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病名为爱

题目和内容无关,瞎取的题目,医生道长X心脏病病人洋,算小甜饼的小号点文

病名为爱——晓薛

【一】

啪,一个水果砸在了晓星尘的身上。

站在病房的门口,晓星尘弯腰捡起了砸到他的苹果,瞧了一眼里面正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无奈地皱了眉头。

他夹着记录板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从桌子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苹果,又递回到了坐在病床上的少年手里。

“生气归生气,浪费食物可是不对的。”唇边的浅笑的弧度,隔着镜片也能看见他眼底的温柔。

薛洋接过了苹果没有吃,只是上下抛了几下:“我都说我不治了,我要回家了,小矮子你是真的听不懂吗?”

站在床边的金光瑶依旧是那副从容的模样,大概是觉得晓星尘的出现,他有了帮手:“你又胡说了,生了病自然该待在医院里,你让晓医生说说看,你能回去吗?”

“问他?我还不知道你们是一路人?你说说,又没找到合适的心脏,我待在这里有什么意义?”薛洋看了眼晓星尘便别过了头,“我的身体是怎么样的,晓星尘可是从小便知道了。”

晓星尘坐在了床上,伸手揉了薛洋的头,又冲着金光瑶开口道:“金先生要不你先回去吧,让我和阿洋说。”

许是确信于晓星尘的能力,金光瑶点了点头:“我已经让他们准备好了饭菜,到点会给你送过来的,你不许挑食。我就先走了。”

拿上椅子上的外套,随意地就这么搭在自己的手臂上,晓星尘送了金光瑶几步,在他离开的之后,关上了门。

“晓星尘,我要死了,你还看不出来吗?我要死了。”薛洋下了床,赤脚站在地上,他的手抓住了晓星尘身上的白大褂。

“不会的,不要说胡话了。”作为唯一且只负责薛洋病情的医生,晓星尘对于薛洋的病比谁都要清楚,“小时候在福利院的时候,你就喜欢这么说,你看,你现在不也活到现在了吗?会好起来的,我在这里。”

“我的心好疼啊,晓星尘。”

【二】

晓星尘第一次薛洋见到是在福利会里,他是刚被救回来的孩子,听说他被人打得受了重伤,有人报了警,警方知道他是孤儿便把他送到了这里。

按一般情况来说,这样的孩子性格要闷得多,可是薛洋倒是相反的性子,来了不过一个月,就把这个福利会闹了个人仰马翻。

福利院的老师看到他就头疼,渐渐地也不去管他了,只要一日三餐给他吃饱,就也不管其他了,以至于到了深秋的时候,薛洋还只穿着他来的时候的那身短袖短裤。

晓星尘从小就是个老好人,他瞧着这个孩子这样,自然是动了恻隐之心,拿出了他小时候老师给他的别人的旧外套,放在了薛洋的床头。

约莫着薛洋是个无所谓的性格,第二天瞧见了床头有外套也就穿了,偶尔还会欺负欺负别人,有些胆小的孩子总被薛洋给欺负怕了。

在薛洋又在抢别人东西的时候,突然有个孩子喊了起来:“你的外套是晓星尘的,你偷东西,你是个小偷。”

“我没有,我起来这件衣服就在我床头的。”薛洋气得红了眼睛,握紧以前被人弄断了小指的左手,拳头砸向了那个孩子的脸,他的鼻子见了血。

这件事惊动了老师,待到他赶到的时候,才把薛洋和这个孩子分开,薛洋站在一侧,咬着牙齿,带着几分恶狠狠。

跟着老师一起过来的晓星尘也隐隐约约在刚刚听到了他们的叫骂声,他看了眼老师,走过去拉上了薛洋的手:“是我把衣服给了阿洋的,他没有偷东西。”

刚准备教训一下薛洋的老师看着福利院最乖巧地孩子这么说,不由一愣,然后还是生了火气:“他是没偷东西,可打人也不对。薛洋,你今晚没有饭吃了。”

【三】

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和薛洋玩了,永远只看到他孤零零一个人,站在树下,踢着地上的石头。

有天睡在薛洋的身边的孩子被别人给领养走了,原本以为不会有人再来的薛洋却在夜里看到了那个之前给过他衣服的晓星尘,在他身边的床上躺了下来。

“都是因为你给了我衣服,所以才没有人和我玩了。”薛洋侧着身子,对着晓星尘开口,语气里满是埋怨的口吻。

晓星尘的手伸出了杯子,握住了薛洋的,薛洋的被子要薄些,他的手也带着凉意:“对不起。以后我会陪你玩的。”

有什么硬硬的小圆球从晓星尘的手里到了薛洋的手上,带着狐疑的目光,薛洋看着那颗在透过玻璃的月光下都闪闪发亮的糖果。

“这是糖果,很好吃的。”晓星尘笑了下,温柔至极,“给你吃了糖,你就不许再生气了。”

小心地剥开糖纸,薛洋把糖含进了嘴里,那时候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他掀开了被子,钻进了晓星尘的小被子里,脑袋抵在他的胸口。

“那个女人不要我了。”薛洋的头发蹭得晓星尘的脖子有些痒,“因为我的心脏有病,她说我快死了,所以她不要我了。”

“不会的,不会的。”看着用一颗糖便打开心扉的孩子,晓星尘伸手把他抱进了怀里,那是相较于薛洋而言,更暖的温度,“不会死的。”

晓星尘和薛洋就此纠缠到了十来岁,直到晓星尘的天赋被医界泰斗般的人物抱山散人看中,收为了关门弟子,薛洋则被他同母异父的哥哥给接回了不属于他的金家。

剩下的几年他们断了联系,直到心脏病发的薛洋被正好转院到了晓星尘的医院,而晓星尘正好是薛洋的主治大夫。

【四】

被金光瑶指定了的晓星尘不再为别的病人看病,只负责薛洋一个人,自然也就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陪着薛洋,医生照看病人再合理不过了。

“你一直吵着要回家,你想回家做什么?”还在陪夜的晓星尘坐在椅子上,帮薛洋削着苹果,薛洋也想自己上手,给晓星尘弄个他拿手的兔子苹果。

“我啊,想做的事情可多了。我想要去看日出,我想要去游泳,我想去游乐园玩过山车,我还想啊,去痛痛快快打场架。”

“你说的这些,除了看日出,别的你回去也不能做。”晓星尘放下手里的刀子,亲昵地刮了了薛洋的鼻子。

薛洋瘪了瘪嘴巴,就连吃到嘴里的苹果都不够甜了:“人生多无趣啊,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你有什么想要做的?”

晓星尘的手捧住了薛洋的脸颊,那张从小就好看的脸庞上,眼眸又明亮了几分:“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被晓星尘的话给弄懵了,薛洋直到几分钟之后才反应了过来,他拿着苹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这才笑了起来,露出了虎牙。

“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一如当初一样,晓星尘合衣躺在了薛洋的身侧,薛洋的脑袋抵在他的胸口,听着那颗砰砰跳动的声音。

他抬头对上了晓星尘的眼睛,微微泛红了眼眶:“我不想死的,星尘。”

“不会死的。”晓星尘回道,“因为,你还要和我在一起。”

【五】

一个月之后,薛洋配对到了合适的心脏。

薛洋不知道手术会不会成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会活多久,只是他真的很想和晓星尘如他所说的那样。

在一起,一辈子。

评论 ( 19 )
热度 ( 140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