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感冒

感冒中写个洋洋感冒的现代paro的小甜甜,好久没摸鱼了
感冒——薛晓
猛烈的咳嗽根本没办法控制,似乎是要把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了,胸前闷得像是压着什么重物,就连背部都隐约都透着疼意。
薛洋本不是容易感冒的人,早年他拖着晓星尘大晚上去海边玩,吹了一晚上的海风,晓星尘第二天发了高烧,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出差回来的晓星尘就看到咳红了一张脸的薛洋窝在被子里,床头柜上被丢了无数揉成一团的纸巾,垃圾桶已经满了,明显是丢不下了。
“生病了?”晓星尘放下自己的公文包就走到了床边上,手还没放到薛洋的额头就被薛洋给甩开了,明明话都连不成一句了,却还回了一句,“你瞎碰什么,不知道你自己体质有多差吗?”
分明是关心的话,听起来却有点别扭,晓星尘自然知道自家的这位薛少爷是个什么脾气,若是这时候,他当真让薛洋自生自灭了,等他好了,指不定怎么编排他,说他心里有别人了。
无奈地摇了摇头,晓星尘固执地凑了上去,额头抵着薛洋的额头,肌肤接触,没有热度,这下晓星尘才放心些:“还好没有烧起来,药吃了吗?医院去了没有?”
“阿瑶和他家那位带我去过了,药刚刚也吃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大概是之前天气突然冷下来,我没有加衣服才会这样。”薛洋毫不在乎地回了一句,下一刻他就打了一个喷嚏。
听了薛洋的话,晓星尘眉头皱得都快绞成一块了,他捏着薛洋的手,有些埋怨地说着:“前几天,你和我视频的时候,我就说了让你多穿一些,也不是十六七岁的孩子了,也不知道多注意一些。”
“你说道得我脑袋都疼了。”薛洋刚刚甩开晓星尘,这时候倒是粘了上去,他的呼吸里还带着热气,一双唇就印在了晓星尘的脸颊上,“这么些年下来,你也不觉得厌烦。”
“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在金家挂着职务,也不知道去做两天,最好命的便是你了,从小被你哥宠着,现在又让我宠着。”
“晓星尘原来就是这么喜欢自夸的人啊,若是被你自然的小迷妹们知道,明月清风晓星尘是这样一个人,那一颗颗少女心怕是要碎成粉了。”薛洋整个人趴在了晓星尘的身上,手覆上了他的脸,“不过,她们心碎是注定的,谁让你早就归了我呢?”
“我也想知道,自然只是做你的家教,怎么便被你这个比我还小几岁的人给套牢了。”晓星尘是带着几分说笑的味道的,随后,他就被薛洋亲吻了嘴,他撬开他的唇缝,带着药味的舌头与晓星尘的交缠。
几息缠绵之后。
薛洋搂紧了晓星尘,他的脑袋靠在他的耳边,他说:“那是因为,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是你了。我们在一起是命中注定,是理所当然。”
“从小到大便是一张嘴说得好听。”
“谁让你喜欢呢?”
后来,金光瑶从他给薛洋安排的家里,接出了两位病人,给送去了医院看病,他觉得自己没跟着一块感冒,真是谢天谢地。

评论(2)
热度(90)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