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男神归我管

好久没有正经写什么啦,金主洋X明星晓

男神归我管——晓薛

【一】

片场里的椅子上躺着一个看起来俊俏的少年,只是他的身上沾满了红色污迹,大概是刚刚拍完了死人的戏份。

有人往他那里瞧了一眼,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吓得又转过了头去,少年瘪了瘪嘴。

他有那么吓人吗?

一条冷毛巾贴上了他的脸,薛洋笑了一下,转头看到了那个一身白衣同样脏兮兮的青年,彻底放松了下来,享受他的擦拭。

“你是不是杀青了呀,那我是不是也可以不拍了?”薛洋问道,说着就想去拉晓星尘的手,“大夏天的穿这样的衣服,实在是太热的。”

晓星尘忍不住笑了声,明明是他带资进组要演这个角色的,结果发现他杀青竟然就不想演了,当真是小孩子心性。

毛巾覆在了薛洋的眼睛上,晓星尘开口回道:“这当然是不可以了。不过,其实你演的很好,之后这部剧播出,你应该会收货不少粉丝吧,其实这个角色虽然讨人厌,也很讨喜。”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让小矮子他家那位,特意写的剧本。我的当然要最好的。”薛洋一把拉下了毛巾,笑吟吟地看着晓星尘,他凑近了晓星尘压低了声音,他说“而且毕竟我现在是你的金主啊。”

被薛洋的话给逗乐了,晓星尘刮了下薛洋的鼻子:“金光瑶着实是太宠你了些,由着你胡闹。”

“怕什么,反正小矮子家有钱。而且,你不是也说了,这部电视剧会大卖的吗?到时候还是小矮子赚了。”薛洋挑了眉,笑得露出了虎牙。

【二】

这薛洋和晓星尘着实可以算是一段孽缘。

本来应该是八竿子也打不到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了,那被金家收养的薛洋在一场宴会上就瞧上了晓星尘,硬是说要当他的金主,找了金光瑶帮忙,这晓星尘又是出了名正直,自然是不愿意接受的。

眼看着钱打动不了,金光瑶没了法子,只好求着晓星尘帮帮忙,让他陪着薛洋玩段时间,薛洋就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说精明倒也没多精明。

晓星尘看着金光瑶实在头疼,也就说愿意帮个忙,不过若是这薛洋做了什么不入流的事,他可就会直接走人。

得到这个回答,金光瑶当然是连声说好,几乎是当夜把薛洋打包送到了晓星尘哪里。

薛洋站在晓星尘家的门口,拖着大包小包的,看到晓星尘给他开了们,当场就笑了起来:“你好啊,晓星尘。我是你的金主,薛洋。”

哪有金主住到包养人的家里来的,晓星尘这么想倒是没这么说。

金光瑶当时说的玩这个词,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晓星尘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金主包养人,只要陪他一起吃饭玩游戏的。

“你在家都不吃饭的吗?”看着饭桌上吃得津津有味,活像好几天没吃饭的薛洋,晓星尘好奇地开了口。

“怎么会啊。”薛洋放下了筷子,“只不过是一个人吃饭无聊呗,小矮子又不经常在家,不在家也不给我吃我喜欢的糕点,别提多过分了。”

“不过,你的饭很好吃,我很喜欢。我会让小矮子给你加钱的。”

【三】

薛洋在晓星尘的家里小住了两个月。

晓星尘算是一个比较出名的一个演员,不过因为资源不算太好,始终在二三线徘徊,始终挤不进一线的名单,也有人说是因为有人看他不顺眼。

现在正好他也没有拍戏的安排,也就赖在家里,享受难得的空闲时光。

在这两个月里,薛洋倒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是来来回回说着,我会让小矮子给你加钱的。

似乎他在看来,他与晓星尘不过就是金钱上的交易,可有时候,他又会露出一副瞧着晓星尘便开心的模样,让晓星尘也摸不着头脑。

分不清这个少年到底几分真心,又有几分假意,或者说他到底要拉着他干什么,玩什么把戏。

夜色降临,薛洋如之前一样,爬上了晓星尘的床,钻进了自己被子里,手里还拿着一个用来抱的枕头。

“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晓星尘躺在薛洋的身侧,盖着另一条被子,关了灯的房间,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薛洋的轮廓。

只听见薛洋笑了声:“我要你什么东西啊,我是金主啊,应该我给你钱才是吧。”

“你当真觉得我们之间只有钱?”晓星尘也不知道怎么了,愣是被薛洋的语气惹得不开心了,“当真只有钱吗?”

