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入梦

一个摸鱼,我的起名废大概是好不了了,就是道长复活之后梦到洋洋XD

入梦——薛晓薛
会梦到薛洋,晓星尘当真是一点也不意外,从他复活醒来不过短短半月,此时才梦到薛洋,在晓星尘的预计里着实已经晚了许多了。
面前的人依旧是当年惊鸿一睹时候的模样,带着那么几分稚气,哪怕是明知道他作恶多端,仍旧无法否认,那张脸可以说是极其讨喜了。
梦到的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只是梦呢?
薛洋歪了歪头,冲着晓星尘笑了下,便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他似乎是快乐的,笑容一直挂在他的脸上,露出一双虎牙,年纪看上去就更小了些。
“道长。”那人脆生生地叫了他一声,晓星尘猛得抬眼,就对上了那个人的眼睛,大概是看到了他看他,那双眼更是亮了些,于是他又叫了声,“道长。”
“我们今日买什么菜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薛洋的另一只手臂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菜篮了,他问着晓星尘,好像只是在问最寻常的话语,晓星尘皱了皱眉头,大概是不想回答,翕动了好几下嘴唇,这才发了声音。
晓星尘说:“我不想吃。”
“不吃可不行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之前听别人说的,道长莫不是也要学那小姑娘变得苗条些?”薛洋伸出食指晃了几下,“我觉得道长可不需要这样,道长现在就已经很好啦,肥瘦正好。”
“过了冬天,就可以上市场上去卖了了。”这是句打趣的话,若是往年的晓星尘怕是已经被逗乐了,可是此刻他却只是沉默地看着薛洋。
“你已经死了。”晓星尘冲着梦里的人,说出了真相,“你已经死了,你罪有应得。”
下一刻,缺了左手小指的双手,就这么掐上了晓星尘的脖子,丝毫不带着一丝刚刚的温情,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
薛洋的手指渐渐收紧,他盯着晓星尘却是笑了起来:“我罪有应得?凭什么呢?你这么善,你这么好,我当初被欺负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现呢?你们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那我受苦的时候,神明在哪里呢?”
如果薛洋活着,应当也会这么问吧。
被掐住的脖子并没有窒息感,毕竟这是晓星尘自己的梦境,压在他身上的人,却已经徒然变小了,约摸是七八岁的年纪,小小的手掐着晓星尘的脖子,有些可笑。
薛洋一遍遍地重复着问题,久到整个梦境成了黑色,只剩下他和晓星尘两个人,晓星尘就盯着他,没有回答,而眼睛一片清明。
“你错了。”
或许晓星尘是唯一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
霜华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边,锋利地剑刃刺进少年的胸膛,衣服上绽开了红色的花。
“你错了。”宛若高高在上的神,宣判了薛洋的罪行,这位素来以温柔以善良示人的道长,看着面前的人消散成了灰烟。
他握着霜华的剑柄。
“我又何尝对了呢?”
晓星尘是被阿箐给叫醒的,一睁眼就对上了阿箐特有的一双白瞳,他笑了下,揉乱了阿箐的头发,天已经亮了,窗户外头也传了热闹的人声,梦自然也该醒了。
晓星尘从床头给了阿箐一个袋子,袋子不多不少装着半个月分量的糖。
这或许是他本来要给谁的,又或许只是晓星尘习惯了便不小心忘记,糖果已经不需要了。

评论(4)
热度(64)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