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他曾爱过一个少年

他曾爱过一个少年——薛晓薛

外头又开始下雪了,白茫茫的一片像是要把世界淹没,只留下纯粹的颜色,落得厚了就遮住了地上的脏。

晓星尘是是三天前来到这座城镇的,城镇很小,这落了雪就更冷清了一些,他如今是孤身一人上路的,便也想偷个空闲。

找了一处人家落了脚,还算得上温馨的屋子的主人是两位青年,他们都是心善的,看着晓星尘风尘仆仆,便邀请了他。

不过是一眼,晓星尘就看出来了,这两位青年是一对,他们自以为隐藏得不错,可是一举一动间却是明显。

他看穿了却也没有说破,如今世人对断袖还是有着偏见,他说破了反而会有些不自在。

晓星尘含着笑握着一杯暖茶,他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那么一些出神,连茶变凉了都没有发现。

早些年义城也是下过雪的,虽然没多久就化了,义城的冬天也如这个城镇一样无聊,外头几乎没有摊贩上街了,也就偶尔还有为了生计发愁的人会来。

食物自然也就变得单调起来,他们本就不是享受生活的,义城的日子也就堪堪足以温饱,最多是那么一袋子糖了。

他们。

晓星尘突然想起薛洋了,就像是不经意间触动了某一根神经,然后牵扯出了所有的记忆,因为太多了,以至于他无法分辨从哪里开始。

其实,晓星尘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薛洋了,起初是不愿意,后来就是渐渐忘了他了,他不再提及,因为不再重要。

就像是一碗很苦的药,晓星尘很久没有去喝了,所以他已经忘了药的味道,只是在某个时间突然想起,喉咙口才泛了苦味。

太阳落了,天空只剩下些许的余晖。

晓星尘终于从回忆里回了神,一口饮尽了凉茶,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

“道长要来一颗糖吗?”青年走到了晓星尘的身侧,递给了晓星尘一颗饴糖,“这是我格外喜欢的味道,不知道道长喜不喜欢。”

出于礼貌,晓星尘接过了糖,放入口中的时候,熟悉的滋味蔓延看来,甜得都要命了,实在不是他喜欢的味道。

他抿了抿唇,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道长一个人来,没有同伴吗?”

“以前是有的。”晓星尘开口,唇边没有笑意,语句暧昧不明,说得也不知道是谁,“不过他已经死了。”

自知自己问错话了的青年闭上了嘴巴,又只剩下晓星尘一个人缅怀自己的过去。

那是不应该承认,他也不会承认的事情,宛若是把肮脏的真相滚上了白色的雪,装扮成正确的模样。

明明是未曾见过的模样,他却好像看过那个人在雪里。

“这糖太甜了,我不喜欢。”

是讨厌的语气,然而还带着一份与生俱来的温柔,他用这份温柔迷惑了很多人,就连那个恶霸不也曾沉溺于他的温柔。

那个人承认了他的执念,晓星尘却不会。

牙齿咬碎了饴糖,香味越发浓郁了。

晓星尘他喜欢过一个少年,或许喜欢也不够,用爱才来得准确。

他曾爱过一个少年,只是少年,没有姓名。

评论(11)
热度(120)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