“我是金主,你被我包养了,自然是钱啊。不对吗?”薛洋没有察觉出晓星尘不对劲,他伸手就去拉晓星尘的手,“明天我们去游乐园好不好,我好久没去了。”

晓星尘没有接话,薛洋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很久以前,小矮子带我去过一次,不过小矮子胆子小,什么也不肯陪我玩,无趣地不得了,你一定会陪我玩的,对不对?”

只觉得如鲠在喉,晓星尘转了身,背对着薛洋,答了句:“不好。”

【四】

几乎是在第二天一早,薛洋就被打包丢还给了金光瑶。

还没睡醒的薛洋迷迷糊糊地就被进行了交接,待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金光瑶的车子了,他环顾了四周,没有瞧见晓星尘,垮了下脸。

“晓星尘呢?”他倾了身子,靠近驾驶座的金光瑶,那张还没完全清醒的脸,带着几分怒意。

“我怎么知道。”金光瑶看着前面的路况,没有分神转头看向薛洋,“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惹了他了,他不要你了。”

“我不是他金主吗?明明只应该是我不要他,哪有他不要我的道理?”薛洋不解,如果不是因为金光瑶再开车,他八成要抓着金光瑶的衣服,摇上好几下。

趁着一个红灯,金光瑶摸了下薛洋的脑袋,他叹了口气,说出真相:“那晓星尘压根就没要我一分钱。”

“我要回去。”薛洋去扒金光瑶手里的方向盘,金光瑶拍了他的手背,“晓星尘今天把你送还,就进剧组了,你回去,他也不在。”

薛洋不信:“你骗人。”

“小祖宗,我骗你做什么?”金光瑶回了一句,就没有再说话了,车子一路飞驰,回了金家,薛洋当然是不愿意的,奈何金光瑶把他关在了家里。

没了自由的薛洋只能靠着网络打发时间。

平时在晓星尘家的时候,他打游戏,晓星尘总会给他准备上一些水果和糕点,如今回了金家,虽然也有水果和糕点,怎么都觉得没有在晓星尘家的甜。

【五】

转眼便又是一个月了。

晓星尘的戏已经拍了一半,这部剧金家是有投资,算作是之前两个月晓星尘陪着薛洋玩的补偿。

这金家只会用钱打发人吗?晓星尘捏着一次性的筷子,情绪复杂。

“星尘这是怎么了?”关切的声音在晓星尘的耳边响起,声音的主人是当初在学校里便认识的宋岚。

晓星尘摇了摇头,他能有什么事,总不见得带了孩子两个月,就起了不该起的心思,那家伙可是金家的养子,一个喜欢就可以包养比人的金主,和他不是一路人。

突然一阵黑影过来,晓星尘和宋岚被撞了一下,晓星尘手里的盒饭就这么洒在了身上,好好的戏服被弄得一塌糊涂。

抬眼对上薛洋那双瞪得极大的眼睛。

“我就说你怎么不要我,原来是因为你和这个家伙在这里卿卿我我了。”十足十的埋怨,像极了怨妇的口吻。

他伸手勾上了晓星尘的手臂,语气不好地说着:“我可告诉你,晓星尘是我的人,你给我离他远一点,别想炒什么cp。我还不知道你这种人,你就是眼巴巴想闹出些热度,好赚别人的眼球,你......你叫什么来着?”

感情薛洋连宋岚是谁都不知道,晓星尘皱了眉头,冷了声音说道:“阿洋,道歉。”

“道歉?”薛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这是从晓星尘嘴巴里说出来的,“我为什么要道歉,这个人明明就是不怀好意,否则他靠你这么近,做什么?”

