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终点

大晚上才有文力……现代paro,已经同居了←

终点——薛晓
那是一条极度崎岖的道路,仿佛一眼看不到尽头,只剩下了两边的树一路蔓延了过去,叶子繁密,几乎遮住了天空,光一点也透不下来。
站在路口的薛洋咽了一下口水,他无意识地抖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却跌了一个踉跄。
一扭头,发现背后的路竟然开始坍塌,地面化作了尘土落入了地底,那声音刺耳到鼓膜都要炸裂,薛洋愣了一会,裂缝几乎就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站了起来,随即飞快地奔入了小道。
这只是一场梦,薛洋是清醒的,可是他醒不过来,只能陷在梦里。
剑的银光一闪,千百支剑向他飞了过来,却宛若知道他的存在一般,一一与薛洋擦肩而过,唯独最后一把剑刺中了他的左臂。
梦里是没有疼的,只是血流了一地,耳畔又响起了地裂的声音,薛洋来不及多想,然后,他奔了起来,直到再也听不到声音。
刚喘息了一秒。
无数不知来处的手抓住了薛洋,拉扯着他的四肢,仿佛要把他拆成几份,薛洋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身体扭曲到变形,看着手幻化成了黑影,他们嘶吼着,却发不出声音。
薛洋开始慌了,他挣扎着,手臂上的伤口又出了血,比思想更快的是他手上的动作,他拔出了手上的剑,砍向了黑影,决绝果断极了。
黑影大概是害怕的,剑还没有碰到他们,他们像是惊弓之鸟,已经退了大半了,还有少数,也是只敢离了薛洋好几步,生怕自己成了剑下亡魂。
“有本事再来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梦,为什么不醒啊。见了鬼了。”薛洋拿着剑乱挥了一气,黑影不敢靠前了,薛洋就这么挥着剑,跑出了老远。
这里的树长得似乎没之前的好,叶子开始稀疏,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了地上,形成了一个个光点。
连空气里都带上了几分暖意。
那是车轮转动的声音,伴随着碾碎东西的响声,明明不是薛洋在车轮底下,他却只觉得手指仿佛丢了一根,这种感觉并不好,甚至有几分莫名其妙。
薛洋捡起了地上的石子狠狠地丢向了声音的源头,那是一声青年的咒骂声,薛洋觉得轻快了些,甚至忍不住微笑了下,露出了虎牙。
接下来的路薛洋就几乎是晃荡着走过去的。
路越发平坦,光越发得足,以至于薛洋甚至被光闪了一下眼睛,然后他透过指缝了,瞧见了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
那个人站在路的尽头,向他伸出了手。
铃声响得不是时候,梦里的薛洋还没有碰到那人的手,就被拉回了现实的世界里,他睁开了迷糊的眼睛,盯着身边的人,这才满意了些。
他拉过了晓星尘,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手不安分地在他的身上滑动,于是晓星尘也醒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抓住了薛洋的,与他十指相扣。
“一大早上就乱来,不去上班了?”晓星尘问。
薛洋许是因为做了大半晚上的噩梦,眉眼里透着疲倦,他不回答晓星尘,只是自顾自地有吻上了上去,直到晓星尘软下身子配合。
“我做了一个梦,发生了很多事情。”薛洋说道,顿了一会,“我怎么也醒不过来,还好,你出现了,你向我伸了手。可我还没碰到,梦就醒了。”
晓星尘知道薛洋还没睡醒,说了许多乱七八糟的糊涂话,只得讨好着:“我在这里。”
这句话满足了薛洋,他窝在了晓星尘的颈窝不动了,不知过了多久,他含住了晓星尘的耳垂,暧昧不明地问了句:“你知道我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吗?”
“怎么想的?”
“晓星尘,你是我的终点。”

评论(4)
热度(62)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