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江湖不可饮

小可爱的点文,真的是瞎写的,仙门少爷带记忆洋X转世无记忆道长,洋洋比道长大的设定XD略带养成
江湖不可饮-薛晓
【一】
仙门的盛衰更替是常有的事,相较于越发门可罗雀的金家,薛家这个宗门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样,甚至隐隐约约可以赶上四大家族的风头。
金家如今的家主是金凌,江家江晚吟当然不会让旁人欺负了去,好在那薛家识相,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们也就懒得管这个存在。
薛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随母姓唤作孟瑶,小儿子姓薛单字一个洋,有些瞧不上薛家的人在背后议论着说,他家家主给自家儿子取了这么个恶人的名字。
可随他们怎么说,那两个儿子依旧是被好吃好喝地供着,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孟瑶比薛洋大了七八岁,年纪到了的时候就被送到了云深不知处,大概是因为乖巧所以极其讨蓝家家主蓝曦臣的欢喜,也就不怎么回家了。
他们家里人自然是越发宠薛洋,几乎就是把所有的好堆到了薛洋的面前,甚至是他要星星,他们家也要想办法给他弄到一颗。
今年薛洋十二岁,第一次夜猎,薛家可谓是卯足了劲,要让薛洋拔得头筹,好几个宗门子弟就这么跟着。
只是这次的夜猎有些无聊,一直没有什么好猎物,薛洋本就是吊儿郎当的人,有些兴致缺缺的样子。
突然,一个走尸出现在了他们范围里,瞧起来是个武功十分高强的走尸,薛洋瞧着那走尸,眼睛一下子亮了。
走尸的怀里好像抱着一个孩子,有一个女弟子惊呼了起来,女的总是更心软些,她忍不住开口道:“啊,我们救救这个孩子吧。”
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他们凑在一起,皆起了恻隐之心,有人盯着薛洋,希望他做一个决定。
薛洋舔了一下自己干到起皮的嘴唇,点了下头:“好啊,留一个孩子在一个走尸那里,实在是太不安全了,也算做一个好事吧。”
好事,当然是好事。
【二】
对付走尸并不太容易,一群人把那只走尸牢牢围住,或许这个走尸不是个坏人,一直没有对他们施加歹手。
可走尸,就是走尸,那有什么善良,消除走尸一直是他们这些仙门的职责,走尸也受了一些伤,一个也就一个月左右大的婴儿,被他护在怀里。
他好不容易冲离了包围,却只看到了一个半大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歪着脑袋笑着露出了虎牙。
“真可惜,你不会说话。”那个少年这么开口,走尸似乎着急了紧张了,他拔出了剑就这么想要刺向少年。
下一刻,走尸被一位突然冒出来的长者打倒在地,那个人向薛洋点了点头,顺便用锁链束缚了走尸。
那是一位与薛家交好的仙门家主,大概是因为正好也在这里,就顺手帮了忙,毕竟谁都知道,这薛洋别说是薛家的掌上宝,他哥哥孟瑶与泽芜君的关系也让人捉摸。
帮了他总没什么坏处。
被抓住了的走尸无法动弹,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一只手一直抱着孩子,无法用出全力,这才被钻了空子。
少年从走尸的手里接过了孩子,似乎觉得这个男娃娃可人得紧,孩子这时候却睡醒了,他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冲着少年笑了。
跟着孩子,少年也笑了起来,他从走尸的背后拔出了另一把剑刺向了走尸,走尸瞪着他,渐渐不动了。
“这是第二次了。”少年说着,亲吻了孩子的脸颊。
