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曦瑶】【ABO】乍暖还寒【2】

晓薛曦瑶四人重生向,主cp在夔州就被带道长走的洋洋X提前下山的道长,副cp暗中帮瑶妹的蓝大X无妻无子的瑶妹
道长蓝大A【乾】,洋洋瑶妹O【坤】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文:1

乍暖还寒【2】——晓薛/曦瑶
晓星尘前来拜访的消息估计已经传到了金光善他们的耳朵里,要不然送上来的甜品糕点不会如此之多之精致,不过晓星尘出了名不喜欢参加宴请,金光善也没有出面打扰,若是让金光瑶留下了他,对于金家来说实在是一件好事。
只是金光善并不知道,这些昂贵的糕点没进蓝家蓝曦臣的嘴里,也没进晓星尘道长的胃里,全部被某个嗜糖如命的“客卿”吃了个干净。
“你们金家没什么好的了,也就这些个糕点好吃。”薛洋咽下最后一口糕点开口道,晓星尘顺势递上了杯温热的茶,薛洋不是什么文人雅客,自然也不会品茶,当做了白开水,喝了个囫囵吞枣。
“这茶还没我的舌头茶好喝呢。”薛洋做出评价,一点也不管这茶叶放在外人眼里是何等的金贵,晓星尘没听薛洋说过这个,便问道,“舌头茶是什么茶?”
噗,素来举止优雅的金光瑶喷了一口茶,毫无刻意装扮的贵家子弟模样,怕是也就在他们几个面前,好摘下个面具,休息会了。
薛洋来了兴致,他拿着茶杯转了几圈,故作神秘地开口:“这舌头茶啊就是......”
“成美,你还想吃点糕点吗?我让他们再给你准备些?”金光瑶开口打断,接过蓝曦臣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嘴,又给了晓星尘一个眼神,示意他最好不要再问。
晓星尘狐疑,可还是跟着金光瑶转移了话题:“这糕点还是别吃太多的好,前几日你还说牙疼了。”
“牙疼又不碍事,不过我现在吃饱喝足了,就先不要了。这糕点就先欠着,我瞧你现在日子过得挺舒坦,我就在这里住下了。”一副主人的架子,那副无赖样金光瑶可看多了。
倒是晓星尘先看不下去了,可薛洋的性子又是被人硬是改变主意,就会不耐烦地顶嘴,甚至吵起来,也只好来软的:“你不是说想去姑苏看看嘛?”
“那就在这里住两天也不碍事吧。”薛洋前世也没怎么外出游玩过,如今跟着晓星尘当然要好好玩个够本,不过对于晓星尘来说自然就不是游玩那么简单的事了。
“晓道长要去云深不知处?”一直没开口的蓝曦臣说了话,“我过几日便也要回去了,不如和我一同启程?”
“啊,我们才不和你一起去呢。”晓星尘还没回,薛洋倒是先开口了,“道长就是个不怎么闹的人,再带上一个你,岂不是整个路程都无趣透了,小矮子又不会一起来,我才不要跟着你。再说了,谁说道长要去云深不知处了?”
薛洋说了个信誓旦旦,这话音刚落,晓星尘就打了他的脸,带着几分无奈,他抓着薛洋的手,让他别再乱说话:“我的确是想去云深不知处一趟,若是不麻烦的话,能和泽芜君一起,自然也是好的。”
“晓星尘!”薛洋不满地喊了声,晓星尘只当没听见,捏着薛洋的手倒是更用力了几分,“就当省个车钱了,云深不知处也没什么好玩的,听说酒都不能喝。”
像是想起了什么,薛洋拉着晓星尘站了起来:“对了,我告诉你,小矮子这里的浴室可好了,我们一起去泡澡吧。”
“你刚吃好东西,不适宜……”晓星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薛洋半推半就地拉了出去,下仆早就收到了指令,知道这晓星尘也算一个贵客,自然也不敢怠慢。
知道薛洋熟悉金家,金光瑶也没多紧张,随着薛洋去了,自己还待在厅里喝着茶,蓝曦臣瞧着没有外人,就与金光瑶更凑近了些。
“那舌头茶到底是什么东西?”蓝曦臣问道。
金光瑶笑着放下了茶杯:“舌头茶,舌头茶,当然是舌头啊,还能是什么东西。成美的恶趣味,想来还是不敢苟同。”
听了回答,蓝曦臣一时无语,他站在金光瑶的跟前,伸手摸着他的发:“不和我一起回姑苏吗?还是说如今你依旧还想争呢?”
“争什么?再争一个一败涂地吗?我早就累了。”金光瑶的手覆在蓝曦臣的手上,“二哥,何必用这些话来激我呢?这话都不似二哥会说的。不提我如今不想争,就算我如今想争,一副地坤的身子,拿什么争呢?”
蓝曦臣皱着的眉这才松开:“那为何这些年来,你都不愿和我回姑苏呢?”
“这不是等着时间到了,还要去接成美吗?”似乎是认真的回答,却又有打趣的成分,真假参半,若是真要接薛洋,在云深不知处一样可以,想来是金光瑶不愿说真话了,再逼也无济于事。
“这成美如今怕是不满得很,你闻出来没有,他竟和我一样是个地坤,刚刚他拉着晓星尘去浴室,我还愣了一下。”转移话题的手段,金光瑶可是十足十的高明。
“晓道长是天乾。”蓝曦臣接了话。
金光瑶拉过蓝曦臣的手十指相扣:“又有什么关系?成美开心不就好了?”
木质的浴室带着几分清新的味道,热水氤氲着热气,蒙了眼睛。
薛洋已经入了水,趴在池子边,半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突然他抬眼瞧着还着着一身白色浴衣的晓星尘,瘪了瘪嘴。
“喂,晓星尘,你怎么不脱啊。”

评论 ( 24 )
热度 ( 169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