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乞巧

晓薛就暖心点啦,真·七夕贺文
义城时候的小片段吧。

乞巧——晓薛
素来孑然一身的薛洋自然是不过七夕的,至于晓星尘更是对这些个事没什么兴趣,三个人里头唯一心心念念的也就阿箐这个小姑娘了。
阿箐喜欢,另外两人自然也就陪着她闹腾,反正也闲来无事,对于薛洋来说能蹭上几块节日的糕点吃也算好事一件。
义城不算小城也不算大,因是七夕,街市上多了好些个卖七夕巧果的摊子,果子模样好看,做工也精致。
晓星尘看不见却也闻着了空气里的甜味,这甜味早就勾得薛洋有点心痒了,他拉着晓星尘的衣服,摆明了晓星尘不买,他就不走了。
知道家里的这位小兄弟是个难伺候的主,不过几块糕点的事也必要和他争,掏了几枚铜板,多买了几块,准备带回去给阿箐也尝尝鲜,薛洋倒是直接就拿了一块吃。
他们出来是帮着阿箐来找蜘蛛的,这实在是有点为难人,可谁让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流传的习俗里,有一条说捕蜘蛛一只,放在盒中,第二天开盒如已结网称为得巧。
阿箐怎么也就是个半大的姑娘,在这“女儿节”里,自然算了大头,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指示着薛洋帮她去找蜘蛛,还理所应当的表示:“只有坏东西一个人看得见自然是坏东西帮我去找啦。”
本就和阿箐不对盘的薛洋刚想拒绝,坐在他的身侧的晓星尘倒是先应下了:“阿箐想那就这样吧,我陪着小兄弟一起去。”
听了晓星尘的话,阿箐瘪了下嘴,她本就想欺负一下薛洋,才没想连累道长呢,可是话都说出了,她也不能收回来,只得暗自埋怨着薛洋应答太慢。
这才有了刚刚在街上的那一幕。
蜘蛛不好找,即使偶尔你不想找它的时候,它也会出现在你家的墙角,可现在突然要找却找不到了,他们准备到外头碰碰运气。
其实街市上也有人在卖蜘蛛,可阿箐再三关照了说,若是买的蜘蛛就不灵了,一定要是人捕到的才灵验。
阿箐的话让薛洋忍不住啐了一声,若是真的想灵验,她怎么不自己去捕啊,他们捕的和别人捕的有什么区别。
忙了一天,依旧一无所获,着实没了法子,薛洋瞒着晓星尘偷买了个蜘蛛,就当做是他捕来得,晓星尘看不见,还以为薛洋当真厉害。
猛然下了一场雨,淋湿了两个人,回去的步伐自然是加快了些。
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他们回来的阿箐也是急了,在门口来回踏步直跺脚,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她才安心了几分。
拿过了薛洋递过来的蜘蛛,阿箐有些红了眼,她扑倒了晓星尘的怀里,声音里染着哭腔:“早知道,就不让道长出去了。”
“只是场雨,又不是什么大事。”晓星尘笑了下,拍了拍阿箐的脑袋,这才哄得阿箐安静了下来,大概是太累了,她把蜘蛛放在了盒里,就睡了。
换季的时候,总是容易得病的,夜里的时候,晓星尘熬了两碗姜汤送到了薛洋那里,早就用衣服把自己裹起来的薛洋捧着姜汤靠着晓星尘,脑袋抵在他的肩膀,抿了一口他算不上喜欢的姜汤。
“道长,这姜汤不甜啊。”薛洋开了口,晓星尘被他的话给惹笑了,哪有姜汤的是甜的,他摸索着抓住了薛洋的右手捏了捏,“胡闹。”
“今日买的糕点被雨给融了,我听你后来又问我讨了几次,应是喜欢得很,明天我们再去买些好了。”
“这可是道长说的,我要比臭丫头多吃一块。”
乞巧,得巧。

评论 ( 4 )
热度 ( 66 )
  1. 混吃等死的咸鱼空弦白芷 转载了此文字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