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新装

一个给靖与 @靖与 的吃豆腐梗www

新装——薛晓

近来的天气好得不得了,隐约已经有些热了。

寻常人家的冬日衣服早被收了起来,住在义庄的三个人本就是暂住的,也没什么行李,熬过了漫漫冬日,身上依旧是那套衣服。

除了晓星尘的那身白衣,薛洋和阿箐的衣服都快被洗得发白了,作为唯一看得见的薛洋自然是有些不太满意了,缠着晓星尘要去做上一身新衣服。

也不知道薛洋是哪里来的钱财,竟是豪气得说他们三人一人做一件,就连那他看来不怎么讨喜的小丫头都有一份。

阿箐本就是乐得去占坏东西便宜的人,兴奋得很,到了布店,用手摸了好几匹缎子,愣是挑了最好的一个,薛洋倒也无所谓。

倒是晓星尘心疼钱财,挑了个普通的,他是喜欢一身白衣的,自然也选了白色,薛洋觉着白色似丧服,偷瞒着道长换一匹月白色的好布料。

量好自己的尺寸,薛洋自告奋勇地说要去量晓星尘的,他亲手拉着软尺,比划着晓星尘的尺寸,手隔着衣服划过了晓星尘的腰际,他离他极近,甚至可以感受到晓星尘的呼吸。

忍不住喉头滚动了一下。

“小兄弟还没好吗?”晓星尘发声问了一句,薛洋的手搭在晓星尘的腰上已经许久了,薛洋好似没自觉,手又往下了几分,没皮没脸地回着,“哪有那么快啊,我也是第一次用这软尺,怎么也不顺手呢。”

好像还有理有据的样子。

他们便这般拥着的样子站了好久,一旁的阿箐早就由店主量好尺寸了,她一双白瞳死盯着薛洋,薛洋也没察觉出来。

折腾了好半天,他才交了晓星尘的尺寸。

约莫过了十来天,衣服也就做好了,没什么精致的花纹,就是偶尔点缀着些常见的样式,比起当年薛洋在金家穿过的那身自然是比不上了,却也算得上不错了。

仅仅是摸一下,晓星尘就知道这料子和他当初选的并不一样,他垂着脑袋,嘴角噙着笑意:“也不怕坐吃山空了。”

“难得才做一身,又算不上是浪费的。”薛洋拿起了衣服,在晓星尘的身上比了一下,觉着满意。

虽没出门的打算,薛洋还是闹着晓星尘换上看看,缓慢得褪下了本来的衣衫,只剩了一件里衣,几乎可以从领口看到里头的肌肤。

薛洋站在那里拿着新衣,指引着晓星尘穿了上去,他帮他整理了领,手指划过了胸口,晓星尘的头发落在了衣服里,薛洋仿佛自然极了得把晓星尘的头发捋到了耳后。

眼尖的薛洋看到了晓星尘微微泛红的耳尖,

“道长穿红色倒是好看的。”薛洋的手搭在了晓星尘的肩膀,晓星尘笑出了声,似乎被薛洋给逗到了,“当真是红色的?”

“道长猜呢?”薛洋仰头,似乎只要垫脚就可以,咬上晓星尘那张薄唇,他是喜欢听晓星尘说话的,只是偶尔那些道义能把薛洋给说烦了。

“你都这般语气了,我怎么可能还信你。”晓星尘略微歪了下脑袋,瞧了竟有了几分少年气,“我也不逗你了,之前你和店家说的时候,我就听见了,没了眼睛耳朵还是好使的。你的一番心意,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薛洋挑了下眉,手滑了了下去,落在晓星尘的腰间,他帮他系起了腰带,他没向下瞧,腰带系了个乱七八糟,“道长知道是心意便好了。”

“月白色很好,我很喜欢。”晓星尘说了一句。

薛洋是盯着晓星尘脸上的那条白布的,白布底下本有一双漂亮极了的眼睛,若是那双眼睛还看得见,此刻当是有着笑的。

“你喜欢就好了,我也挺喜欢的。”

真好,晓星尘已经看不见了。

那是晓星尘唯一一件不是白色的衣服,他穿了整整一个春天,直到后来,他去夜猎的时候,衣服上沾了血,竟是洗不干净了,只好塞进了箱子里。

实在是有些可惜,那时薛洋陪在晓星尘身边的,他看着箱子的里衣服,关上了盖子,起身笑着拉住了晓星尘的手腕回了句:“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等来年开春,我花钱再给你做一件便是了。”

“好,便这么说定了。”

 

评论(5)
热度(128)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