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可以说很快了,给二爷大亲亲!

二爷爷爷爷爷:

时间实在是太匆忙了没画中间衔接的过度(我死。)
最后1p是原来的回忆。
道长活了但是洋洋没了,算be吧:-D
贴上 @空弦白芷 的原梗。
————————
洋洋帮道长梳头发。
【道长的头发真好啊。】
【怎么说?】
【可以一梳梳到尾。】
【这词不该用我身上。】
【其实区别也不大。】
洋洋亲吻道长的头顶。
伸手过去覆在了道长的手背上,与他十指相扣。
【道长,你懂我的意思的。】
【你啊。】
道长转头冲着洋洋浅笑。

道长枕在洋洋的膝盖上,洋洋给道长梳头发。
【道长,你怎么还不醒啊。】
梳子断了一根。

复活的道长
桌子上放着一把老旧的梳子。

【以前】
洋洋和道长去买梳子。
【道长,这算聘礼可好?】
【这就打发我了?】

评论
热度(128)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