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众生皆苦

突然想到的一个小片段,大概是蓝大偷偷摸摸救下了瑶妹←有点迷的双十一贺文
众生皆苦——曦瑶
门开关的声音格外明显,随之而来的是饭菜的香味。
坐在床上的人也起了身,穿了一身白色的里衣瞧着身形有点单薄,眉间的朱砂已经没了,脖子上缠着白布,隐约还透着些血色。
金光瑶看到来人,唇边是挂着笑的,可是想要开口的时候,却又闭上了嘴,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
蓝曦臣没听到金光瑶的招呼,也没多放在心上,许是他喉咙还没好,不能说话,又或许他是不想叫了,把饭菜放在了桌子上,他又体贴地给金光瑶倒了些温水。
“你吃完,我晚些时候会来收的。”语气依旧是如前的温柔。
醒来至今已一月有余,金光瑶从来没有问过蓝曦臣为什么要救他,蓝曦臣也从来没有告诉他,就如同有些事,从一开始,他们就心知肚明,可还是藏在了心底,烂在了肚子里。
说出来也没用的话就不必说了,做个糊涂人,比做个聪明人简单多了。
“再过些时候,等你好了些,我会给你些盘缠,从今往后,你还是不要再出现了。”蓝曦臣发起提议,金光瑶点了点头,算作认同,离开之于他之于蓝曦臣都是最好的选择。
蓝曦臣每日会给金光瑶送一日三餐,日子平淡却透着温馨的意味,转眼又是两个月了,哪怕奢望时间更长些,可一切总有尽头,到了便是到了。
放了换洗衣衫和盘缠的包袱放在了金光瑶暂住小屋的桌子上,金光瑶摸着包袱,垂了眼睑,没了笑意。
蓝曦臣嘴角还是熟悉的弧度:“从此天大地大,你好自为之。”
一时间,金光瑶心头百转千回,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交织在了一起,酸了眼眶,却没有哭,他只是盯着蓝曦臣,用沙哑的喉咙唤了声:“二哥。”
“以后便没有金光瑶也没有孟瑶了,自然也没了什么二哥。”温柔的人总比别人想象地要更狠心些,金光瑶是懂蓝曦臣的,他抿了下唇,随即又笑了。
那笑容比春色还要明媚几分。
“是,我在此谢过蓝宗主了。”金光瑶弯腰行礼,语调里带着疏离。
第二日天还未亮,金光瑶便走了,蓝曦臣没有去送他,只是他的房间里,被丢了一地的废纸上,写满了今日离去的那位故人的名字,他站在窗口,看着外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宛若丢了三魂七魄。
街头摊贩叫卖着东西,带着斗笠的金光瑶,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下。
“这位公子,要不要买上一份糖果?”小贩喊着,鬼使神差之下,金光瑶掏出了几个铜板,买了一袋。
是粗制滥造的糖果,只有甜腻的味道,若是薛洋还活着,大概合了他的口味,金光瑶觉得糖有些苦了,却没吐掉。
猛然,他转过头了,看向了他的来路,他已经走很久了,没有那间小屋,只是隐约还看得到点云深不知处。
他停了脚步,因不知去处。
“众生皆苦,而你也终究不是我的糖。”

评论 ( 22 )
热度 ( 127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