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晓薛】晓看天色暮看云【9】

主cp转世带记忆的瑶妹X放弃一切把瑶妹放第一的蓝大,副cp转世没记忆的洋洋X重新活过来的道长
私设多如狗,果脯店店主瑶妹,伙计蓝大,酒楼店主洋洋,以工抵债道长。就是平淡小日常w故事大多不关联,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晓看天色暮看云【9】——曦瑶/晓薛
空气安静到可怕。
黑纱蒙脸的人似乎想要说话,仿佛翕动了下嘴唇,突然一阵锋利的刀刃划破肌肉的声音拉回了所有人的理智。
孟瑶慌乱地扭过头却只看到了那个素来笑脸迎人的少年,被人用匕首扎穿了肩膀,匕首还留在薛洋的体内,敌人已经被晓星尘一脚踢开。
令人作呕的味道,带着尸体腐烂的臭味,这应该是尸毒,却不是普通的尸毒。
泛黑的血从伤口处流了出来,不过三息,薛洋就觉得快要晕厥过去,他抬眼对上晓星尘紧张的神色,他大概是想要说什么。
是该说后悔救晓星尘,还是说不知道为什么救晓星尘,他混乱的脑子支撑不了他再想太多了,几乎是憋出了这几个字:“真丢人。”也不知道说的是晓星尘还是他自己。
晓星尘慌了,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他自然也迷茫了,只有一个念头充斥了他所有的思想。
薛洋又救了他一次,这是第二次了。
另一边的孟瑶却无法脱身,他虽然也担心薛洋,可是被他护在背后的,同样是他的家人,已经再无血缘关系的家人。
“金家家主可不能那么没用。”孟瑶转头冲着还趴在地上的金凌喊到,语气里一分严厉,三分紧张,十分关切。
似乎一下子回了神,金凌站了起来,握着剑站在了孟瑶的身侧,估摸着要比孟瑶高一个头:“我才不会让金家丢人。”
他的话似乎另有所指,孟瑶一颤,却是笑了,他和金家本来也没什么关系。
那么他何必护着这么一个如今与他更是无关的金凌呢?孟瑶不知道。只是在敌人的另一把匕首刺过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推开了金凌。
“我不需要你救。”已经收敛多年的性格在这一刻爆发,他已经认定了这个黑纱之下的人是他的小叔叔金光瑶,他气他活着却不来找他,又气他把一堆烂摊子丢给了他,只是别扭要分地,他又说了一句,“可你也别死。”
“我死了也会从地狱爬回来的。”带着几分笑意的打趣口吻,敌人已去大半,这边战况正是焦灼。
一直在边缘的蓝曦臣终于来到了孟瑶的身边,刚刚在他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孟瑶已经冲了过去,离开了他的身边,天知道他有多紧张多害怕。
薛洋不是当年的薛洋,可他可不是当年的敛芳尊,他抓住了孟瑶的手,确定了他就在他的身边。
战况已经越发有利,偶尔几个也没有中招的人已经去搬了救兵,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去。
估摸是半柱香的时候,援兵赶到,是本不愿参与这项活动却还是派人来的几个大家的人,来的人他们也都认识,聂家聂怀桑,蓝家的蓝思追。
不过是蝼蚁仗着人多,此刻对方人手一多,他们也就败下阵来了。
薛洋的伤已经不能拖了,晓星尘大概给他喂了什么丹药,还拖了些许时间,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抱着薛洋的他双手都在发抖。
突然他脚下一软,就这么跪了下来,他神色慌张,却看着来人仍然带着虚伪的假笑:“请问各位阁下可有解这类尸毒的方子?”
方子?自然有方子。可是仅一眼他们就看得出,被晓星尘护在怀里,看不出长相的人是个什么法术都没有学过的人,那丹药喂下去,是药是毒都不好说。
更别说这类的尸毒他们见都没见过。
这件事他们清楚,晓星尘也清楚,随即他们摇了摇头,这件事他们无能为力。
这个回答在晓星尘的意料之中,他猛然松懈了下来,看起来又要麻烦师傅了,可是,这一次是否还能有上次的好运?
晓星尘不知道,可他还能找谁呢?
聂怀桑发现了蓝曦臣他们,被他和金凌护在身后的人,带着黑纱,透着几分熟悉的味道,那是金光瑶,他可以确定。
可是这不可能,金光瑶明明被封在了棺材里,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往他们走去,孟瑶有几分紧张,他往后退了几步,摘取了斗笠的蓝曦臣浅笑着:“别来无恙啊,怀桑。”似乎只是凑巧的碰面。
蓝曦臣辞去职位的事情,当时的确闹得沸沸扬扬,可是饶是聂怀桑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金光瑶,竟然和一个死人有关。
“是三哥吗?”他问。
伴随着他的声音,是孟瑶的一声惨叫,没死透的敌人回光返照,他清醒了过来,淬毒的匕首从孟瑶的背部刺了进去。
临死拉个垫背的。
“阿瑶!”蓝曦臣惊呼起来,这一叫聂怀桑也不需要再去询问了,那个人的确就是金光瑶,蓝曦臣的二弟,他的三哥。
陷入死寂。
“一个个都杵在这里干嘛?品剑会结束了?”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穿着随意的人身后跟着一位雅正的青年。
还有谁比夷陵老祖更了解尸毒呢?

评论 ( 8 )
热度 ( 90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