“不怀好意的,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人。”晓星尘甩开了薛洋的手,他看着他,脸上没有笑容。

【六】

啪,花瓶被摔了一个粉碎。

这已经是金家这个月被摔碎的第三个花瓶了,至于做出这种杰作的主人,当然只有无所事事的薛洋一人。

晓星尘之前的那部戏已经杀了青,可被因为薛洋不开心,金光瑶便压下了这部剧,最近他也没有什么活动,一直窝在家里,当然也没有什么他的新闻。

打开微博,也只能看到他在晒一些他做的饭菜。

薛洋当然知道晓星尘做的饭菜有多好吃,可是现在他却没了这个口福,金光瑶最近出了差,自然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可以管他,只要他不杀人放火,也就随他去了。

以至于有一天买菜回家的晓星尘在自己的房门口看到了一个蜷缩着身子坐着的少年,他坐在冰冷的地上,抬头看向了晓星尘,语气了透着委屈。

“别不要我。”

“知道错了?”晓星尘蹲了下来,把菜放在了地上,他正好对上薛洋的视线,露着无奈的表情。

“我不该觉得你和那个宋岚有一腿。”事后去查了宋岚才发现宋岚根本已经有个叫阿箐的女朋友的薛洋回到。

听到了薛洋的回答,晓星尘浅笑了下,他捏了捏薛洋的脸颊,又问道:“还有呢?”

“还有我不该白嫖你。”薛洋没有介意晓星尘捏他的脸,“小矮子都和我说了,你根本没有要一分钱,这不是白嫖吗?”

越说越紧张的薛洋,看了看晓星尘,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看到晓星尘变了脸色,这又补了一句:“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的。”

“算了。”晓星尘叹了口气,自然知道薛洋的意思,不过是他嘴巴笨得很,不知道怎么说,薛洋不解晓星尘的意思,只听晓星尘又说,“你还想不想吃我做的饭了?想的话,就别坐着了。”

【七】

金光瑶家里那位是个作品都大卖的编剧,薛洋看着演戏有趣,就找了金光瑶说也要演戏,金光瑶素来宠这个薛洋,找了自家那位写了剧本,自己找人拍了部戏。

还好薛洋的演技倒也不算太糟糕,这部剧卖了个好价钱,播放的时候也算得上红火,网上的讨论热度迟迟不下。

本就是玩票性质的薛洋在这部剧里也赚了不少粉丝,当然粉丝有,黑粉也有,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他是带资进组,便一直黑个不停。

不过薛洋才没有什么心思去管那些人到底是怎么看他的,只需要管好晓星尘是怎么看他的就好了。

拿过了晓星尘刚刚到账的片酬,薛洋把银行卡塞进了自己的钱包里,整个身子趴在了晓星尘的身上:“我是金主,所以钱都该由我管,对不对呀?”

无理取闹的提问,晓星尘搂住了薛洋,亲吻了下他的头发:“那是自然,我如果需要钱,当然是要问金主要了。”

特意过来的金光瑶看着两人的腻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晓星尘,我这下可是真得把阿洋给你了。”

“谢谢你。”晓星尘回道,在薛洋的口里,他知道了,原来是金光瑶把薛洋接回了金家的否则,他现在还在孤儿院待着。

铃声响起,金光瑶看了眼自己的手机,是他家二哥让他回去吃饭了,他笑了下,眉间天生的一点朱砂红更明艳了几分。

他站起了身子,拿起了衣服,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卡递到了薛洋的手里,他盯着那只完好的左手瞧了又瞧,最后揉了下薛洋的脑袋。

“谢什么,没什么好谢的。”金光瑶转头看向了晓星尘,“我是前世欠了他的,今生是来还债的。”

“怕是阿洋前世也是欠了你的,否则怎么会一眼便看中你了。”金光瑶说着,似乎是在开玩笑。

晓星尘抱着薛洋的手臂更紧了几分:“大概我也欠了他不少,否则,怎么就那么容易动心了?”

金光瑶笑而不语,转身离去。

【八】

“晓星尘,是不是金主可以管人的?”

“是啊,所以我归你管。”

评论 ( 26 )
热度 ( 158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