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星光深处

星际paro,废星海盗洋X帝国少将晓

一个愉快的6000字激情摸鱼w

 

星光深处——薛晓

【一】

放眼皆是一片荒芜,没有绿色的植被,只有干涸的泥土,曾经这颗星球上热闹极了,当初因为具有无数的资源让人们趋之若鹜,可是等它被开发干净,它便成了帝国的弃星。

本就在最为边缘的地方,因为运输资源而开发的航线,也在资源枯竭之后关闭,已经在此落地生根的居民,被留在了废星上,隔绝于世界之外。

他们依靠着最后剩下的那些资源,一辈又一辈的活了下来,他们相信着帝国不会抛弃他们这些子民,总有一天,帝国的人会回到这里,再一次发展这颗星球。

可是,当几百年以后,帝国的人再一次回来这颗废星的时候,他们把星球的居民分为了最末等,用花言巧语哄骗星球接收首都星废弃的物品。

说得是可以加以利用的资源,实则只是垃圾。

垃圾一批一批的来,航向再次开通,可是身为末等的居民没有登上航舰的资格,高贵的首都人送来了垃圾,于他们而言,这颗星球上的人也同样如此。

妄图逃走的人,脸上会被标上印记,作为惩罚。

废星也是有城镇的,靠近垃圾区边缘的屋子里,住着一名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少年,可是从内而外透着一股杀气。

不应该存在的光脑戴在他的手腕上,他靠在躺椅上,吃着在废星上可以用昂贵来形容的奢侈品,虽然只是新鲜的苹果。

“老大,你啥时候回来。”光脑那头的人给少年发了短信,少年咬了一口苹果,回了句,“我在养伤,拒绝工作。”就关了光脑。

如果有人曾经去过前线,就会知道,此时此刻在这么一个破旧地方吃着苹果的少年,是星际上最出名的星际海盗义庄的人。

义庄,是传说时代里,存放死去之人尸体的地方,有两种含义,其一义庄的已是死人自然不怕死,其二碰到义庄的人便是进了死门,有去无回。

唯一曾经给过义庄重创的,是身为帝国少将的晓星尘。

那当真是个风姿卓越的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少将,一时间风头无二,那张漂亮的脸不知道惹了多少人的侧目。

只是,最近晓星尘却失踪了,就连废星这种地方都听到了传闻,有一传闻说是晓星尘得罪了某位大人,被秘密处刑了。

在所有人的怀疑里,可能性众说风云。

薛洋也是好奇的人之一,不过作为曾经伤害过他利益的晓星尘,他还是恨得牙痒痒,他们交手过,他自然也知道晓星尘这种性子,不适合尔虞我诈的战场,被谁给害了,也有可能。

这是晓星尘的活该。

【二】

吃完手上的苹果,薛洋随意地把苹果核丢在了角落里,知道打开光脑就会听到属下们的抱怨,薛洋晃了下脑袋,竟然准备去垃圾区逛逛,说不定可以淘到什么好东西。

薛洋是废星上土生土长的人,他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在还没长大的时候,他都是靠着垃圾区的东西生活的,后来有一次,他在垃圾堆翻到了一个未完成的屏蔽器,他自己拿回去捣鼓了一下,竟然成功了。

他躲避了那些人的视线,用那条只有来人可以离开的航线上,离开了这个废星,后来他遇上了星际海盗,走上另一条路就是后话了。

如今这个废星已经装不下再多的垃圾了,航线的管制也松了起来,有些人想要乘着这个时候赚上一笔,偷渡了一些人离开。

垃圾区散发着臭味,这里有着所有想得到想不到的东西,可能会有被人弄丢的珠宝,也有可能会有吃了一半的食物,甚至是尸体。

在漫天漫地的垃圾堆里,薛洋看到了地上的尸体,他忍不住便翻了一个白眼,正准备跨过去,他却看到了那具尸体衣服上的袖扣,那是精致的金属制品,薛洋觉得眼熟,便蹲了下去。

不费力地推过了尸体,他看见了一张熟悉万分的脸,他几乎脱口而出的晓星尘三个字,世界突然安静了,安静到他仿佛听到了两个心跳声,一个属于他,一个属于晓星尘。

它太轻了,以至于薛洋都以为是他的臆想,在反应过来的那一刻,他摸出了口袋里的匕首,抵在了晓星尘的脖子上,此时此刻当初的帝国英雄脆弱得就算是一个七岁的孩童都可以杀死。

就在刀划破了晓星尘一层皮的时候,薛洋收了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许是觉着让晓星尘这么死太可惜了。

