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薛】自作自受

霜降日👏
自作自受——薛晓薛
锁灵囊里的魂魄并未完全集齐,还少了最后一缕。
对死透了的薛洋而言,这是他可以投胎转世的唯一机会,待寻到晓星尘最后一缕残魂,他便得了救赎,前尘往事,一笔勾销。
于是薛洋开始了找寻,或是为了投胎,或是为了晓星尘,或者二者皆有。
也许是上天并不愿这么快便让薛洋消了罪孽,他无论哪里都找不到,只能在人世徘徊许久,又不知几年的春去秋来,久到就连那锁灵囊的魂魄都已经修复,足以化人。
可少了一缕魂魄的晓星尘,终究不是完全的晓星尘。
隔着远远,薛洋也曾看过那个人,他有着与他相同的相貌,相同的举动,可是只是一眼,他也知道,他还不算晓星尘。
这对于世人来说并没什么区别,事实上,薛洋也不知道晓星尘到底少的魂魄是什么。
又一年霜降,他总不知道为何会在这一天回到义城那间小小的义庄里,仿佛是成了地缚灵,被困在了那里,无法离开。
今年亦是如此,只是空气里弥漫着不同的气息。
一场能够灼烧灵魂的火就这么凭空出现,在曾经晓星尘的血所染过的位置。
透着火光,隐隐约约间,薛洋瞧见了一个人影,白布覆面,一身白衣已经被火给烧着了,可那个人似乎不自知,就这么坐着没有动。
“道长。”薛洋失神,唤了称呼。
“薛洋,你为何要寻我呢?”那人问。
这便是晓星尘最后一缕的魂魄了,存了对薛洋的所有情绪,好的坏的,对的错的,善的恶的,他那曾经被薛洋牵动的情绪化作了最后一抹没有回归的魂魄。
“你知错了?”晓星尘又问。
薛洋沉默着,没有说话。晓星尘问的不是他有没有后悔害死他,而是问他做了那么多的害人之事可有后悔,可有知错?他是懂晓星尘的。
他怎么会知错呢?就算重来一次,他还是那个薛洋啊。
“你还是没知错,真是死性不改。”依旧是冷淡的语气。
薛洋带着恼意,就这么想要冲过火,去拉晓星尘的手,可是火太热了,光是触碰,都满是疼痛。
他退后了一步,右手摸着左手被烧伤的地方,隔着火就这么瞪着晓星尘:“晓星尘。”
火已经烧到了晓星尘脸上的白布,白布就这么化成了灰烬落了下来,露出了那双空荡荡的眼眶,有什么红色的液体流了下来。
“你没有机会了薛洋。”他说,不需片刻,晓星尘的残魂便会被烧了一个干净,薛洋带不回晓星尘的残魂,自然也永远无法投胎转世再入轮回,只能在世间做个孤魂野鬼。
晓星尘总是比世人所想得要狠心。
他没听到回答,只听到了呼啸的风声,有人就这么撞入了他怀里,他看不见,却知道那个人笑了,大约是笑得露出了虎牙。
“谁爱做这孤魂野鬼谁做去。”穿过火的薛洋身上已经被烧伤了许多地方,他伸手覆上了晓星尘的脸,手背上都被烧得褶皱了。
“晓星尘。”薛洋的举动让晓星尘不解,他的脑袋抵在了他的肩膀,“我想你了,这句话不是说谎。”
晓星尘没有说话,直到最后也没有再说。
一场无人看得见的火轰轰烈烈烧了大半天,直到地上的血迹都被烧了一个干净,然后,火灭了,什么都没有变,可也什么都没有了。
灰飞烟灭,自作自受,这种结局对于薛洋而言何尝不是他自找的呢?
谁让他遇见晓星尘了呢?
还好,灰飞烟灭,再无轮回,薛洋再也不会遇见晓星尘。

评论 ( 15 )
热度 ( 106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