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白头

给瑶妹的中秋贺XD这两天人不太舒服就拖了拖qwq其实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白头——曦瑶

这几年来一直闭关着的蓝曦臣已经许久没有参加过各式的晚宴了,反正如今天下太平,晚宴也不过就是用来闲聊再增些似有若无的关系,去与不去关系并不大。

就连中秋都是只是让人送了些许的吃食到他的闭关之处,而没有去参加那在云深不知处里算得上热闹的家宴。

送来的吃食了混入了一杯酒,本以为是清水,入口却辛辣极了,蓝曦臣咳嗽了起来,呼吸里都染了几分醉意。

这怕是魏无羡的杰作,前两年也发生过这类的情况,有人误饮了酒在宴会上大出洋相,偏生那魏无羡还是个做了坏事就跑得无影无踪的人,也抓不住他。

酒是个坏东西,却也是个好东西。

一醉解千愁,并非没有什么道理,蓝曦臣喝完了剩下的酒,就呆坐住了,大概是出了神,又或者他已经醉得忘乎所以,不知今夕何夕。

应是真醉了,否则他怎么会瞧见金光瑶站在他的跟前呢?

“二哥什么时候也会喝酒了?”金光瑶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他举起空酒杯闻了闻,“似乎还是上好的天子笑。”

“我怎么会喝酒啊。不过是今晚月圆,送来的尽是些下酒菜,也不知道是谁混了酒送了过来,反正也无人看见,破次戒应是不碍事的。”

“这不似二哥会说的话,二哥怕是醉了。”金光瑶似乎想要给蓝曦臣找些醒酒的东西,却没找到只得做了罢,“二哥明日怕是要头疼了。”

“你究竟是人是鬼呢?”蓝曦臣突然发问,却是笑了,那双眸里尽是温柔,“你瞧我,你既不是人亦不是鬼,不过是我生了幻觉。又不是真醉了,怎会当真呢?”

金光瑶听了话似乎也不太在意,只是接过了蓝曦臣的话,说道:“既然我是二哥的梦,那二哥在梦里当真有何不可?今日中秋团圆,二哥一个在这里孤灯独食,岂不是无趣紧了,外头月正好,何不去看看?”

“往年似乎也曾与阿瑶赏过月。”蓝曦臣走得那叫一个跌跌撞撞,扒拉这门框瞧着屋外,月已上树梢,“我记得那时阿瑶好像跟我说了些什么。”

“只是我记不太清了。”蓝曦臣叹息了声,抬眼却又瞧不见金光瑶了,本就不是真人,又有什么好可惜的。

大概是醉得太彻底了,蓝曦臣脚下一软,就这么坐在了地上,他瞧着月亮似乎想要附庸风雅地吟上几句诗词,可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八月十五中秋的夜里已经有点冷了,蓝曦臣是个练家子,被风吹一吹也不太碍事,醉意混着倦意上了头,忍不住便想睡了。

迷糊间他像是想起了往年和金光瑶赏月的时候,那时不是中秋,月自然也不如今夜圆,少了一半添了几分残缺美。

“这月光如霜,二哥竟像成了鹤发童颜。”这本就是打趣的话,蓝曦臣也没太记在心上,如今倒是突然想起来了。

蓝曦臣靠在门框上,又眨了下眼,只觉得眼前已经模糊了,约莫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是自言自语,又或者是在回当年金光瑶曾说过的那句话。

“若是阿瑶白了头发,应该也是好看的。”

可惜那时不是冬天没有下雪,不能说着白雪落发宛若白头,又可惜死人是不会变老的,只有活人守着无人可知的回忆,直到两鬓斑白。

评论 ( 10 )
热度 ( 106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