【三】
小孩扑进了一个二十来岁青年的怀里,他浅笑着,眉眼里满是温柔。
“阿洋。”孩子特有的声线,让薛洋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他伸手抱起了他,那张算得上俊俏的脸庞越发俊俏了几分。
“阿辰可有想我?”薛洋问着孩子,孩子点了点头,亲昵地环住了薛洋的脖子,“想了的。”
人人都说这个孩子运气好,小时候被薛家小少爷从一个走尸手里给救了出来,之后又被当成了少爷被养着。
也就好心如薛洋才会对这么一个无亲无故的孩子那么好,虽然偶尔也爆出了薛洋做了一些略过分的事,可都是有原因的,只是深浅罢了。
大概是孩子被保护得太好了,他总是天真极了,虽然他不可能说出何不食肉糜的话,却也自认为他可以救世。
其实薛洋并不是很喜欢孩子这样,却又喜欢极了孩子这样,到底要如何,其实薛洋自己也说不清。
就这么随意地养着,又过了几年,孩子差不多十一二岁的样子。
最近他惹了薛洋不太愉快,他竟然大胆到放走了,薛洋关押在地牢里的人,还对着他说着,其实那人也没做什么。
天知道,薛洋最讨厌地就是这样的他,他气急了,开始跺脚,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前世这样,今生还是这样。
他恼极了,却一点也不去想,就是他把如今唤作晓星辰的孩子养成了晓星尘的样子。
孩子还跪在地上,一双眼睛里满是认真,可说的话是在顶薛洋的嘴,十一二岁的孩子正是最有自己主张的时候。
薛洋看着孩子不说话,只是听着那满耳朵的道义礼法觉得头疼,随即他神色淡漠,仿佛这根本不是他带了十一年的孩子。
轻轻挥了的手,带着打发的意味。
“既然你懂那么多,知道那么多,那你走吧。”薛洋的语气毫无说笑的音调。
“什么?”
【四】
“你听说了吗?那薛家的晓星辰被赶出薛家了,听说现在正在街头上流浪呢。”
“真的假的?那薛家的薛洋不是可宠这个孩子了吗?而且一直听说他乖巧聪慧,就没别的仙门接回去照顾几天?”
“那薛洋放了话,谁还敢接这个烫手山芋啊。那些夸奖他的人,哪个不是看在薛家的面子上,再聪慧也就是一个孩子罢了。”
这些话自然也传到了晓星辰的耳朵里,素来好脾气的他当然也就不会上前多说什么,自然也不会去怪罪薛洋。
薛洋是把他从一个走尸手里救出来的人。
那时候他在门口跪了一天一夜,从门里却只丢出了一些银两,他穿习惯了的衣服和那把薛洋送给他的霜华。
他了解薛洋,也明白他的脾气,一直跪着也不是办法,他只能外出碰碰运气。
薛洋给他的银两不少,可这几日他的银两已经用了差不多了,倒不是因为他多么花钱大手大脚,只是因为近几日城里涌入了一些难民,他便捐了些。
所以他大概不知道,那被薛洋派出去监视他的人,告诉了薛洋他的举动之后,薛洋有多生气。
可想而知,就他这样,在半个月后饿昏在街头也就不太让人意外了。
待他醒来的时候,已经重新回了自己格外熟悉的床上了,柔软的被子盖在他的身上,大概是看他醒了,温水沾在了他的嘴唇上,好让他不觉得太干。
“你怎么就不懂呢?你的善良终究有一天会害惨你的。”薛洋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着,他点着晓星辰的小脑袋,“如果我真的不要你了,你该怎么办?”
“我知道的。”略带沙哑的嗓音,晓星辰乖巧地拉住了薛洋的手,大概是太难受了,他好不容易扯出一个笑容,“我知道的。”
薛洋摇着头,叹了口气:“你知道什么啊?就你那点银两还不够那些难民塞牙缝的。”
“我知道,阿洋绝对不会真的不要我的。”他的语气认真至极。
被晓星辰给逗笑了,薛洋伸手把他抱进了怀里:“也就我愿意养着你这个笨蛋了。”
这一切正如同薛洋确定这辈子的晓星尘再也不会丢下他。

附赠以前的曦瑶小片段,小孩子的瑶妹X蓝大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