后来,他也庆幸过,幸好他当时没有杀死晓星尘。

薛洋拖着把晓星尘带回了小破屋,就这么被他随意地丢在了冰冷的地板上,薛洋掏出了随身储物袋,把一颗救命的药丸塞进了晓星尘的嘴巴里。

他觉得有些肉疼,这颗药丢在黑市上,都是有市无价的。

“便宜你了。”

晓星尘也是命大的,这么一番被折腾,竟然还活了下来,也不知道是那颗药真的宛若灵丹,还是晓星尘的求生欲太强。

在三天后的一天,晓星尘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依旧是当初薛洋惊鸿一瞥是看到过的惊艳,当时他选择留下晓星尘,他这双眼睛也是理由之一。

“我是谁?”地上的晓星尘爬了起来,他的衣服已经脏透了,却好像还是那个文质彬彬的少将,他带着温柔的笑,看着薛洋。

薛洋对于晓星尘的反应,有些诧异,看他不似是假装的,他做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你明明说过,会记得我一生一世的。”

那模样,十足的让人心疼,晓星尘更是心跳了一下,他顿了好一会,才下定决心地开口:“你是我的爱人吗?”

“是,我是你的未婚夫。”薛洋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好地说出了骗人的话,晓星尘却是信了,一张脸满是绯红。

【三】

那是从垃圾区里捡回来的被子,已经破了一些了,不过因为很大,可以盖住薛洋和晓星尘两个人的身躯。

已经很久没这么睡过的薛洋有些嫌弃被子上的异味,不过为了假装,他还是就这么忍了下来,晓星尘的衣服是被他换了的,可是光脑只绑定一个主人,薛洋不能拿下来,着或许是在这个星球上唯一可以证明晓星尘身份东西,可是他失忆了,无法开机。

晓星尘的光脑很出名叫做霜华,而薛洋这个也同样出名,可以用闻风丧胆来形容的降灾。

没了记忆的晓星尘很快就适应了废星的生活,大概是天生的正义感,他抱怨着帝国的无作为,却又可怜着帝国的难处。

晓星尘说着:“帝国应该把废星的人给接走,而不是留在这里。”

“然后就把故星彻底舍弃?”薛洋盯着晓星尘,眼里没有喜悦。

晓星尘运气多好啊,在另一个废星上被抱山散人给带回了首都星长大,一夜之间,他就从废星的垃圾,成了首都星的贵族。

高高在上的他怎么会懂在地里挣扎的人呢?

晓星尘没有作为废星的故乡,只有首都星。

“曾经留在这里的人,并不是为了离开这个地方,如果要离开,在最初这个星球被抛弃的时候,他们就会离开。”薛洋扳起了那张一直笑着的脸,“我们要的从来不是离开,而是让我们的星球回到以前。”

晓星尘似乎被薛洋给吓到了,他伸手触碰了薛洋的脸颊,没有说话,薛洋却突然笑起来了,然后他走了过去,拥住了晓星尘:“可是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故乡。”

好像是句很让人心动的表白话语。

这般亲密的举动,让晓星尘有些软了身子,虽然是任由了薛洋的手的不安分,可骨子里的军人气质,依旧让晓星尘挺直着脊背。

这样的日子转眼就是一年,在这个每个人平均寿命都在两百以上的星际,一年实在算不上什么,甚至只是弹指一挥间。

晓星尘越发熟悉废星,也在不知不觉中把废星当做了自己的星球,最近晓星尘总觉得头疼,在这废星上是没有医生的,薛洋只好自己当个江湖郎中。

当初那让薛洋肉疼的药丸成了晓星尘的止疼药,简直是暴殄天物。

最近是废星的雨季,薛洋年纪还小的时候是受过伤的,断了的手指隐约透着疼,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倒也无所谓,如今跟晓星尘凑在一块,倒是知道疼了。

晓星尘也是心疼薛洋的,就连晚上,两个人挤在一个被窝里,都不忘握住薛洋那断了一根小指的左手。

晓星尘和薛洋脑袋以下都蜷缩在被窝里,就额头抵着额头,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问了:“这是怎么断了的。”

“小时候,这里已经成垃圾区了,有一天,一个从首都星来的人,给了我一块这里没有糕点,让我去垃圾里帮他找一样东西。”

“那糕点太好吃了,我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于是我去垃圾区翻了很久,可是我没有找到,发现藏在口袋里的糕点也没有了,我在夜里回去找那个人,希望他能再给我一块糕点。”

“可是他没有。”

