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中秋快乐❤

又是一年的中秋,月缺了几回又圆了几轮,便也含了几分团圆的意味。
义城虽是小城可也算得上热闹,买了些恰逢时节的毛豆,用盐水煮来,算作晚上赏月时的配菜。
当然晓星尘是看不见的,说是一起赏月,实际上也就是薛洋一个人看,然后他们再带上个阿箐丫头一起聊聊天,说不上多有趣,却也透着几分恬淡闲适。
薛洋对这种可以当做零食空口吃的东西总有种莫名的喜爱,虽然更爱甜食,可是偶尔吃写咸味的,也还不错,刚出锅的时候就被他吃了不少。
若不是晓星尘说着他再吃下去,晚上就没得吃了,大概还没到月亮升起,这一盆子的盐水毛豆就只剩下壳了。
本就有着赏月的念头,还好天空作美,未曾下雨。
彼年薛洋还在金麟台的时候,是和金光瑶一起赏过月的,那时候他笑着说:“不过是附庸风雅,没趣。”
如今身边换了一个晓星尘,他倒是有了性质,这天空才刚泛了紫色,薛洋便把东西都给放到外面来了,一盘子的盐水毛豆,另一个盘子里还装着几个豆沙馅的月饼,是薛洋喜爱的甜味。
“道长以前也赏过月吗?”阿箐缠着晓星尘问着,“我以前从来没有,也不知道这月亮究竟长得什么样?”
“这不好说,若是说了,也只是个模糊大概。”晓星尘摇了摇头,声音里染了几分怀念的口吻,“小时候和师父一起看过,后来下了山,就没机会看了。”
突然一双手覆上了晓星尘脸上的白布:“今日说这么些个伤感话题作甚,说好赏月饮酒,讲故事吃毛豆的。说些有趣的事,还是道长想听我讲些什么?”
晓星尘笑了声:“你呀。”语气里仿佛带着宠溺。
说着些琐碎的八卦乐文,倒也妙趣横生,不一会,端出来的盘子就空了,阿箐还是和孩子,自然也不能太晚睡,这月刚到正中的时候,难得的赏月,也就散了。
“道长哄着臭丫头去睡了,自己怎么还不睡?莫不是想像戏文里说的,要与我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这才刚八月十五,哪有什么雪?”晓星尘被薛洋给逗笑了,“只是想帮着你收拾下,你也该去睡了,我记得,你还比我小些。”
“道长像个大人似的,可不也就二十来岁,这么老成,怕是以后没人要。”薛洋从晓星尘手里接过空盘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说了句,“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是啊。”晓星尘回道。
“你又看不见,怎么知道今天晚上月亮好不好看?”薛洋亲昵地贴近了晓星尘,他盯着他的脸,好似要看出花来。
晓星尘听了话也不恼,他也知道他这位小兄弟并没有嘲讽他的意思:“和你们赏的月,自然是极好的。”
天空上皆是厚厚的云层,哪有什么月亮?
“可我觉得,今天的道长可比月亮好看多了。”薛洋说完便不再开口了,匆匆收了东西,等晓星尘反应过来的时候,院子里早就没人了。
晓星尘站在院子里,转身准备回屋子,大概是想了一会刚刚薛洋说的话,忍不住嘴角的弧度,他轻轻地说了句:“真是无赖可爱。”
没人听见,大概只有云背后的月亮听到了。

评论 ( 6 )
热度 ( 32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