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堆个脑洞

公元4325年,华夏星球王位交替。
每位王子都会有一位老师从小教导。
道长是一位将军,然后洋洋是皇子,他是他的老师,他入了他的党派,一直都是道长处理事务的,洋洋看起来是被架空的,实际上洋洋有自己的队伍。
后来,在一场战役里,敌方派来了使节。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他们宴请了使者。
“晓星尘,我是你的谁。”
“陛下,你是我的王。”
后来,洋洋在夜里杀死了使者。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本就要打了,使者有什么用,我也该做主了不是吗?”
一个响指,晓星尘被抓了起来。
“你?!”
“我不是小孩子了,老师。”微笑的少年,是带着剧毒的蛇,他褪去了柔和的伪装,露出了锋利的牙齿,咬上了敌人最脆弱的脖子。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老师?我怎么教你的?”
“老师不是说,天真便是弱者,如今老师怎么天真了?”
“我只是遵循老师的教导。”
下一个片段就是道长被关起来了
然后洋洋在在打仗
然后道长问下仆,洋洋现在怎么样了?
下仆说,洋洋已经收复了北方,很快就能回来了。
他在一个月夜里打晕了下仆,然后准备出逃。
绕过宛若迷宫花园,他站在了城堡门口,等待着巡逻的侍卫换班。
“老师,这是准备去哪里?”
依旧是回忆里略带撒娇口吻,一如他年幼的时候,问他讨要珍贵的饴糖。
镣铐锁上了晓星尘的脖子。
“原来老师更喜欢这样吗?”
“那就如你所愿。”
“把我的阿洋还给我。”
“老师在说什么啊,从来就只有我一个阿洋啊。”
“你喜欢的那个阿洋啊。”
然后空荡的房间没有开灯,一切似乎都被隐藏在黑暗里,只是偶尔似乎有锁链在空气中发出细碎的声响。
突然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拉开了厚重的窗帘,光照在他的脸上,俊俏的脸庞上渡了一层光,他转过头笑了一下,背后宛若生出了翅膀。
他往房间最深处走去,那里摆放着一个精致雕刻的王座,一步步,鞋跟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逆着光,他坐了下来,微笑着露出了虎牙,然后,他拉住了一条铐在王座上的锁链,只着单薄白衣的人从黑暗的角落里被拖到了他的面前。
一身华服的青年,交叠了双腿,隔着昂贵的布料依旧可以看出他的线条,缺了小指的左手冲着地上的人,弯了弯他的食指。
“过来。”他说。
微微翘起的右腿,鞋子上的金色徽章闪着光泽。
被镣铐锁住了脖子的人,他抬眼看着坐在王位上的人,眼神迷惑,随即他伸手握住了他的鞋子,亲吻上他鞋子上的金色徽章。
恍惚间,他似乎说着:“我是你的,我的王。”
再后来就是大概就是,道长靠近了洋洋,然后压在了他的身上
随后在洋洋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锁链套上了洋洋的脖子。
洋洋挣扎了几下,然后,他把道长往后摔去
锁链一松,他看着晓星尘,脸色涨红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我是你的。”
他上前掐住了他的下颚,带着几分力道,甚至能听到骨头作响。
“没有下一次了。”
“我知道了”
然后就是洋洋的离开,这里就是结尾了。
最后是一句
【你是我的,只是我的爱与恨同党。】

评论
热度 ( 20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