握着薛洋的手的晓星尘捏得越发紧了,薛洋却是仿佛不在乎的样子,就像他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亲吻了晓星尘的额头。

“你这般紧张做什么。”薛洋弯了眉眼,“这已经不重要了。”

【四】

星球再一次被抛弃了,它又一次失去了能被利用的价值。

只是这一次首都星新上任的将军蓝曦臣向废星的居民伸出了援助的手,他们把废星的人要接到另外的居住地。

被垃圾淹没的人们终于选择了放弃故星,他们纷纷搭上了开往别的星球的航舰。

废星成了废星,再也没了等待它回归从前的居民。

薛洋却是不愿意走的,他就这么住在自己的小破屋里头,任由晓星尘怎么劝说,都不愿意跟着晓星尘一块离开。

闹得最厉害的时候,薛洋甚至丢下了的一句:“要走你自己跟着首都星的人走,我反正是不会去的,像条丧家犬。”

“你不是也曾说想离开这里吗?”晓星尘不解地询问着。

“这不一样,我想离开,自然也会想回来,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这次离开,我们就没有回去的地方了。”

“你不记得,所以你不在乎。”薛洋盯着晓星尘的眼睛,“可是我在乎。比起虚伪惺惺作态的首都星,这片土地要干净得多。”

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到最后,晓星尘看起来是依了薛洋,只是他还是会去在航道的车站去看看,其实,他心底还是没有放弃离开的想法,而且就算薛洋再不愿意,他也会被军队强制驱除。

人潮拥挤着,他们都想尽快离开,晓星尘已经站在了边缘,却还是参与进了混乱了,不知道是谁先插了队,竟是演变成了打斗。

晓星尘就这么硬生生地挨了别人的一下,似乎是被锋利得东西割了一下,脑袋都破了一条伤痕,鲜血就这么流了下来。

他捂着脑袋,回到了小破屋里头,这幅样子着实吓了薛洋一跳,薛洋有些慌乱地走出门,到后头的小仓库去了拿了干净的矿泉水。

回到屋子的时候,他看到了,晓星尘一直手捂着额头,另一只手弯曲,手腕上的光脑闪着光芒,听到了动静,脸上衣服上都是血的晓星尘沙哑地问着薛洋:“好玩吗?”

薛洋的心颤了一下,没有接话。

只是明目张胆地从随身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卷绑带和消炎药,他一个用力,就把晓星尘给推倒在了床上,整个人几乎都压了上去。

“你现在给我闭嘴。”那是暴躁至极的口吻,没有沾染一点当初的撒娇,听起来就像是另一个人面对着晓星尘。

他的动作迅速,干净的水擦了一下晓星尘伤口的周围,洒在药效极好的消炎药,白色的绑带缠在了晓星尘的额头。

晓星尘此刻已经安静下来了,他抬了一下沉重的眼皮,看着薛洋:“为什么要做海盗?为什么要屠杀一个航舰的人。”

“当时,我想要一块糕点,可是那个人没有给我。那个人坐在人力车上,推到了我,车子的车轮就这么碾过了我的手。”

“你能想想嘛?当时我才七岁,我的手指被一根根碾了过去,小指成了一滩烂泥。后来,我找到了办法出去,做了海盗,然后一步步爬到了最高的位置。”

“那天我们找到了一艘航舰,你说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竟然航舰上就是那害了我的人的家人,是他们犯了因,我给了果。”

晓星尘摇了摇头,额头上的血渗出了白色的纱布,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着:“这是不对的。”

“那当初的我,又哪里错了呢?”薛洋反问了回去,晓星尘似乎还想要狡辩什么,“怎么,我们的少将大人,准备把我这个臭名昭著的海盗给抓回监狱去吗?”

思考了片刻,晓星尘竟是点了头:“你做错了事,便该受罚。”大概是想解释什么,他去抓了薛洋的手,“你还年少,总有出来的时候,我会等你的。”

“谁要你等?少将大人未免太自作多情了些。”薛洋甩开了晓星尘,“我是不可能是监狱的,我是海盗,本该为非作歹。”

【五】

航舰的外头是漂亮的星空,躺在房间的薛洋丝毫没有看外头风景的想法,飘扬着的海盗旗,展现着这艘航舰的本来面目。

“老大,就这么把那位少将丢上那艘船了?”薛洋的下属询问起来,薛洋被问得不耐烦了,又想起自己最后打晕了晓星尘,把他丢在那军队航舰外头的情形,就越发糟心起来,他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下去。

薛洋本以为这边是最好的结局了,放过晓星尘一命,就当做是这一年多来,还给晓星尘的东西。

三个月后,他听到了晓星尘锒铛入狱的消息,理由是,当时还在前线的晓星尘突然失踪,被当做了逃兵处置,军队里逃兵,只有死路一条。

“活该。”薛洋拿着下手送来的消息,皱着眉头,回了一句。

也是在这个时候,被誉为最聪明的政治家金光瑶找到了薛洋,金光瑶说得上一句八面玲珑,就算被薛洋的下属压着,也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

“我想和你做一笔生意。”金光瑶没有拐弯抹角,他直接点明了自己的来意,“你不觉得温家的王座,坐了太久了吗?”

