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月朗风清

祝我家二爷 @圣火令的男人绝不认输_二爷 生日快乐w

还在义城时候的小片段qwq

月朗风清——薛晓

黄昏的天空交织成了另一番动人的景色。

各处的人家已经飘出了饭菜的香气,经过重新修葺的义庄也不例外,虽然所谓的厨房其实不过就是个用泥土搭建的简易灶台,做的饭也不过就是一些清汤寡水。

做了金家客卿许久的薛洋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未吃过这样的饭菜了,当然这饭菜还是要比当初在街头流浪的时候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来这义城也一年有余了,前些时候薛洋生了病,这个时候他的身体才刚好,也不适合什么大鱼大肉,这么一点小菜也正合适,更何况晓星尘还给他特意备了一碗甜点。

晓星尘是一个老好人,照顾薛洋这么久都你没有去询问薛洋到底是谁,曾经发生了什么,用晓星尘的话来说,这是薛洋自己的秘密,他不想说,他自然也不会逼问。

“说起来,道长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拿着饭碗的薛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开口,因为伤寒还未恢复的喉咙,声音依旧有些沙哑和难听。

摸索着筷子的晓星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嘴角勾起的是浅浅的笑意:“想来应该不会是吧,你这么爱吃糖,活脱得像个孩子。”

噗嗤,薛洋笑出了声,坐在一旁的阿箐有些不满,一个人蒙着头吃着饭,倒是薛洋又开口了:“道长又看不见,怎么知道我稚气,说不定我比道长还要大呢?”

“坏东西,你又说道长是瞎子,你给我闭嘴。”阿箐听来气愤,一双筷子搁在碗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你真是太讨人厌了。”

阿箐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薛洋的讨厌,当然,薛洋也并不在意这一点,讨厌他的人多了去了,阿箐又能排到第几位呢。

“我就随口一说,道长都没生气,你气什么。就知道拍道长的马屁,也没瞧着道长多偏心你。”薛洋白了一眼阿箐,又想起阿箐也是个瞎子,是看不见的,又觉得自己白费了表情。

糖醋排骨是饭桌上唯一的肉菜,应着薛洋的要求,多放了几调羹的糖,晓星尘一人夹了一块,堵住了他们的嘴。

“吃个饭都可以吵起来。”晓星尘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瞧瞧你和阿箐顶嘴的样子,那里会比我大呀,我觉着,你也就和阿箐也差不了多少。”

“才不是呢。”薛洋反驳了一句,咬了一口晓星尘夹给他的糖醋排骨,“我比臭丫头可是要大多了,她就一个小丫头片子。”

“哼。”阿箐懒得再和薛洋费口舌,只是站了起来,像是摸索着往晓星尘走去,然后她抓住了晓星尘的胳膊,不知道是对谁说的,忍不住开口,“都这么大一个人,还好意思欺负一个丫头片子。”

薛洋素来喜欢和阿箐抬杠,反正他习惯了死皮赖脸,他也顺势勾上了晓星尘的另一个胳膊:“伶牙俐齿的臭丫头,我哪里能欺负得了你,你的嘴可比我能说多了。”

顿了一会,薛洋突然亲昵地右手抓着晓星尘的左手,捏着他的手指,他转头瞧着晓星尘的脸,一张好看的面容又俊俏了几分,然后他笑着露出了虎牙,“道长,可喜欢我了,对吧。”

“又胡闹了。”晓星尘回了一句,想要去摸摸薛洋的脑袋,却发现自己的两只手都被抓着了,薛洋抓得越发用力了。

随即,晓星尘的声音里染着笑意开口道:“喜欢。”

“那是当然。”薛洋接了一句,语气里满是理所当然。

日子平淡到趋近了无聊,却总能找上些乐趣。

一座城,一间屋,三个人,一个家。

彼年,天气正好,月朗风清。

评论 ( 4 )
热度 ( 34 )
  1. 二爷爷爷爷爷空弦白芷 转载了此文字
    嘿嘿嘿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