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不给糖就捣乱

一个万圣节相关的摸鱼w
不给糖就捣乱——晓薛
晓星尘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瞧看到了那张依旧像孩子一样稚气的脸颊,似乎还带着几分喜悦的神色。
还没等晓星尘开口,他向他伸了手先说话了:“今天万圣节,不给糖我就要捣乱了哦。”
可以说很无赖了,这句话在这一天,晓星尘已经听了好几年,不过他没准备这么快就满足这个贪吃糖果的人。
“哦,那我不给你糖果你准备怎么捣乱啊?”晓星尘是笑着说这句话,薛洋倒是瘪了嘴,直接掀了他的被子。
薛洋像是威胁地说着:“你要是不给我糖,我可就要把这个房间弄得乱七八糟了啊,就比如把东西都弄到地上。”
门铃响起,晓星尘没有接薛洋的话,他站了起来,打开门看到隔壁家的阿箐穿着一身巫女的服装,笑着说:“道长,不给糖就捣乱哦。”
晓星尘回头看了眼坐在床上恶狠狠盯着他的薛洋,从放在鞋柜上的糖果罐子里,抓了一把糖果塞到了她的手里。
大概他又要生气了,晓星尘这么想着。
关上门的那一刻,一个枕头就这么砸了过来,不算疼,却正中了晓星尘的脸,在薛洋看来有点滑稽。
“快给我糖呀,不给糖我就真捣乱了呀。”薛洋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万圣节的打扮,是一件病服,病服上还染红色的液体,液体已经干了,褪成了干褐色。
“穿成这样还待在床上,等会我又有要忙了。”晓星尘说着却没有阻止薛洋,他也来了兴趣,把手上的枕头就这么丢向了薛洋,不偏不斜,和刚刚薛洋砸他的位置一模一样。
接下来是一场玩闹,枕头被子丢了一地,连衣柜的门都被打开了,被晓星尘整理好的衣服已经乱了,黑白灰的色调显示了晓星尘的无趣。
在床头柜上的相框也要被打下来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了下来,两个人凑在一起,有些气喘吁吁的模样,可以听到晓星尘的心跳声,薛洋更是涨红了脸。
不是害羞是热的,他像是准备戳一戳晓星尘的手臂,伸到一半停了下来,又收了回来,双手抱胸,别过了脑袋:“哼,你又偷偷摸摸去锻炼了,欺负我体力不如你。不和你玩了。”
“我才不稀罕你的糖呢。”
晓星尘听了薛洋孩子气的话,笑得眉眼都弯了,他这才从床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了糖果。
不止糖果还有巧克力,反正是薛洋最喜欢的种类,这不他看到的时候,那双眼睛都发光了,晓星尘还没递给他,他就准备上手去抢。
“都是你的,不用那么着急。”
“那是,包括你都是我的。”
薛洋拿着糖果,坐回了床上,晓星尘倒是收拾起了刚刚的残局,待一切理好,他拿了书坐在了放在窗台边的摇椅上,一抬眼就可以看到薛洋。
再转眼便是夜深了,离零点还差十分,鞋柜上罐子里的糖被晓星尘送了个干净,薛洋下了床,走到了晓星尘的身边。
他坐在地上,手扶着摇椅的边缘,抬眼对上晓星尘那双温柔的眸:“不给糖就捣乱哦。晓星尘,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我的糖?”
“我现在知道了。”晓星尘看了眼时钟,对着薛洋笑了。
零点钟声敲响,晓星尘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放着照片的怀表,照片里穿着病服的少年,笑着露出了虎牙。
房间里回荡着一个人的呼吸声。
“明年见,阿洋。”

评论 ( 19 )
热度 ( 78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