“你竟然找一个海盗做生意,你不知道海盗是最没有信誉的吗?”薛洋嘲笑地弯了嘴角,挑了一下眉。

金光瑶听了薛洋的话却是笑了:“反正比起海盗,那个伪君子们更是没有信誉了,两者相比,我自然还是更愿意选择你这位用金钱就可以填满的人。”

“我倒是有些心动的。”薛洋点了点头,他伸手拿起了一杯果汁,那是在废星上尝不到的甜美滋味,“不过,我不喜欢你来提条件,我来提我的条件。”

“我可以帮助你们打下温家的首都星,可我要温家的三十分之一的财富,这不算太过分吧。”

温家掌握这个帝国许久,哪怕是三十分之一的财富,都已经十分可观,薛洋的武力也的确值得着三十分之一的财富,金光瑶点了点头。

薛洋接着说:“第二,我要被你们称为义城的那个废星,它要在我的名下,并且,如果你们推翻成功,我要你们把那座废星上的垃圾全部弄干净。”

这一条虽然麻烦,却也不是什么非常困难的事,金光瑶权衡之下,已经答应了薛洋的要求。

“第三。”薛洋继续开口。

此刻金光瑶已经有些不开心了,他生怕薛洋还要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却只听到薛洋说:“也是最后一条,我要晓星尘。”

签下的条约即可生效。

所有的暗线全部铺好,在温家没有任何察觉的时候,他们忠诚的军队,他们厌恶的海盗,全部向这富丽堂皇的首都星发动了进攻。

战火染红了一切,所有都成星火燎原之势席卷了首都星。

不过半个月,战争几走向了结尾,掌管了帝国多年的温家败了,多家鼎力,帝国成了联盟,似乎是一个好一些的发展。

被关在监狱里的晓星尘自然也知道了这些事情,奇怪的事是,明明他是前朝的阶下囚,却依旧给他准备每日的饭食。

“见到我是不是很意外?”一身华服的薛洋站在了晓星尘的监狱门口,他笑着露出了虎牙,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模样,“我可是帮着他们推翻温家的暴政,算不算将功赎罪啊?”

听了薛洋的话,晓星尘有些愣了,不知道回什么,薛洋不理会,他只是撕开了糖纸,把糖含进了嘴里,就这么走了过去,抓住了晓星尘被镣铐锁住的双手,他就这么亲吻了上去。

那是带着甜味的吻,席卷了晓星尘的所有理智。

“少将大人生气了?”薛洋笑了一下,然后他用钥匙打开了晓星尘的锁,“可就算你生气也没有办法了,你是我帮忙金光瑶的条件,换而言之,你是我的战利品。”

他把晓星尘给拉了起来,有些不满意地伸手触摸了晓星尘额头上的疤痕:“当年的少将大人破了相,怕是也没有人要了,我便自作多情,委屈成全了。”

晓星尘竟是笑了:“那你准备把你的战利品带去哪里?话说在前头,战利品可不愿意上贼船啊。”

“这话难听得很,可惜我不做海盗头子已经好几天了,恐怕不能带着我的战利品上贼船了。”薛洋握住了晓星尘的手,“我要带我的战利品,回我的故星去。”

“我的故星是一个很美的地方,现在它没有垃圾了,也许再过几十年,那里会长出花草树木,你想跟我一起来吗?”

“身为战利品能说不吗?”晓星尘眨了一下眼睛,随即他点了一下头,“我也没了法子,谁让,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故乡。”

【六】

听说在联盟的星际边缘有一颗漂亮的星球,上面绿草茵茵,没有工业的气息,也没有烦扰的人烟。

有一条专门的航道,连接着这里和首都星,可是除了这座星球的拥有者,谁有没有资格使用这条航道。

这颗星球不归联盟管辖,没有海盗会去打扰。

后来,渐渐人们不知道这颗星球具体的位置了,星球成了一个传说。

人们只知道,有一颗星球是属于两个人的世外桃源,而它在星光深处。

 

评论(16)
热度(150)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