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遇“鬼”

另一篇文卡肉了,就换个脑洞写写,转世晓X执念化形洋

 

遇“鬼”——晓薛

【一】

八月的太阳毒得很,连树叶都仿佛被榨干了水分奄奄地耷拉着。

与外头相反,病房里倒是透出一丝冷意,床上躺着一个小人,眼睛上蒙着一层白布,看起来像是个瞎子。

坐在床边的小女孩脚碰不到地,在空中晃着,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咬了一口:“你莫不是又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否则,师傅怎么又蒙了你的眼睛。”

晓星尘笑了下,手指摸了摸白布:“还能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不过是跟着师傅去帮别人除了邪气,师傅瞧我突然倒下了,不放心这才又蒙了我的眼睛。”

“谁让你有双天生的阴阳眼呢?”阿箐别过头看着晓星尘,“你瞧瞧我,天生白瞳,都说是异象,一天也能看到几回那东西,你倒好,根本控制不住,当然得蒙着了。”

“也不知道这回又是什么东西缠上你了,我记得上回是不是个孩子鬼?那种夭折了的小鬼最是磨人了。”阿箐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苹果递到了晓星尘的嘴边,晓星尘闻到一股清香也就咬了一口。

“师傅说除不了,应该不是鬼。”晓星尘答道,“想来是师傅多心了,你也知道我们做道士的不比旁人,对这种事总是迷信得很。”

阿箐不接话,自顾自地把手里的苹果啃了个干净,这才跳下了床开口说道:“这种事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是因为瞧着你好看,所以才缠上了你。”

【二】

夜半时分,哪怕是盛夏也减了几分热度。

阿箐年纪也不大,当然不会陪夜,空荡荡的病房只剩下了晓星尘一人,随意地吃了些饼干,也就算吃了晚饭了。

躺在床上的晓星尘闲来无事,谁也不知道他的枕头底下藏了本书,他解开了自己眼上的白布,想着今天差不多就可以把书给看完了。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对上了另一双宛若黑珍珠的眼睛。

晓星尘自然是被吓了一跳,却在下一秒平静了下来,他对着那双眼睛的主人笑了下,温柔极了:“你便是这次缠上我的鬼?”

那鬼坐在了晓星尘的身上,看起来年纪不大,约莫着六七岁,他歪着脑袋像是听不懂晓星尘的话。

突然他摇了摇头,飘到了晓星尘的身边:“我不是鬼哦,当然好像也不是人,我也说不清我是什么。”

“早些年的时候,我遇到过另外一个人,他和你长得很像,大概是你的前世吧。他说我是执念化形,非人非妖,不知道我会不会害人,便把我给封印了。待我再醒来就看到你了。”

“那你的执念为何?一般消了执念,你也就可以转世投胎了吧。”晓星尘不知道为何对这个“鬼”,一眼就生了好感。

他眨巴了两下眼睛,笑着露出了虎牙:“我只是执念,哪能投胎转世啊。而且我也早就不记得我的执念为何了。你唤我阿洋吧,之前你的那个前世就是这么叫我的。”

晓星尘点了下头,他唤了声:“阿洋。”那笑容大概能让天色都明媚几分。

【三】

阿洋是属于晓星尘的秘密。

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思,晓星尘没有把阿洋的存在告诉别人,包括他的师父,至于同样是阴阳眼的阿箐也看不到阿洋,自然也不知情。

转眼便是七八年,日子过得普通,也就没特意去数天数,执念化形的阿洋似乎是为了晓星尘而存在的,除了晓星尘的身边也没去过别处。

这倒是个好现象,若是阿洋做出了什么坏事,晓星尘这么个正义凌然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阿洋。

“你瞧着还是几年前的样子。”晓星尘抿了一口水,抬头笑着看了眼阿洋,二十三岁的他虽然还没出师,却已经单干一段时间了。

阿洋在晓星尘的身边绕圈,他似乎是亲了一下晓星尘的脸,可实际上,他根本碰不到晓星尘的身体。

“你倒是和你的前世越来越像了。”阿洋看到了柜子上的糖果,神情透出了喜悦,“晓星尘,快给我颗糖果。”

无实体的阿洋是吃不到真实的糖果的,晓星尘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用了张符咒把糖果烧了个干净,下一刻阿洋手里多了一颗糖果。

他欢喜地剥开了糖纸,圆圆的糖果让阿洋的脸颊鼓出了一块:“晓星尘,如果我实现不了执念,你是不是要缠我一辈子呀。”

“明明从一开始,就是你缠着我的吧。”晓星尘说笑着,倒是没怎么不满,“不过,这样一辈子也挺好的。”

【四】

又是十年,三十三岁单身的晓星尘看起来依旧年轻。

阿箐是他的师妹,早些年嫁了人,她家那位是个警察,不信怪力乱神,她本来也没搞出什么名堂,也就不再从事这个行业。

近日,阿箐说她家孩子上学的地方有点不对劲,找了晓星尘帮忙看看,在这一点上,晓星尘总是要比阿箐要厉害些。

空气里带着几分阴气,晓星尘皱了眉头,他的身侧的阿洋看起来面色也不是太好,素来嬉皮笑脸的阿洋,此刻却是苦着张脸。

“晓星尘,我们回去好不好?”阿洋突然开口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不太好。我们回家好不好?”

“阿洋是在担心我吗?不要紧的。虽然看上去有些棘手,不过我应该处理得来。”晓星尘回了个阿洋安心的笑容。

“不是......我不知道,我说不清。”阿洋有些着急,他盯着那团黑雾心里一顿,“我不想......”

今天的话阿洋总是说得颠三倒四,晓星尘也没太放心上,待晚上回家给他些糖果,也就没事了。

打起精神的晓星尘很快处理了情况,找了几个人在附近挖出了一具尸骨,尸骨早就已经烂了,似乎还是个残疾,少了左臂的骨头。

重新寻了处好地方,埋了下去,再贴上几张符咒,也算处理了一件事,阿洋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晓星尘的背后,神色温柔。

像是想起了什么,晓星尘在那个新坟上放了一颗糖,同时他听到了阿洋唤了他的名字,大概是不开心自己的糖给别人了。

晓星尘笑着说了阿洋的名字,他转过了头,还想再说几句讨好的话语,却没有看到那个早就看了十几二十年的身影。

“阿洋?”

【五】

我唯一的执念,你再给我一颗糖。

评论 ( 19 )
热度 ( 142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