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长眠

摸个曦瑶的鱼,今天晚上灵感爆棚w

长眠-曦瑶

迁棺的时候蓝曦臣是去盯着的。

聂家曾经的家主和那害死了他的人断然不可能放在一个棺材里,莫说聂家的人不会同意,那明面上光明正大的正派也是不会那么容易算了的。

镇压了聂明玦身上的戾气,后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聂怀桑好生安排了些,那排场可谓是大得很,毕竟这是第二次了,聂明玦也该是入土为安了。

与聂家相反,金光瑶倒是显得落魄了些,只有金凌一人前来,那尸骨就被随意地放在了一个棺材里,看起来是聂家放进去的,金凌站在一旁,迟迟没有上前。

他似乎是想要说什么的,却是抿着唇不说话,生怕下一秒露出一个哭音给别人笑话了去。

如今他是金家的家主了,不再是那个可以仗着舅舅和小叔叔乱来的孩子,现在他要撑起自己的天了。

“想来也的确就你一人会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蓝曦臣站在了金凌的背后,那个素来以温柔示人的翩翩佳公子此刻没有笑容。

金凌看着蓝曦臣没有接话,蓝曦臣也熟悉金凌的性子,遭遇如此大变,又能指望金凌有什么好心情来应付人呢。

“你说,他会愿意我来看他吗?”他用了他这个字眼,不是三弟,不是阿瑶,就是这么冷冰冰的一个他字,硬生生隔开了一个世界。

“......小叔叔怎么会不乐意呢?”金凌瞪着眼睛,却是红了眼眶,纵使明知道金光瑶做了那么些错事,他该恨他的,可那些年的疼爱不是假的。

他不是绝情的人,这许是随了他舅舅的性子。

蓝曦臣走到了棺材旁,没有往里头看,他知道他看不到那个风华正茂的人,只会看到枯骨一具:“你还愿意叫他小叔叔,他应该是高兴的。”

“最后一次叫了,往后想叫也叫不着了。”金凌垂了眼帘,“小叔叔是不能进金家祖坟的,只能在外头找个地方。”

“他应该也是不愿意进金家祖坟的,外头找个风水好的地方也挺好。”蓝曦臣抓住了棺材盖,冲着金凌那头说道,“来搭把手吧。”

迟疑了好半刻,金凌才动了,棺材盖不轻,可对于两个练武的人来说还是可以用轻而易举来形容的。

那个曾经眉间朱砂,指点天下的人,此刻安静地躺在了棺材里。

“早些年的时候,他向我抱怨过,晚上总是睡不好觉,一到夜里,就一阵阵地冒冷汗。我找人给他配了个药方,听说后来便是好多了。”

金凌不明白蓝曦臣说这些话的意思,只是听着,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本以为早就好了,却不曾想,后来他停了药没多久,便又复发了。”蓝曦臣说的话着实是没头没尾,“秦愫学了些按摩的手法,睡前给他揉揉,才能换一夜好眠。”

“如今这些个事都不需要了。”蓝曦臣竟是笑了,他的手抚摸着棺材,半张脸影在阴影里,金凌看不真切,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笑着哭了。

“我的阿瑶。”那是略带哽咽的语调,“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故人入土,从此长眠。

评论(12)
热度(212)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