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不做噩梦的方法

一个小摸鱼,几天不写就手痒,养成←现代paro,道长养洋洋

不做噩梦的方法——晓薛
南方的冬天,不过八九点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那是市中心,天上看不到几颗星星,那商店外头的霓虹灯却是耀眼极了,仿佛是在争奇斗艳,唯有这样才能吸引到夜出的顾客。
一家小酒吧的门被推开,可是站在门口的人却没有进入,他们拉扯着一位穿着白衬衫的青年的衣服,青年似乎有事婉拒了友人的邀请,一个人便离开。
钥匙扭开了家门的锁,房间没有开灯,只有电视机的声音在作响,取暖器发着橘红色的光照着沙发,一个约摸七八岁的孩子光着脚,盖着个小毯子,睡在上面。
青年瞧着孩子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略微地笑了一下,他坐到了沙发上,让孩子枕在了他的腿上,孩子被动了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在看到青年的那一刻,孩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几乎是几秒的时间,他就爬了起来,然后抱住了青年,搂住了青年的脖子,整个人窝进了青年的怀里。
“哥哥,回来了啊。”薛洋的语气带着几分喜悦,那张稚气的脸更可爱了些,“哥哥,我刚刚做了个噩梦,梦到哥哥不见了。”
“我怎么会不见了呢?”晓星尘又搂紧了薛洋些,亲昵地亲了下薛洋的脸颊,“你一定是又看了些奇奇怪怪的电视剧,否则怎么会做噩梦呢?”
“虽然是个噩梦,哥哥不见了,可是梦里的哥哥穿着古代的衣服,很好看,就像……就像之前,我们一起看的那个神话剧里的神仙一样。”薛洋赖在晓星尘的怀里不肯起来,“梦里的我也很好看。”
晓星尘被薛洋的话给逗笑了,他勾了一下薛洋的小鼻子:“你呀,是是是,我家的阿洋最好看了。”
“可是哥哥,我生气了。”薛洋敲了一下晓星尘的背,根本没用什么力气,晓星尘也知道这生气的表达里,撒娇占了绝大的成分,“你明明说好,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吃饭的,却只让宋坏蛋给我送了晚饭,他做的又不好吃,还没哥哥做得一半好吃。”
“你这话若是被子琛听去了,他可又要罚你做俯卧撑了。”晓星尘揉着薛洋的头发回了一句。
听了晓星尘的话,薛洋鼓着张脸,随机却又是笑了起来:“反正只要哥哥喜欢我就好啦,只要哥哥不说,他是不会知道的。”
晓星尘自然是不会特意去找宋岚的不痛快,也不会特意让宋岚去惩罚薛洋,只是又换了个话题:“阿洋刚刚睡了多久,还要继续睡吗?”
“还是困呢?”薛洋打了一个哈欠,揉了下眼睛,神情里都带着几分困意,“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要缠着哥哥一起睡,也不害臊。”
“和哥哥一起睡,我为什么要害羞呢?再说了,只要和哥哥一起睡,我就不会做噩梦了。”薛洋神色带着认真,晓星尘觉得奇怪,也没有追究,“只要你在我身边。”
青年抱着孩子躺在了床上,他拍着孩子的背,哄着他睡觉,孩子大概真的没有做噩梦了,就连嘴角都带着浅浅的笑。
不做噩梦的方法,与重要的人一起入眠。

评论(5)
热度(13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