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薛】月老祠

摸不动老婆,摸个洋洋开心一下XD还在义城的时候w

 

月老祠——薛晓薛

不知道长了多少年岁的梧桐树就这么种在后山上,有人依着它盖了一座月老祠,听闻这座月老祠灵验极了,只要把那心悦之人的名字写在纸上,系在梧桐枝头便会心想事成。

十里八方的姑娘不少都会跑到这个地方,祈求神明听到了她们的夙愿,让她们早日嫁得一位如意郎君。

前几日的晚上都在夜猎,实在是有些倦了,昨日终于处理完最后一块区域,今日晓星尘便准备带着薛洋回义城了。

薛洋却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传闻,硬是说这个月老祠有趣得很,托着晓星尘就上了那山,在人头攒动的小道上,扑面而来的胭脂那混着香灰的味道。

“都是姑娘,你怎么也去凑热闹。”晓星尘似乎是有些拘谨了,哪怕他已然是看不见了,却还是恪守礼义廉耻,不敢与女子多逾越一步。

薛洋觉着晓星尘迂腐,他挑了下眉,笑着回着句:“人人都想要个好姻缘,为何这月老祠只能女子来,男人就来不得了?”

这话一说,晓星尘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头,随即便舒展开来,问道:“小兄弟这是春心萌动了?看上了谁家的姑娘?”

“便只能看上姑娘吗?”薛洋似乎是故意地提了这么一句,也不等晓星尘多说话,就拉着他又上了好几个台阶,姑娘们瞧着他们两个人低着头窃窃私语起来,偶尔偷望向他们,耳朵还成了一片绯红。

可惜薛洋是个不知趣的,晓星尘又看不见,她们这般暗送秋波也不过是白费功夫,也不知道又闲扯了什么,两个人就到了祠堂门口。

“都到这了,道长当真不进去?”薛洋拉扯着晓星尘的衣袖,“听说只要把喜欢之人的名字,就会心想事成。”

晓星尘缓缓地摇摇头,薛洋面无表情地看着:“那我就自己去了,道长可别走啊,万一我回来,道长被别的姑娘给拐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油嘴滑舌。”

薛洋却没有走远,他并不相信神明,自然也不会去试,况且他也没有系红绳的小指,只是站在了不远处看着晓星尘,那个人一身白衣站在人流了,仿佛是遗落在人世间的神明。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洋走了过去,他握住了晓星尘的手。

“写好了?”

“自然是写好了。”薛洋略微往晓星尘的方向靠了靠,脑袋靠在了晓星尘的肩膀,“道长知道为什么这月老祠要依着梧桐树建吗?”

“凤凰栖息梧桐,一生只有一个伴侣。”晓星尘接上了薛洋的问题。

薛洋看了一眼晓星尘:“原来道长也不是这么不解情趣的人啊,我还当道长读的那些圣贤书里,不会读那么些情爱的事情呢。”

晓星尘伸手点了一下薛洋的额头,连嘴角都带上了些许的弧度:“按你的意思来说,我便是那书呆子了?”

“道长不去写那纸条,当真是没有心悦之人吗?”

“其实应是有的。”晓星尘回答道,薛洋盯着晓星尘,眼睛里没有笑意,只看晓星尘好像也红了耳尖,他说,“只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已然直白至极。

薛洋笑了一下,随即又收敛了笑容,他说。

“那我似乎是写对了名字。”

评论(9)
热度(176)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