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晓薛】晓看天色暮看云【12】【完结】

主cp转世带记忆的瑶妹X放弃一切把瑶妹放第一的蓝大,副cp转世没记忆的洋洋X重新活过来的道长

私设多如狗,果脯店店主瑶妹,伙计蓝大,酒楼店主洋洋,以工抵债道长。就是平淡小日常w故事大多不关联,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提一前提二

正文一正文二正文三正文四正文五正文六正文七正文八正文九正文十正文十一

晓看天色暮看云【12】——曦瑶/晓薛

日升日落,转眼又是几个春秋。

日子平淡得很,没什么尔虞我诈也没什么刀光剑影,只有饭菜的香味伴着隔壁果脯店若有若无的甜味。

薛洋依旧没有做酒家店主的打算,算是混吃等死了几年,把一切丢给了晓星尘,当了个十足十的甩手掌柜,也就晓星尘宠着他,把酒楼的事物给接了下来。

一个活了半辈子学怎么为善的道长也没那么容易就变成一个酒楼掌柜,还好有孟瑶帮衬着,也算生意不错。

刚过今年的中秋不久,薛洋和孟瑶几个凑在一起办了个小小的家宴,唯一的外客大概就是从直接莲花坞来的金凌了,其实也算不上是外客。

寻常百姓家的宴席当然比不上往年在金家办的,只是一些简易的粗茶淡饭,吃惯了山珍海味的金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一顿饭吃得安静。

这家宴金凌本是不想来的,特别是那份邀请并非普通,只要他不是个文盲,都可以看出,这根本是章喜宴的请帖。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孟瑶给金凌倒了杯度数不高的清酒,含着几分笑意,素来喜欢穿浅色衣衫的孟瑶今日的衣服倒是艳丽极了。

接过酒杯,金凌抿了一口:“这是你的事情,我只是来吃一顿免费的晚宴,既然免费,我为何不来?”

“就是。免费的,当然要吃一个回本。”薛洋站了起来,冲着蓝曦臣敬酒,“云深不知处禁酒,可今日你若是不喝,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你就会喝酒了?”晓星尘伸手去挡,就想把薛洋手里的酒杯给拿回来,却只瞧着蓝曦臣举起了他面前的酒杯,点了点头,一饮而尽。

薛洋耸肩,算让蓝曦臣过关,他杯子里的酒倒是只饮了一小口,突然拉住了走到他身边的孟瑶的衣服:“既没有八抬大轿,也没有媒妁之言。阿瑶,你岂不是太委屈了些?”

“我是男子,哪有这么多规矩?”孟瑶摇头,这薛洋还是小孩子脾气,也不知道这些岁数长到了哪里去了。

被堵了一个语塞,薛洋只得回了座位,凑近了晓星尘的耳边说道:“本来就是。既然是男子,那又何须办什么喜宴?”

“阿洋,这只是一个家宴。”晓星尘更正道。

这个回答,薛洋并不满意,他夹了一筷子菜塞进了晓星尘的嘴里:“你瞧瞧,那金家的小子都来了,算什么家宴?”

晓星尘被薛洋的话给逗笑了,他在桌子底下捏了捏薛洋的手,说道:“他来了,怎么就不算了?”

“照你这个说法,那魏无羡和蓝忘机他们两个怎么没来啊?”薛洋踢了踢桌子腿,“我瞧那蓝曦臣定是怀了什么鬼胎,否则,怎么今天让他喝酒他就喝了?”

“寻常家宴,吃得开心些。”孟瑶坐回主位,他举杯一口饮尽,其实带上他,桌子上也就坐了五个人。

“其实,除了家宴之外,只是想说,我和二哥在一起了。”孟瑶说得平淡,只是在陈述一件事情,眉眼里却藏着几分喜悦。

“早就知道了,你再说下去,饭菜可就凉了。”薛洋打断了孟瑶的话,“几年前的事都陈芝麻烂谷子了。”

蓝曦臣因为刚刚的一杯酒已经有些醉了,却又好似清醒地说了一句:“这不一样。”

随即,他伸手抓住了孟瑶的,然后放到的唇边,亲了一口:“这不一样,现在是正式地想要告诉你们告诉阿瑶在乎的人,我和阿瑶是要一生一世的。”

“二哥喝醉了,便开始说胡话。”孟瑶嘴上打趣,却是弯了嘴角的弧度。

猛然金凌站了起来,他举着酒杯,点了点头:“我素来不会说什么好话,便只能祝,一切如你们所愿。”

一杯酒喝了个干净,金凌似乎准备走了,他放下了酒杯,把椅子也放回了桌子下面,走了个爽快。

快走出门的时候,他突然转头,看着还抓着孟瑶的蓝曦臣,他开口道:“我也不知你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我金凌从小便天不怕地不怕,若是我金家的人受了欺负,就算是蓝家也别想讨上一些好。”

门关上的声音有些响。

“这金凌怎么这般不懂礼貌。”根本没资格这么说的薛洋开了口,“不过,这话倒是说的对的,就算是蓝家人,也不能随便欺负我罩着的人。”

“你又填什么乱,好了,若是吃了个差不多了,我们便回家去,我给你备了桂花酿。”晓星尘拉起了薛洋,冲着孟瑶他们点头,“那便不打扰了。”

薛洋又没吃完东西,酒杯晓星尘给拉了出去,想了想家里的桂花酿也就算了,他转头看了看孟瑶也就叹了口气,谁让阿瑶喜欢呢。

“这饭还剩了那么多,他们倒是先走了。”孟瑶瞧着一大桌子的菜,只觉得浪费,还好天气转凉,放上一个晚上还能热热再吃,也不算太浪费。

刚想坐下来再吃上一些的孟瑶,手刚拿了筷子,夹了一筷子的菜,就被蓝曦臣抓住了手腕,素来不离身的抹额,系在了孟瑶的手腕上。

“二哥,不再吃些?”孟瑶也没多奇怪,这抹额蓝曦臣许久之前便已经送给过他一次了,大概此时又心血来潮了些。

蓝曦臣不接话,也不坐下来,只是这么看着孟瑶,然后,他笑了笑,捧住了孟瑶的脸颊,亲吻了他眉心的那一抹红色。

依旧比蓝曦臣要矮上一些的孟瑶,被拦腰抱起,孟瑶吓了一跳,就这么勾住了蓝曦臣的脖子:“二哥这是要做什么?”

没有管桌子上凌乱的饭菜,他抱走孟瑶往屋子里走,蓝曦臣笑了下,让人如沐春风。

他说。

“洞房。”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105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