又要笑话你了。”
“她已经睡了。”声音的主人,看起来并不在意这点,松开了晓星尘又折腾了几下,就钻进了晓星尘的被窝了,“我的被窝太冷了。”
“好吧。”晓星尘无奈地微笑着,他摸索了两下,抓住了薛洋的手,“晚安。”
“道长晚安。”

Q2、黑暗文风
滴答滴答,似乎是有水声。
在这小小的山洞里,有着的是无尽的黑暗,这里没有白天,也没有夜晚,镣铐的链子在晃动,声响让人心慌。
被锁住的人,已经不会说话了,或者说,是因为他不想要说话。
晓星尘的身体是冰冷的,冷得就像一具尸体,只有微弱的心跳声还在证明这个人仍旧存活的事实。
一具温暖的身体覆了上去,四肢交缠:“道长,有想我吗?”他问着。
当然,他是不可能得到回答的,他也不恼,只是掐着晓星尘下巴的手越发用力:“道长再不说话,我可就要生气了。”
依旧是吊儿郎当的口吻,晓星尘没有动,若是此刻他还看得见,眼睛里大概也是无神,突然,他笑了起来。
声音沙哑,似乎根本不是在说话,只是在吼叫,依稀还能辨别些许字眼。
“薛洋,你真让我恶心。”
薛洋愣住了,反倒抱着晓星尘越发紧了:“我荣幸至极。”

Q3、恶搞文风
醒来的时候,阿箐觉得自己遭遇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恶意,她竟然变成了她最讨厌的家伙,这还不算什么,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他竟然和她最喜欢的人睡在一张床上。
阿箐觉得薛洋一定是做了什么手脚,才会是这种情况,阿箐忍不住为自己道长觉得委屈起来。
一双眼睛很快就蓄满了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模样,晓星尘一眼就看出自家小孩今天不对劲,皱了下眉头:“嗯?怎么了?”
“道长,最喜欢我了对不对?”略带沙哑的声音,挠得晓星尘心痒痒的,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正准备点头。
门突然就被撬开了,穿着里衣的“阿箐”就这么走了进来,气呼呼的样子,“她”瞪着眼睛盯着“薛洋”和晓星尘亲密的动作。
一下子,“她”扑上了床,就这样拉住了晓星尘的衣领:“别傻了,道长最喜欢的人,当然是我啦。”
“这是......什么情况?”

Q4、翻译腔
“哦,亲爱的臭丫头,那位俊朗的青年是谁?我仿佛了有了心动的感觉,以前的恋爱似假非真,今天才遇见绝色的佳人。你瞧他那英俊的面容,眼眸里仿佛融化了一池春水。他就好比是那惊艳的昙花,又如青翠的绿竹。”
“闭嘴,坏东西,知道道长是你的了,你在炫耀什么?”

Q5、少女或者小清新风格
义城的冬天很冷,就连风里都带着些许的寒意,薛洋讨厌这样的冬天,恨不得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窝在被窝里。
晓星尘本来并不是贪图享乐的人,哪怕天气再冷也会很早就起来早练,这是他十几年如一日的习惯,在重生之后,自然也是如此。
基本上,他练完回去的时候,薛洋可能还没有醒了,倒是阿箐比薛洋要听话,起床要准时的多。
难得晓星尘也起了一点坏心眼,他走到了薛洋的房间里,坐在了他的床边,一只冰冷的手摸上了薛洋唯一露在外面的脸颊。
薛洋被惊到了,吓得睁开了眼睛,看到是晓星尘这才又安心了下来。
“我的手太冷了吧。”晓星尘瞧着薛洋醒了,收回了自己手,一双眉眼里满是温柔,薛洋愣了一会,从被窝里伸出了手,握住了晓星尘的,十指相扣,“道长的手很暖呢。”

Q6、苏苏苏
“晓星尘,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亡命之徒,我们无处可逃。”肩膀上中了枪的薛洋靠在墙上,唯一的门被人从外面撞击着,昭示着即将发生的事。
拿着纱布的晓星尘动作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得,他听着薛洋的丧气话,有点生气,一时间好脾气的他竟然语调里染着怒意:“好了,住嘴。”
“我们最好的晓星尘是怎么了?”薛洋笑了起来,确实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他凑近了他,就这么靠在了晓星尘的身上,脑袋窝在了晓星尘的颈处。
晓星尘没有动,只是回抱住了薛洋,手指穿过了薛洋的头发,外面的枪声有点刺耳,可是彼此心跳的声音却盖过了枪声。
一场亲吻来得突然,薛洋吻上了晓星尘的唇,而他好看的眼睛里满满地倒映着都是晓星尘的模样。
“好吧,我错了。”薛洋笑着,手捧着晓星尘的脸,“和你在一起,我就比这个世界上的谁都要富有。”

Q7、一看就有病
某年某月某日,天空下起了糖果雨,就像是童话世界里才会有的奇妙景象,当然,这里就是一个神奇的童话世界。
薛洋是个喜欢吃糖的人鱼,如果在别的世界里,人鱼算得上珍贵的物种,那么在这个童话世界里,人鱼就是最普通的人民。
人鱼大多生活在沿海,内陆的人鱼居民比较稀少,靠近山林的地方,就是魔法师的乐园了。
因为海里是没有糖的,薛洋总是会变成人的模样去陆地上买糖,说是买,实则大多数情况下是讨要,他常去的一家店铺,店主总会免费给他一些糖果。
那个店主据说是个已经退隐的魔法师,他叫做晓星尘。
当然作为交换,薛洋会给晓星尘一点他的鳞片或者眼泪,这对于魔法师来说,是极好的材料。
“如果,天空可以下一场糖果雨就好了。”好几次,薛洋都趴在晓星尘的腿上说着,晓星尘总是笑而不语。
后来,人们发现,这家小店铺,多了一条人鱼,有人问店主,这人鱼怎么上内陆来了,店主说,这是他用一个场雨换来的。

Q8、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突然被人问了这个问题,薛洋有点愣住了,他举着的酒杯都来不及放下,因为徒然一顿,酒晃了一下,绕着杯口转了一圈:“他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别开玩笑了,我之前都多少年没有见过晓星尘了,你突然问我,他车祸过世之后,我有没有去看过他,我能怎么回答啊?真是奇怪极了。”
“说起来,金光瑶你也太多管闲事了吧。”薛洋还没有从问题里回过神,猛地给自己灌了一口酒,随即呛了起来,“我能有多喜欢晓星尘啊,你苦着个脸干什么,不知道还以为你喜欢那个家伙呢?他除了说教还会些什么?真是没用透了,也不知道我当初是不是瞎了眼,竟然看上他了。”
薛洋不说话了,过了很久,他才又开了口,隐隐约约还能听出他的字词有些微微地颤抖:“你说,好人为什么不能长命百岁呢?我不是真的咒他的,我只是随口一说的,他怎么就真的不在了?”
“阿洋,这不怪你。”金光瑶抱住了薛洋,他认识薛洋多年,从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薛洋,就连那时候知道晓星尘死了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可是,他比谁都要清楚,薛洋的心在晓星尘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Q9、向原版致敬
为了不毁,还是算了。

评论 ( 7 )
热度 ( 70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