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曦瑶】【ABO】乍暖还寒【4】

晓薛曦瑶四人重生向,主cp在夔州就被带道长走的洋洋X提前下山的道长,副cp暗中帮瑶妹的蓝大X无妻无子的瑶妹

道长蓝大A【乾】,洋洋瑶妹O【坤】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文:1   2  3

乍暖还寒【4】——晓薛/曦瑶

彼时已是霜月了,外头的天有点冷了,屋子里点了炭火,可烧了一夜也差不多了。

薛洋觉得有点冷了,无意识地往晓星尘的怀里钻了钻,贴上了暖和的躯体,这才满意地动了两下,这一动,晓星尘倒是醒了。

一双眼盯着薛洋逐渐透出了笑意,薛洋比他矮了些,如今缩在他的怀里倒是显得更小了,晓星尘换了一个姿势,好让薛洋睡得更舒服。

这一切都是当初不敢想的事情,而此刻薛洋却是安稳地在他身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晓星尘觉得手有些麻了,薛洋才迟迟醒了过来,迷糊间他对上了晓星尘的眼睛,仰着头就亲了上去。

“一大早上就胡闹。”晓星尘搂住了薛洋的腰,生怕他会掉下去,“可是觉得有些冷了,我再去加些炭火?”

“去加什么劳什子的炭火,外头都日上三竿了,若是一整天赖在这客房里,那小矮子又要碎碎念了。”薛洋拉了下自己身上的被子,好把两个人给裹起来,“你是不知道,当初小矮子是怎么念叨我的,我都听得头疼了。”

“别的不好说,若是让你收敛些,那应是对你好的。”晓星尘似乎也想起了当初的事情,“若是那时候金先生没阻着你,你会如何?”

“那当然是当时就和你们杠上,惹得你们不痛快了呗。”薛洋说得无所谓,往事早已烟消云散了,此刻说来,竟然也是云淡风轻。

晓星尘自然知道薛洋没胡说,十足十的真心实意,也只得叹了气:“你瞧你运气多好,早年金先生管着,以后会有我管着。”

“这算哪门子的运气好,明明是当初运气坏透了,上天都看不下去,这才送了我几分好运。”薛洋软了身子,压上了晓星尘,“就怕上天那不长眼的,又收回去了。”

晓星尘的手覆上了薛洋的嘴,他摇了摇头:“你就切莫胡说了,往后我所有的运气,都归你了。”

你的运气也没好到哪里去,薛洋想要这么对晓星尘说,可是看着晓星尘认真的神色,他把话咽了回去。

他拉下了晓星尘的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带着几分亲昵地语调,蹭了下他的脸颊:“好,你就是我的运气。”

早餐的时间已经过了,金光瑶知道薛洋的习惯,给他留了些甜食,晓星尘是不怎么爱吃的,不过吃了两块就停手了。

“小矮子,你当真不和我们一起去云深不知处?”薛洋凑在了金光瑶的身边,轻声问了句,那边蓝曦臣在喝着茶,稳坐不动。

金光瑶转头看了眼蓝曦臣,略微弯了下嘴角的弧度:“往后总还是有机会的,怕是再过些年头,你就要去云深不知处找我了,那里可没这些个糕点。”

“云深不知处的无趣我当然是略有耳闻的,也就你为了个人,断送了逍遥快活的机会。”薛洋说着又吞了块桂花糕,“你往后过去,可记得把厨子给带过去。”

“那便不知道你以后来看我,是真看我,还是为了这些糕点了。”金光瑶整理下薛洋吃干净了盘子,“话说回来,你又何尝不是早早绑定了呢?晓星尘也没比我家二哥好几分吧。”

“哦,你家二哥。”薛洋拉长了音调,“是了,你可早就入了蓝家族谱了,怎么不是你家二哥啊。”

金光瑶点了下薛洋的脑袋:“你啊。什么时候也会打趣我了,看起来是被晓道长给宠坏了,以前也不是这个脾性。”

“那我以前是个什么脾气,你倒是说说,说得我开心了,我就......”薛洋卖了个关子,金光瑶也不提问,只是挑了下眉,“我就不打趣你了。”

“你能是什么脾气,坏透了的脾气。”晓星尘揉了下薛洋的脑袋,刚开始薛洋声音还收敛了下,后来也就随便说了,也不知道晓星尘到底听了多少。

薛洋听了话,瘪了瘪嘴:“你怎么也帮着外人。”

“因为你又不听话了。”晓星尘拉着薛洋站了起来,声音徒然就低了下去,也不知道晓星尘又对着薛洋说了什么。

瞧着薛洋的表情,金光瑶被逗乐了,这时他耳边传来了蓝曦臣的声音:“为了我断了逍遥快活的机会你当真愿意吗?”

金光瑶笑了,他转头看着蓝曦臣,略微招了招手,示意蓝曦臣低下头,他凑在了他的耳边说道:“那些常人说的快乐,那里比得上待在二哥身边呢?”

评论(26)
热度(27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