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晓薛】晓看天色暮看云【8】

主cp转世带记忆的瑶妹X放弃一切把瑶妹放第一的蓝大,副cp转世没记忆的洋洋X重新活过来的道长

私设多如狗,果脯店店主瑶妹,伙计蓝大,酒楼店主洋洋,以工抵债道长。就是平淡小日常w故事大多不关联,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提一前提二

正文一正文二正文三正文四正文五正文六正文七

我自首,我最近在和舍友玩qq游戏,于是偷懒了XD嗯,这章我们金家大小姐出场啦

晓看天色暮看云【8】——曦瑶/晓薛

晓星尘启程离开的那天薛洋并没有去送他,只有孟瑶和蓝曦臣送了他一程。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一把无主的名剑出世,晓星尘素来公平又对这把剑没有兴趣,人们也就邀请他来判定,大概这把剑的确不错,以至于吸引了很多人的前往。

本来孟瑶和蓝曦臣也想凑够热闹,不过这孟瑶近年来和金光瑶长得越发像了,与蓝曦臣同时出现在那种公共场地实在有些不妥,也就只好作罢。

“阿洋都不来送晓星尘,八成又生气了。”瞧着晓星尘越走越远的孟瑶冲着蓝曦臣说了一声,他拍了拍自己衣服上莫须有的灰尘。

蓝曦臣点了点头:“可,晓星尘不是说了会回来的吗?那薛洋为什么又生气了?”

“谁知道呢?阿洋本来就会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孟瑶拉住了蓝曦臣的手腕,晃了几下,“回去的时候,给他做份甜点,哄哄也就好了。”

不过,孟瑶的想法落空了。

空荡荡的房间证明着主人的离开,被褥被折叠整齐自然也就排除了被绑架的可能,孟瑶搜寻了一圈,这才瞧见了薛洋留下来的纸条。

真是不让人省心,孟瑶头疼极了,只好坐在了椅子上,盯着纸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在门外迟迟没等到孟瑶和薛洋的蓝曦臣走了进来,看到孟瑶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环顾了一圈开口道:“薛洋去哪里了?”

“去那个什么品剑会了,昨天夜里就走了,怪不得今天没有去送晓星尘。”纸被孟瑶给捏皱了,“他又不会武,去凑什么热闹,出了事可怎么办?”

“薛洋向来聪明,应该不会让自己出什么事,阿瑶就别担心了。实在不行我们也收拾一下,跟过去好了,只要不露面,应该没事。”

“阿洋真是比上辈子还不听管教。”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孟瑶语气满是无奈,“还要麻烦二哥和我一起,这次带他回来,定要与他娘亲好好说说。”

“我也有些话想与阿瑶的娘亲说。”蓝曦臣不太介意这件事,似乎另有盘算,孟瑶虽然好奇不过因为还在想薛洋的事也就没太在意。

紧赶慢赶,到目的地的时候,是品剑会的前一天。

兰陵是孟瑶极其熟悉的地方,可是要在茫茫人海里去找一个薛洋,实在算得上难上加难,没了法子,只能先随意找一家客栈住下,明天品剑会开始的时候,再去瞧瞧薛洋在不在。

为了方便孟瑶和蓝曦臣皆带着带纱的斗笠,若是被谁看见,蓝家蓝曦臣竟然来参加这个品剑会,大概要被人围追堵截了。

第二天,他们起了一个大早,在品剑会占了一个好位置,一个贵气的青年坐在了台上一侧,似乎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兴趣。

孟瑶抬眼瞧青年生了退意,那青年额头上与他相似的红点无不证明着一件事,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真的已经大了。

蓝曦臣自然知道孟瑶的情况,他握住了他的手,轻微点头,示意让他放心,既然这是兰陵金家的地盘,那么金凌在这里出现,也就理所当然了。

铜锣敲响。

晓星尘自然是不知道薛洋也来了的,他说完冠冕堂皇的开场白,就坐到了金凌身侧的位置上,等待着胜者的产生。

然后,他瞧见了,那个胡搅蛮缠的少年翻上了高台,笑着看着自己的对手,露出了一双虎牙,语气轻蔑地说着:“我薛爷爷来会会你。”

他又不会武功,晓星尘的心里一颤,几乎是要站起来阻止这场比赛,可是,按照规则他根本无法出手,只能又继续坐了下来,只期盼薛洋可以快点认输。

天不遂人愿,薛洋凭着小聪明瞎打了一通,竟然迟迟都没有输,孟瑶却是急了,想要直接带着薛洋下来,那些江湖里的名声对于曾经的薛洋来说都不算什么,对于如今一个酒楼店主的薛洋来说更是一文不值了。

意外就是在这一刻发生的。

铺天盖地的人群涌上了擂台,他们一身黑衣黑布遮面,扬手一撒,不知名的粉末飘散在了空气里,三息之后,围观的人倒了大半。

这药粉对两种人作用不大,一是根本没学过法术的,二是法术高强的,薛洋当然算是前者,孟瑶因为有蓝曦臣护着自然也没多少关系。

人们都以为他们是为了宝剑而来,却只看到,他们锋利的匕首刺向了晓星尘和金凌,两人一个闪身,分别往一左一右跳去。

金凌运气不好,正好落下了另一个敌人的面前,他侧手一翻往旁边滚去,敌人自然不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淬毒的匕首一上一下,差一点就要划破了他的衣衫,刺进他的皮肉。

随即他笔直撞上了一根搭建起来的柱子,一阵闷疼,动作迟缓了一秒,匕首由上往下,似乎一阵银光闪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要死了吗?他想。

或许命不该绝,一把剑从背后刺破了那个对他挥动匕首的那个人的胸膛,那人甚至来不及再做什么动作,便应声倒地。

金凌没有动,只是看着那张隐藏在黑纱之下的人脸,忽而他觉得自己快哭了,像是不敢置信一样,他趴在了地上,那些厮杀仿佛一下子停止了。

他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衣角,似乎轻不可闻地唤了一声:“小叔叔。”

评论 ( 7 )
热度 ( 112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