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晓薛】晓看天色暮看云【3】

主cp转世带记忆的瑶妹X放弃一切把瑶妹放第一的蓝大,副cp转世没记忆的洋洋X重新活过来的道长

私设多如狗,果脯店店主瑶妹,伙计蓝大,酒楼店主洋洋,以工抵债道长。就是平淡小日常w故事大多不关联,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提一前提二

正文一正文二

晓看天色暮看云【3】——曦瑶/晓薛

离了夏季便是入秋了。

天气转冷,虽然没了春日的青翠,不过倒也算得上是个外出的好时节,看落叶片片枫叶满地再咏上几句诗,更好似有了文人的风骨。

自家父母丢下了他们出去游山玩水,小小年纪就做了店主的孟瑶和薛洋当然是办法往远处走了,还好有蓝曦臣和晓星尘倒也能稍微走远一些。

“找你出来游玩,你怎么还带着你家伙计啊。”薛洋瞧着站在孟瑶身后拿着东西的蓝曦臣有点不太开心。

轻笑一声,孟瑶摇了摇头,上前用食指点了下薛洋的脑袋:“你呀还好意思说我,我可是特意闭店陪你出来的。再瞧瞧你,昵前几天不是还抱怨说不喜欢晓星尘的,怎么今天倒还带着他了?”

薛洋瘪了下嘴:“我又不是带着他出来玩的,他欠我那么多钱,当然要为我做苦工啦,他啊,只是来帮我搬东西的。”

“那我家这位伙计也是来帮我搬东西了。”孟瑶回道,有回头看了眼蓝曦臣的反应,却只看到他依旧在笑,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许是为了方便,四人还是分了两辆马车,这边孟瑶和蓝曦臣已经上了车,那边的薛洋和晓星尘似乎还在磨蹭什么。

放下了车帘子,孟瑶忍不住开口道:“你刚刚一直在笑什么?莫不是要和薛洋背后的那位明月清风晓星尘比一比谁更像出尘的谪仙?”

“我与那晓星尘又如何呢?”蓝曦臣知道这是孟瑶的打趣,也就顺着他的话问了回去。

“若是比这个,二哥当然是比不了那晓星尘的。”孟瑶靠近了蓝曦臣几分,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蓝曦臣疑惑地嗯了一声,只听孟瑶又接着说,“若是以前还能比比,不过现在的二哥更似人些。”

“这话怎么说?”蓝曦臣自然是懂孟瑶的,“我当年真的如此不知人情味?”

“那倒不是。”孟瑶答了句,“只是人才该与人相配不是吗?那晓星尘怕是心里除了这个天下,连自己都没有。”

蓝曦臣问道:“听你的口吻,你不太喜欢晓星尘?难道是因为薛洋?”

“我不喜欢晓星尘有什么奇怪的,阿洋不也不喜欢你吗?又是所有人都要喜欢二哥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要喜欢晓星尘啊。”

“也是,如今只要阿瑶喜欢也就够了。”出于礼仪,蓝曦臣也并没有对孟瑶有什么逾越的举动,也就口头上的话语显得更亲密了些。

孟瑶忍不住弯了下嘴角:“二哥越来越会说那些磨人的话了,这可一点也不雅正。”

“这不是蓝家,也不是江湖,我不是泽芜君,也不是蓝涣,雅正与否关联早已不大,在这小小的马车里,我不过只是你的二哥罢了。”

“二哥所说的每一个字,我可都记着了。”孟瑶闭了眼睛,又缓缓睁开,“二哥知道我是个记仇的人,我可没那么容易忘了。”

“记得便记着吧。”

孟瑶偷乐了会,他知道的,不会再有了,这个天下,那个蓝家,蓝曦臣都舍了,当真已经是不顾一切了。

这边算得上浓情蜜意,隔壁那个车厢里倒是鸡飞狗跳了。

“我让你带桂花糕的,你凭什么现在不让我吃,而且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不过是让你帮我拿着的。”薛洋气得想在马车厢里跺脚。

转世重来依旧无理取闹,晓星尘怕薛洋把马车给弄坏了,只得凭着武力抓住了薛洋的手,今生薛洋没有学武,当然不是晓星尘的对手。

“你切莫胡闹。”晓星尘把薛洋拉在自己的身边坐着,“那糕点明明是你说等会午膳时候吃的,这才刚出门,你就要吃算什么啊。”

“若是被那孟公子知道,定说你不懂规矩了。”晓星尘似乎觉得还不够,又补了一句。

薛洋嗤笑了一声,拍了下晓星尘的头:“阿瑶才不会笑我不懂规矩,我看你这个家伙,和那个蓝曦臣才是道义礼法挂在嘴巴,要我说,人活一世当然是图个快乐自在了,那么多条条框框作甚?想吃就吃,想喝就喝,不开心就是不开心,讨厌就是讨厌。”

“你讨厌我?”晓星尘仿佛是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声。

薛洋却是被问住了,讨厌晓星尘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若真的要说他讨厌晓星尘似乎也谈不上,竟是一时语塞了。

“你讨厌我。”晓星尘脸色平静,瞧不出他的意思,只是依旧是这四个字,却换了肯定的口吻。

咬了下唇,薛洋有些不爽,他往后退了下,狠狠地白了一眼晓星尘:“我讨不讨厌你,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只是我的伙计。”

“只是觉得我欠我许多,要讨厌也该是我讨厌你才是。”晓星尘的语气依旧只是寻常的口吻。

“我欠你?你欠我钱才对吧。”薛洋恼得眼睛都红了,他瞪着晓星尘,又想起之前孟瑶对他说的话,只在想莫不是真有前世,不过念头转瞬而逝,“若是我不欠你,你不欠我,你是不是根本不想和我扯上关系?”

这倒是真的孩子气了,就算和那三四五岁的孩子比,也不逞多让。

“我本该怨你。瞧你这幅样子倒是厌不起来了。”晓星尘顿了许久,看薛洋一直没说话,这才又接了句,却是忍不住轻笑了声,“当真是无赖可爱。”

被这晓星尘的话给惊到了,薛洋依旧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着晓星尘,只是眼睛微微发红,竟然吧啦地掉了两滴眼泪。

“奇怪,我怎么哭了呢,你又没说什么?”薛洋揉着自己的眼睛,“真是太奇怪了。”

“晓星尘,当真不是你欠我吗?”薛洋问着,晓星尘笑而不答,只是伸手揉了下薛洋的脑袋,一如当年,他拿了颗糖塞到了薛洋的嘴里。

糖的味道算不上太好,只是路边摊上最便宜的那种,薛洋咬碎了糖果,盯着晓星尘说着:“你有钱买糖,怎么没钱还债啊。”

评论 ( 12 )
热度 ( 145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