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最后一个

昨天就想写的一个东西XD现代Paro,洋洋黑道然后道长是他床伴【小情人】,然后道长被洋洋的仇敌给抓了的前提

最后一个——薛晓
镣铐锁在了晓星尘的手上,他整个人被吊了起来,一年前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此刻他却成了一个人质,只因他如今是那个掌管这个区域的薛洋的床伴。
无关情爱,只是床伴,这是晓星尘给的定义,在他看来薛洋也没有表现出多喜欢他,只不过是因为他不会随意地掺和,安静听话,便多留了他一段时间。
他觉得薛洋没多喜欢他是真的,而他忍不住对薛洋动了心也是真的,所谓互补,他会被薛洋吸引理所当然。
他的唇边是一块青紫,脸上五指的红色掌印明显,他扯出一个笑:“别白费力气了,薛洋是不会来的。你以为他会为了一个床伴而冒生命危险吗?这不可能。”
语气里透着笃定,而站在他面前的人,脸扭曲了一下,早前他被薛洋夺去了地盘,几乎被逼到了死角里,他气得牙痒痒。
那人上前捏住了晓星尘的脸颊,随即又反手给了他一个巴掌,声响在空荡的房间格外明显。
“说不定,你的床上功夫足够让他满意,会让他愿意为你冒一下险。”他拉扯着晓星尘的头发,“你可是在他身边最久的一个人了。”
不过是无意的接触,却招惹了薛洋,这大概可以算作一种不幸。
“我不是第一个,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晓星尘吐了口血沫,唇上染了血,看起来却是更好看了些,就如同薛洋曾经在床上的时候,也喜欢把他折腾得凄惨。
“不如,你来服侍服侍我。说不定我满意了,也会放了你。”那人露出了贪婪的神色,说着,他就想要亲吻上晓星尘的唇,被限制了动作的晓星尘,只觉得一阵反胃,几乎是要吐了。
一颗子弹却在下一秒打中了那人的手臂。
“打偏了。”是懒散的声音,晓星尘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薛洋正靠在门框上,把玩着他手里的枪,“下一颗不会了。”
“薛洋!”那人气急败坏地拿出了手上,手臂上还在流血,他的手指有些颤抖,在扣动扳机的那一刻,薛洋用着连晓星尘都没有看清楚的速度,夺下了那人的枪。
而他手里的,却抵在了那人的太阳穴上。
胜负已分。
嘭,红色在地上绽开了花。
那个脸上还沾着血的人,突然伸手拥住了晓星尘,他的枪被随意地丢在了地上,他的肩膀有些颤了,晓星尘却一时间不明白薛洋的举动。
薛洋也会怕吗?晓星尘不知道,可是那双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他看到了,薛洋的眼睛里有失而复得的喜悦,有抹不开的担心,或许还有他从来没在他面前展露过的喜欢。
“没有下一次了。”薛洋抱着几乎遍体鳞伤的晓星尘,他凑在他的耳边,一字一句说的认真,“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你要乖乖地待在我的身边,我会看住你。”
“薛洋,你喜欢我吗?”晓星尘突然问了声,他的声音很轻,可是薛洋却听得清楚。
薛洋一时间没有回答,只是抱着晓星尘更紧了些,他埋进了晓星尘的颈窝里,然后晓星尘听到了。
他说。
“你会是最后一个。”

评论 ( 9 )
热度 ( 82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