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诺亚方舟(上)

末世丧尸paro,丧尸洋X领队晓

诺亚方舟(上)——薛晓

【一】

明明是腊月,天上的太阳却灼热得宛若是夏季,连日的四十度高温灼烧着大地,草木已经奄奄得了,人们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哪怕是最吝啬的人空调也二十四小时开着。

人们都说这是见鬼的天气。

于是,他们真的遇见了鬼。

那是腊月的最后一天,天徒然就冷了下来,正午的时候还觉得舒适,夜晚就直接降到了零下。

巨大的昼夜温差折磨着无家可归的人们,没有人知道,那一夜到底死了多少人。

黎明之时,太阳没有升起,那是极致的黑暗。

——末日降临了。

安稳躺在床上人突然咬向了自己的爱人,病床上临死的病人突然坐起来,动物们狂叫着,带着恐惧。

他们身体上的皮肤开始裂开,眼球开始混浊,血腥对于他们而言是最佳的开胃菜,他们撕咬着活人的血肉。

就像是影视作品里描绘的样子,他们行动他们嗜血没有思想,他们是丧尸。

就像古老的的传说里,神厌恶人类的贪婪无知,向这片大地播撒下了灾难,无力的人们在灾难里死去,唯有一些人得到了神的宠爱,他们得到了异能。

这样的宠儿,后世的人类这么称呼他们——诺亚,神获许生存的人。

c市这座繁华的城市,在短短的半个月里就覆灭了,密集的人口加速了灾难的产生,幸存的人们在交出了物资之后跟随着军人的脚步前往所谓的安全区。

而交不出物资又无法跟着离开的人被丢在了这里,末世到来,弱肉强食,法则已然改变,有的人学会了适者生存,有的人没有死在了丧尸的口里,却死在了法则之下。

曾经灯红酒绿隐藏下的贫民窟成了重灾区,腐烂的尸骨混杂着弥漫在空气里血腥味,带来了令人作恶的味道。

那是濒临倒塌的筒子楼,丧尸们在楼道里穿行着,连接天台的中间有一间阁楼,零零散散的空罐子空袋子已经堆了一地了。

躲在阁楼角落的少年拿着手里的仅剩下的一袋过期的面包,听着楼下丧尸们的嘶吼,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有着出奇的镇定。

死亡没多可怕,活着才可怕,只是他还不想死去,他还有仇没有报,所以他不能死。

吃完最后一口面包,他把袋子随手一丢,推开通往天台的门,外头已经是早上了,太阳挂在空中,天台上积了一层灰色的雪,

少年脚上的鞋子是开裂的,他的脚几乎陷在了雪里,冷得他双脚通红,沿着天台的边缘,他跳上了另一个筒子楼的天台,就这么重复了几次,他到达了贫穷窟的偏远,隐约他可以看到远一点的地方,有一家超市。

超市的东西几乎已经搬空了,少年只能拿了一些不见饱的东西稍微填一下肚子,若不是这块地方人都死了差不多了,也不会还剩下一些东西。

也算是运气好,他甚至找到了被丢弃在角落里的糖果,劣质的糖果泛着酸甜。

吵闹声突然占据了他的耳朵,那不是丧尸发出来的声音,那是人类,可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远比丧尸可怕。

“真是见鬼,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一个看起来就像混混的人骂骂咧咧地喊了一声,随即响起了许多附和,他们骂虽骂着,收东西的手却是没有停下。

少年隐藏在黑暗里,手里头拿着刚刚才找到的一把水果刀,全新的刀刃在暗处闪过了一丝光。

脚步声逐渐向他接近,少年缓慢低下了身子,身体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像是要奔跑的猎豹,在几息之后他冲了出去。

水果刀就这么刺进了那个大人的身体里,这是个假动作,少年并不是想靠这么一把水果刀去杀死那个人,他需要的是逃脱的时间。

他用力地踹了一脚那个大汉,大汉叫了一声,少年拿着一袋子之前就收好的食物,就往门口跑了过去。

外面突然暗了下来,细碎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什么包围了这个超市,少年暗叫不好,只好转移了目标,选择重新隐蔽。

那群混混们自然也听到了声响,也知道之前刺伤了一个大汉的少年还没有离开,应该是人声和血腥味吸引了那些丧尸。

真倒霉。

生的意志让混混生出了些力气,超市的柜子被他们搬了起来,挡住了超市已经有些坏掉的玻璃门。

可是受伤的人却是不能留下来了,之前还生龙活虎的大汉,被他曾经的同伴推出了门外,决绝到不带一丝同情。

被他们认为引来这场灾难的少年也没有逃过这场厄运。

角落里,他们发现了少年的踪迹,几双手就这么抓住了少年,少年吼叫着挣扎着,却还是落了下风。

混混抓住了少年的四肢,一直都没怎么吃好的少年天生力气再大,也抵不过四五个成年人,他被捆住了手脚堵住了嘴巴,就这么丢了出去。

比对待他们曾经的同伴还要残忍,那人还有活动的双脚,而少年却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乌泱泱的丧尸来了,新鲜的人肉气息让他们躁动,猩红的眼眸里闪过嗜血的残暴,从他们破碎的喉咙里透出低声的嘶吼。

