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本来以为是子稔生日的产物,好像弄错了,提前了一个礼拜,就先放出来,到时候再写别的
【男神归我管】前提[em]e401181[/em]瑶妹带记忆
命中注定——曦瑶/恶友
夜深,梦里的人却没得了安好,始终重复着噩梦。
直到惊出了一身冷汗,金光瑶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温水,打开了手机,给地球另一头的蓝曦臣发了条短信,那边正好是中午,他自然会得迅速。
瞧见了关心的话语,金光瑶才安心了几分,觉得得了暖意,拿着手机,他又窝回了被窝里,嘴角勾起了一点弧度。
被插穿心脉被捏碎喉咙似乎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这个世界里再没了什么仙法修道,只剩下了永无止境的灯火酒绿车水马龙。
金光瑶叹了口气,作为如今金家唯一正统的继承人,其实过得要比当初好上太多了,家族富裕,足以让他混吃等死,只是父母双亡,一下子接受了公司的管理让他疲惫。
否则也不会又做了曾经的噩梦。
约摸着是因为金光瑶迟迟没有回短信,蓝曦臣担心一个人住的金光瑶出了事,便打了电话回来,开口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语调。
“阿瑶,又做噩梦了?”
金光瑶顿了顿,他垂了眼睑:“只是想二哥了。”
今生他与蓝曦臣算得上竹马竹马,时过境迁,这个人似乎一点也没有变,只是可惜,他没有过去的记忆,其实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里带了隐隐约约的喜悦:“我还有半个月便回国了。”他停了一会,“我……我很想阿瑶。”
虽得了情话,金光瑶也没有再继续睡了,眼睛下一片青色,最近的他算得上流年不利,这不过是一个人出门转转,也会被人给偷了手机。
手机倒不是多重要,只是里面很多存档,十分重要。
金光瑶叹了口气,想着也只能算了,然后他瞧见了一个孩子,拿着他的手机,冲他挥了挥。
“想要拿回手机,就给我钱吧。”那个孩子对着他笑着,露出了虎牙,那只左手依旧完好。
“我给你钱,你跟我回家怎么样?”金光瑶握住了孩子拿着手机的手,擦了擦他那张脏兮兮的脸,“你一个人吗?”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家?我有住的地方啊。”孩子指了指不远处的孤儿院,“喂,你到底给不给钱啊,不给我可就把手机给捏碎了啊。”
“你吃过糖果吗?你喜欢吗?跟我回家,你就可以每天都吃了。”金光瑶蹲下了身子,带着诱惑的语气,哄骗这个曾经算得上朋友的人,他来了兴趣。
孩子瘪了瘪嘴,他当然知道糖果,那是只有别人来视察的时候,他才能吃到的,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跟你回去,真的会有糖果吗?”
“该不会,你是拐卖人口的吧?”孩子指出。
金光瑶失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我这样怎么会像是拐卖人口的呢?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你叫薛洋对不对?”
孩子点了点头,他拉上了他的手,拿过手机,打电话给了一个年纪够领养孩子人,去孤儿院那里办了手续。
金家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是领养一个孩子,这件事办了顺利。
刚跟着金光瑶回家的薛洋还有点拘束,后来知道他家也就金光瑶一个人便放开了胡闹。
“原来你也是一个人啊。”
“是啊,我们是一样的。”
蓝曦臣回国的时候,就是瞧见一个孩子没大没小地去抓着金光瑶的胳膊,似乎是在讨要什么东西,不喜欢被人多接触的金光瑶没有反感,只是笑着。
看到蓝曦臣回来了,他对着他点了点头,蓝曦臣走了过去,拉住了金光瑶的手,顺势亲吻了他的头发。
“我回来了。”他说,“这个孩子是?”
金光瑶那双好看的眼盯着蓝曦臣看了许久,大约是失了神,被薛洋给夺走了手里的糖果,金光瑶拍了拍手上莫须有的灰尘回道:“我收养的弟弟,薛洋,薛成美。”薛洋咬着糖果白了一眼金光瑶,没有说话。
冷清的屋子热闹了起来,金光瑶看着蓝曦臣和薛洋笑着,若是以后薛洋会遇到晓星尘他都一点也不会觉得巧合。
因为有些事,有些人,遇见便是命中注定。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