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人鱼

【这篇不想写下了,因为下是be的收尾,就这样吧,就当洋洋放弃了王位和道长在那个小村子里,一辈子】

人鱼——薛晓
【一】
传说得到人鱼的吻可以得到永生。
【二】
沿海有一个王国,王国的国王没有子嗣,于是他颁布了一条公告,他说无论是谁带回了人鱼,就可以成为下一任的国王。
无数的青年趋之若鹜,他们涌入了海上,希望可以找到人鱼,一跃成为人中之龙,如果运气好得到人鱼的吻说不定还能永生。
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就在临近海湾的一个小港口的村落里,便住着一位人鱼。
而这位人鱼早已幻化出了双腿,染上了几分烟火气息,此刻,他正在给一位不过十五六岁大的少年践行。
“去抓什么人鱼?别说抓不到,便纵使抓到了,你觉得那个国王真的会让你继承王位?”金光瑶蹙了眉头,还是在桌子上放上了刚刚糕点。
少年不接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人鱼,就这么伸手去抓糕点,塞进了嘴里,被人鱼打了手背:“手洗了没有?”
“当然是洗过了。喏,你家二哥可看着我洗的。”薛洋舔了下手指上的碎屑,另一只手指了指金光瑶的背后,金光瑶转头看去,对上了蓝曦臣温柔的眼眸,他随即笑了下,拿了块糕点喂到了蓝曦臣的唇边。
蓝曦臣咬了一口,点了点头:“让他洗了手了。”
转眼桌子上的糕点就少了大半。
“我自然知道那国王没那么好心,说不定他对传说动了心,想得到人鱼的吻来永生,这样他岂不是也不需要找人继承王位了。”薛洋舔了下还带着甜味的唇,“我不过是想去外面看看,找不找得到属于我的人鱼,还是另一回事。”
【三】
少年上了船,面前是一望无垠的大海。
风吹起波浪翻滚,偶尔有几只飞鸟落在了他们的船上,倒也算得上平静,只是他们的淡水快要没了,要尽快找一个地方靠岸补充淡水。
就薛洋闲来无事在甲板上晒太阳的时候,船头传来一声惊呼,带着几分急切与喜悦,不过片刻,无数的人涌向了船头。
“我捕到人鱼了。”一位青年欢呼着,他的手里拿着特殊编制的渔网,他说,“我要成为国王了!”
人鱼被拖上了船,浑身湿淋淋的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条在光下闪闪发光的鱼尾一分为二,变成了如同人类的腿。
这是一条男人鱼,可是只要是人鱼,男女又有什么区别?
人鱼挣扎着还在环顾四周,人还没有看全,有人抓住了他的头发,下一刻锋利的刀刃便划破了他的眼睛。
人鱼是会流泪的,他的眼泪是救命的良药,可是,在传说里人鱼的眼泪却会带来厄运。
真是可惜啊,站在人群外围的薛洋瞧着那个双眼渗血的人鱼想着,若不是他认识的金光瑶便是条人鱼,若不是金光瑶用眼泪救过他一次,说不定他也会挖出那条人鱼的眼睛。
就在转息之间,人鱼被丢弃在了一旁,一场人与人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一船的人皆来自于王国的各个地方,带着相同的梦想,此刻胜利的光芒已经出现,自然是想不顾一切地抓在手里。
普通却好用的武器被人们拿在了手里,它刺向了那些曾经在一起居住了许久的伙伴,被捅穿了身体,被丢入了海里。
此刻已经是人间炼狱。
而大海来分了一杯羹,突如其来狂风大作,从未见过的巨浪席卷了船,刚刚还在打斗的人,被打入海里,船也支离破碎。
杀红了眼的少年,身上的血被海水洗净,他往被裹着渔网的人鱼游去,下一刻却被浪打出了几米远。
【四】
再醒来的时候,少年躺在一间破屋里,瞧见了一个白瞳的姑娘,姑娘看到他醒了,开心地叫了起来。
运气不算太差,至少留了条命,人鱼没了便没了,反正还能再抓。
这般修养了几日后,薛洋去阿箐救了他的岸边走了走,希望能找到一些东西,说不定船上还有别的也被冲到了岸上。
或许可以用命中注定这个词,在一个礁石的后头,那被打湿的沙滩上,半个身子在水里的人,套着精致的渔网,而他的下半身是让薛洋呼吸都漏了一拍的鱼尾。
薛洋笑了,露出了一个玩味的弧度,他走到了人鱼的身边,带着几分急切几抹温柔,他的手拉去了渔网,下一刻覆上了那人受伤的眼睛。
“没事了。”他说,而人鱼似乎也在这一刻突然松懈了力气,刚刚似乎还要用尽力气来逃脱的他安静了下来,他躺在薛洋的怀里,他说,“谢谢你。”
人鱼的鱼尾离开离开水,变成了腿。
薛洋背着人鱼回到了那个阿箐救了他的小破屋里,他说这是他船上的伙伴,他被人弄瞎了眼睛,不想听到那艘船的事。
阿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不过半天的时间,人鱼就醒了,他本来想要离开,听到了薛洋的声音,倒是添了几分放心,他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还是闭上了。
只是后来,他用着略带沙哑的嗓音说着:“我叫晓星尘。”
这是薛洋这辈子遇见的第二条人鱼。
【五】
日子便是这般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年。
晓星尘没有告诉别人他的身份,而薛洋自然也没有说,他们和阿箐一起住在那个小破屋里,偶尔帮忙做些零工,赚些家用,好吃上顿饭。
晓星尘是喜欢听薛洋说逗趣话的,或者也可能是因为,是薛洋救了他,所以他总会忍不住生了好感。
大概是因为晓星尘长得好看,薛洋也喜欢亲近他,说上些不知羞的话,然后再亲亲抱抱,占上一点便宜,倒也算不上什么,有时候还会说上一些情话。
又不是石头做的心子,晓星尘自然折服于薛洋这般的手段之下,那颗本该坚硬的心,被撬开了缝隙。
他没有看过他的长相,可是,在晓星尘的心里,那薛洋定是长得比那海里最漂亮的人鱼还要好看的,就像他在海底的时候,便最喜欢的阳光。
是夜,他拉着薛洋去了海边,阿箐不满晓星尘的偏心,便和薛洋拌了几句嘴,瞧着晓星尘当真不同意带她也就做了罢。
“怎么不带臭丫头一块来?”薛洋勾着晓星尘的手臂,脱了鞋子走在沙滩上,沙子陷入了他的脚趾缝,薛洋觉得有趣。
他转头正好看到了的晓星尘的侧脸,在月光下更是好看了些,人鱼本就是扰乱人心的物种,更何况此时此刻,他是笑着的。
晓星尘松开了薛洋,他听着海浪声,往海边走,然后他就这么跳入了水里,他钻出海面对着薛洋浅笑,鱼尾打起水花,在月光下宛若宝石。
“阿洋,我是人鱼。”那条人鱼说出了他最大的秘密,然后他伸手摸索着拉住了薛洋,他就这么亲吻上了薛洋的唇,不过片刻,他退后了些,他说,“我喜欢你。”
薛洋笑着,露出了一双虎牙,他又亲吻了一下晓星尘:“这该由我来说的。”
一人在水里,一人在岸上,他们亲吻着,连月亮都躲到了云里。
得到人鱼的亲吻,没有永生,也不会死亡,只是得到了人鱼的爱。
【六】
后来?后来少年带着人鱼和那个小姑娘一起回了他住的地方。
那些金银财宝,高官厚禄,哪里抵得上他家人鱼的一点一滴。

评论 ( 20 )
热度 ( 61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