腥臭的味道窜进了少年鼻子里,下一刻,他的脖子一疼,竟是被硬生生扯下了一块肉,被反绑在背后的双手,手指弯曲似乎是在挣扎。

疼痛淹没了少年,黑色的眼瞳晕出红色。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也才开始。

【二】

那是半个月来的第一场雨,雨很大像是从天倒下来的一样,还好城市的排水系统还没有彻底瘫痪,地面上并没有太多的积水。

丧尸已经离去了,只剩下刚刚才被咬死的少年以一个扭曲的姿态倒在了地上,雨水打在了他身上,血水流了一地。

突然他动了,少年以一种奇怪地动作从地上站了起来,那种角度就像是骨头被打断了一样,可是少年却仿佛没有知觉。

他的半张脸染着污渍,一双红眸没有焦距,然后他走了起来,被柜子挡住的玻璃门在他看来宛若摆设。

轻轻地一推,便尽数倒了下来。

才庆幸丧尸离去的混混们正准备离开,却看到了刚刚被他们丢出的少年又回到了超市,哪怕神经再大,他们也知道面前的少年不是人类了。

一个刚变成丧尸的少年能有多可怕呢?混混拿起了棍子砸向了他,棍子却断了。

鲜血的味道在嘴巴里蔓延,少年的眼睛变回了纯净的黑,他的手上还拿着一只断臂,断臂上带着牙印。

我还活着?少年疑惑着,看着满地的狼藉似乎也没有害怕,他下意识地去触摸自己的脖子,却只摸到了完好的肌肤。

少年甚至开始怀疑,刚刚只是他做得一场梦,可地上的血肉也昭示了现实的残酷。

心脏不再跳动,少年成了丧尸,除了心跳和人类一模一样的丧尸。

他是丧尸中的异类,却也是上天的宠儿,就像是神想看一出戏,便安排了人间的喜怒哀乐。

一阵人声打破了雨天的安静,他抹去了唇边的鲜血,他似乎又饿了,少年缓慢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再睁开时又是一片红色。

临近的G市相较于C市人口要少一些,此时已经建立了初步的安全区,因为生命受到了威胁,制造基地的速度竟是快得惊人,人们总能在这种情况下爆发极大的潜力。

最为坚固的楼房里住着G市幸存者中产生的异能者,异能着实是千奇百怪,有些甚至没什么用,只是在这末世的初期,似乎无论什么异能都能得到人们的侧目。

最里头的房间在召开一场会议,站在最前头的是穿着一身白衣的青年,他似乎只有十七八岁,就像刚上大学的学生,可是却成熟老练,让人折服。

这是他们第三次就是否要去C市救幸存者进行会议了,在朝不保夕的现在,安全区的人自然是不愿意去参加这场救援,可是青年却对此势在必行。

“晓星尘,你知不知道我们不一定救得到人。”在坐的莫玄羽发出了质疑,被称为晓星尘的青年抿了抿唇,反问,“那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们不去,会有多少人死?C市那么大,幸存者一定还有的。”

他说得如此坚定,参与会议的人都不知道还能怎么说了,在讨论出谁去C市,谁留安全区之后,这场会议终于完成了晓星尘的愿望。

去C市的路并不顺利,晓星尘带着15个人出发,还没到C市便折进去一个,有人已经产生了退意,可是看着走在前头的晓星尘,又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孬种,只好硬着头皮上。

在陆续救援了一些人之后,他们终于准备踏上了返程,而也就在此刻,他们遇上了一场丧尸围攻。

一个瘦弱的少年倒在了不远处,也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吓晕了过去。

晓星尘生了恻隐之心,留下了队员照顾幸存者,他孤身一人前往了少年所在之处,他的手触及了少年的肌肤,那是冰冷的触感,手指探到了他的鼻翼之下,微弱的呼吸打在了他的手指。

几乎是没有思考,晓星尘就背上了少年,一切都等到安全再说,一心离开的他,并没有看到他背上的少年睁开了他红色的眼睛,似乎是觉得有趣,又缓慢地闭上。

游戏开始了。

少年昏睡了一路,晓星尘看他并没有病变成丧尸的样子便也一直带着,虽然他的部员少有微词,可是晓星尘做了担保,他们也没了法子。

在快到G市的时候,少年醒了。

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他看着晓星尘,似乎一下有了主心骨,他靠了过去,拉住了晓星尘的胳膊。

“救救我。”他说,“我叫薛洋,我被丢下了。”多余的话便不再多说了,着实有些可怜,晓星尘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薛洋的脑袋。

“没事了。”晓星尘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薛洋,过了好一会薛洋才平复下了心情,他一挥手,凭空就出现了一根枝条,“哥哥知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啊?”

“原来你也有异能啊。”晓星尘看着枝条笑了起来,枝条似乎是表示友好地缠上了晓星尘的脖子,晓星尘碰了碰,枝条又送了开来,“看起来你是木系的。”

薛洋收回了枝条,冲着晓星尘点了点头,他笑着露出了一双虎牙,更是讨人喜欢:“哥哥知道这是什么树枝吗?”

晓星尘疑惑地嗯了一声,薛洋操控着枝条,不过几息,就从枝条上长出了一颗香甜气息的苹果:“这是苹果的枝条哦。”

说完,薛洋摘下了苹果,自己咬了一口,又递到了晓星尘的嘴边,晓星尘看着薛洋,不自觉地咬了一口,汁液流了一嘴,旁边看着他们的队员和幸存者们咽了咽口水。

神创造了一个伊甸园,那里的地上撒满黄金珍珠玛瑙,分辨善恶树也长在那里,神创造了亚当和夏娃禁止他们吃善恶树上的果子,撒旦哄骗了夏娃,她偷吃了禁果。

传说分辨善恶树上的禁果便是苹果。

评论(7)
热度(67)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