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葡萄

看到一句喜欢的的话,想了一个可爱的脑洞
转世洋X重生晓,然后道长养成洋洋吧,洋洋大了一点之后,恢复了以前的记忆,然后两个人在一起的前提👏

葡萄——晓薛
近来正好是葡萄上市,当然也就是葡萄最好吃的时候,咬一口便满嘴汁水,没有未熟时的酸涩,全是腻人的甜味。
薛洋喜欢这个时候的葡萄,和他最喜欢的饴糖相比,也差不了多少,晓星尘自然也清楚,便时常备着一些,放在家里的桌子上,时常还没到下午,盘子里就已经空了。
“道长不喜欢吃葡萄?”坐在椅子上,薛洋往自己的嘴里丢了一颗,他嚼着果肉吐出葡萄籽到手上,“我觉得可好吃了。”
“你喜欢便多吃些,我也不是特别喜欢吃这类的蔬果。”魂魄修复之后的晓星尘有着一双与曾经一样的眼眸,像是藏了寒冰化作了一池春水的温柔,“你呀,还是像个孩子,偏爱吃甜的。”
“如今我的确还是个孩子。”薛洋歪着脑袋瞧了一眼晓星尘,转世的他至今也不过十七八岁,的确还算个孩子,他站了起来,亲吻了一下晓星尘,他的唇上还带着葡萄的甜味,“你尝尝可甜了。”
晓星尘摇了摇脑袋,忍不住弯了嘴角的弧度:“你呀,又胡闹了。这样我哪里吃得出葡萄的甜味,你明明说过,今生要待在我身边乖乖听话的。”
“我都不出去抛头露面了,还不算听话啊。”刚恢复记忆没几年的薛洋还带着今生的几分孩子气,“你尝尝嘛,可好吃了。”
知道自己说不通了的晓星尘无奈地从葡萄上摘下了一颗放进了自己的嘴里,除了甜味也吃不出什么味道,看着薛洋盯着他的眼睛又不能说不好吃:“我很喜欢。”
“喜欢就对了,你呀,就是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薛洋伸手便去挽住了晓星尘的胳膊,他晃了两下,“对了道长,你葡萄是喜欢从最好的开始吃?还是从最坏的开始吃?”
“我是喜欢从最好的开始吃,最好的当然是要最快吃掉啦。”
这个回答符合薛洋极了,晓星尘点头,揉了揉薛洋的头发:“我喜欢从最坏的开始吃,把最好的留到最后。”
“那岂不是你吃的一直都是葡萄里最坏的那一颗了?这有什么好的。像我一直吃的都是最好的那一颗。”薛洋念念有词,似乎说得也有那么几分道理,至于道理到底在哪里,也没人说得清。
顿了许久,晓星尘被薛洋的歪理给打败了,面前的少年瞧着越发可爱了几分,终于,他开口道:“可是,这样我最后还会希望,而你却只剩下回忆。”
“我讨厌回忆这个名词。”薛洋瘪了嘴,他的眉眼里竟有了当年的一些戾气,晓星尘伸手抚平他皱起来的眉头,他低头亲吻了他的眉心。
“你不需要回忆,也不需要难过。”晓星尘说着,薛洋的耳朵有点泛红了,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看出他本来的岁数,只听见晓星尘又开口,“我不是葡萄,我在这里,不是回忆。”
“你当然不是葡萄。”被撩拨到有几分气急败坏的薛洋,双手覆上了晓星尘的脸颊,他说得认真,“你可比葡萄要甜多了。”
晓星尘之于薛洋来说,是比葡萄、饴糖都还要甜的心爱之物。

评论 ( 4 )
热度 ( 93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