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晓薛】晓看天色暮看云【1】

主cp转世带记忆的瑶妹X放弃一切把瑶妹放第一的蓝大,副cp转世没记忆的洋洋X重新活过来的道长

私设多如狗,果脯店店主瑶妹,伙计蓝大,酒楼店主洋洋,以工抵债道长。就是平淡小日常w故事大多关联不大,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提详见http://lianyinshiwoqi.lofter.com/post/1edf42cb_11114f8d

http://lianyinshiwoqi.lofter.com/post/1edf42cb_11110739

 

晓看天色暮看云——曦瑶/晓薛

嘭,剧烈的声音惊起了树上的飞鸟。

正在后院里晒果子的孟瑶被吓了一跳,甚至不小心打翻了篮子,还没拿出来的果子就这么滚了一地,还好果子还未熟透,没有摔烂,只是又要重新洗一遍了。

声响是来自于隔壁酒楼的,只怕是那刚当上酒店老板的薛洋又出了什么乱子,想着他家父母也是心大,竟然就这么把店给了薛洋,两个人外出寻山玩水去了。

这转世的薛洋比不上当年的那个,从小有着父母管着,性子虽然还是有些睚眦必报,好歹还是收敛了许多。

“阿瑶你没事吧。”依旧俊朗的青年从店走到了后院,手上还拿着刚刚擦拭了柜台的抹布,这个形象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孟瑶看了一眼蓝曦臣摇了摇头,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果子重新放回了篮子里,边捡边问:“二哥,隔壁又怎么了?成美又招谁惹谁了?”

“我刚刚匆匆看了一眼,听说是有人吃了饭却没没钱付,薛公子正闹着呢。不过......”蓝曦臣顿了顿,斟酌了一下用词,“我瞧那人像是当年的明月清风晓星尘,没道理会赖账。”

这句话引起了孟瑶的乐趣,当年他也调查过后来薛洋怎么样了,晓星尘和薛洋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晓星尘?那我倒是想去看看。”

“你何时那么八卦了?”蓝曦臣接过了孟瑶手上的篮子帮着捡了起来,“你若想去看就看看吧,我帮你捡着,等会我再过去。”

“我怎么能让二哥一个人捡?还是我们两个捡好一起过去好了 。”

耽搁了一会,等孟瑶和蓝曦臣到酒楼的时候,一个桌子已经被踢翻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少年和另一个宛若谪仙的人在对峙着。

“我的钱袋被偷了,能否宽限几天,待我拿了钱便来还。”好声好气的温柔语调。

还没等蓝曦臣准备救场就听到了薛洋已经怼上去了:“你骗谁啊,放你走了你还会回来?竟然敢吃霸王餐,你以为你薛爷爷是好惹的?”

明明要比晓星尘还要小上许多,却一副大人模样的薛洋让人觉得有几分有趣,围观的人大多是看着薛洋长大的,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薛洋听到了笑声有点生气,瞪了围观的人一眼,上前又去抢晓星尘的剑:“带着把剑装什么样子,谁知道是真是假的。”

“好了成美,我瞧这位仙君也不是有意的,不如这顿饭就算了吧。”孟瑶看到晓星尘的脸色已经不好了,赶忙上前劝说。

“你怎么还是这么不讲道理?”晓星尘看起来脸色一黑,连声音里都少了几分温柔,听出了凌厉。

薛洋这下是真的生气了,他推了晓星尘一下:“我不讲道理?你吃霸王餐还是我不讲道理?你开什么玩笑!不算,凭什么不算?”

“好了薛公子,这位仙君的钱我来付吧。”蓝曦臣看着人越来越多,也不想再把事情扩大,又知道晓星尘定不是薛洋口中的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便也开了口。

都说劝消火,可是薛洋反而是越劝越生气,他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朋友会这么帮这个吃了霸王餐的人。

 

他的手臂弯曲,用手肘戳了下来孟瑶:“你还管不管啊,他不是你家的伙计吗?”

“我可管不了他。”孟瑶耸了耸肩膀。

“我告诉你,我是肯定不会放你走的,你就用打工还钱吧!我告诉你,你耽搁了我那么长时间,最起码要打工三个月才能赔清。”

“......”晓星尘素来知道薛洋的无赖,也知道如今面前的薛洋已经不记得他是谁了,又看着劝架的那位看起来像敛芳尊和泽芜君的两个人,他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那边薛洋还在一个劲地哔哔什么,其实晓星尘也没再听进去,重生之后他知道了后来的事情,的确想要找一下薛洋,问他很多事情,可是如今这个已经不太一样的薛洋实在让他不知所措。

还准备再劝一下薛洋的孟瑶只听到晓星尘从薛洋手里拿回了霜华开口说:“好,三个月就三个月。”

本来还以为还要吵什么的薛洋听到了对方爽快的应答,反倒有些不爽了。

“这可是你说的。”他白了晓星尘一眼,“你叫什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伙计了。”

“晓星尘。”晓星尘回答道。

薛洋还在生气,就抛下一切回了他的屋子,大概是他习惯了孟瑶帮他收拾烂摊子,被丢下来的晓星尘也是一脸茫然,和蓝曦臣面面相觑。

孟瑶瞧着没什么事了,也就哄散了那些围观的客人,顺便还送上一点果脯,算作赔偿,蓝曦臣习惯了孟瑶这样的打点手段,只觉得其实没必要那么麻烦。

那薛洋不过是曾经他麾下的一个客卿,曾经就没多大的关系,如今都转世了,孟瑶不再是当年的金光瑶何必再去对一个陌生人那么好。

虽然也知道今生孟瑶与薛洋相识很早,却还是觉得有些吃味。

若是说出去,蓝家蓝曦臣泽芜君也会吃味,那大概可以说是不可思议了,孟瑶自然也知道如今当普通人的自己二哥与那个他记忆里永远正经的人有些许的不同。

他伸手拉住了蓝曦臣的手,歪着脑袋冲着他笑了下:“今日的晚膳,二哥想要吃些什么?不如等会我们一起去买?”

“我也不知道吃什么,等会瞧着有什么就买什么好了。”蓝曦臣点了点头。

待一切回归了平静,酒楼其余的伙计已经把桌子重新给摆好了,快到吃饭的时间了,桌桌客满,孟瑶和蓝曦臣虽和薛洋熟悉,可怎么说也只是隔壁果脯店的店主,当然是没多久便走了。

至于被一个丢在了角落里的晓星尘,他表示他只想知道,他是谁,他在哪里,他要干嘛。

 

评论 ( 20 )
热度 ( 162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