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薛】百岁

重生晓X转世洋的养成吧XD

百岁——薛晓薛

秋风初起,带着几分寒意。

约莫着二十来岁岁的少年身边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少年长得俊俏,一双眼眸更是生得好看,似笑非笑,宛若化了一池的春水。

孩子倒没了少年这幅安静的模样,瞧着就是个皮小子,这边瞧瞧那边看看的,好不安分,也就左手还老老实实地抓着少年的手。

“我才不喜欢这里呢,道长你瞧瞧,这里连个卖糖果的店都没有。”孩子瘪了瘪嘴,另一只手去拉少年的衣袖,“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看着孩子委屈的样子,少年当下心就软了,便伸手抱起了孩子,十岁的孩子已经有些重量了,还好少年是个练家子,并没有觉得太重。

比当初他第一次见到他,已经胖了许多了。

晓星尘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孩子是薛洋,被绳子绑着的他作为奴仆被人贩卖,晓星尘本可以不救他的,却还是忍不住付了赎他的钱财。

浑身脏兮兮的孩子瘦骨伶仃,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就这么抓上了晓星尘的胳膊,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咬上了他的手臂,用力到咬出了血。

下一刻,孩子就被打了,那贩卖者的神情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他笑眯眯地看着晓星尘:“这孩子脾气是野了些,打几次饿几顿也就听话,不是我说,这孩子长得还不错......”

暗示的意味极其明显,晓星尘皱了眉头,几乎还没有思考,就把薛洋抱进了怀里,推开了贩卖者递过来的藤条,他说:“不需要。”

几乎是连拖带拉地把薛洋带回了他暂住的地方,烧了一些水,给薛洋洗了个澡,洗去那些污渍,换上干净的衣服,那张脸隐隐约约与那年的他更像了几分。

“薛洋。”他说。

孩子身子一颤,染了几分害怕的神色,却又像是壮了胆子,他抓起了晓星尘放在桌子上的霜华,两只手抓着,颤颤巍巍地对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你想做什么?”

晓星尘不答话只是瞧着他,他总不能把恨意加在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上,他想抬手摸他的脑袋,刚在半空,就被带着剑鞘的霜华给打了一下。

突然,孩子把霜华一抛,丢给了晓星尘,晓星尘弯腰去捡,抬头的时候,薛洋已经跑了一个人无影无踪。

“罢了。”晓星尘拍了拍剑上的灰尘,“走了也好。”

大概是孽缘,还没出半个月,晓星尘就在街头又捡到了薛洋,他身上卷着不知道从来的草席,两颊通红。

这短短时日,竟然染了病,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哪里还有曾经的意气风发。

当然当年意气风发的也不是如今这个病得不成样子的孩子。

这病来急来得猛,却也不算严重,还好也没拖上太久,熬了几幅药,再昏昏沉沉睡了好几日,也就好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薛洋喝着晓星尘喂给他的苦涩中药,皱着眉头,好不容易才喝了个干净,拿着晓星尘给的糖:“喂,我们又不认识,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我可什么也给不了你。”

“我也不知道,大概我想便做了。”晓星尘收拾着药碗,“这世上的很多事情哪有什么道理原因。”

“你和那些人都不一样。”薛洋把玩着手上的糖,迟迟舍不得放进嘴里,那是他喜欢极了的甜味,“我还以为,我要死在外面了,就像那个卖我的人说的,我会变成野狗嘴里的肉。”

晓星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坐回了他的床边,伸手摸了摸薛洋的脸颊:“阿洋,会长命百岁的。”

“那你也会长命百岁吗?”薛洋往晓星尘的方向凑了几分,抓着晓星尘的衣服,眨着自己的眼睛,“你也会长命百岁,对吗?”

“是,我们都会长命百岁。”揉着薛洋的脑袋,“只要你乖乖听话。”

孩子的小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是像下定了决心,他点了点头,然后埋进了晓星尘的怀里,晓星尘只当是孩子的撒娇也没多在意,搂得更紧了些,没瞧见怀里的孩子偷偷笑了。

快入夜了,风越发冷了些。

“道长,你在想什么呢?我问你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还是孩子的薛洋,声音里带着几分孩子特有的稚嫩与腻人。

这才思绪回转的晓星尘浅笑着:“事情也处理完了,那我们现在便回家,好不好?”

“道长说什么便是什么。”薛洋乖巧地靠在晓星尘的身上,“反正,我只需要乖乖听话就好了。”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