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象牙塔

一个来源于霜霜 @诗酒趁年华 昵称的脑洞XD欢快地摸鱼w

象牙塔——薛晓

神为了保护他所喜欢的孩子,便建造了一座象牙塔,那座塔漂亮极了,它有着半圆的塔顶,神就住在这里,一圈一圈的楼梯在内部盘旋,外墙是无暇的白色,没有一点污渍。

神有喜欢的孩子,自然也有着不喜欢的孩子,那些孩子一点也不天真可爱,神给他们留下了惩罚的印记,禁止他们进入象牙塔的内部。

那是一个极其舒适的早晨,还没到中午,太阳光和煦得很,神最喜欢的一个孩子,一身白衣就这么坐在象牙塔外面草地的秋千上,他就这么在秋千上晃呀晃呀,想着那些他在象牙塔的书本里所看到的那些故事。

无论是刀光剑影,还是儿女情长,似乎都能说出一些好来,最好是他也能拿上一把剑,从此行侠仗义,可是神告诉过他们,他们不能离开象牙塔,外面太危险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另外一个孩子出现了,他就这么站在他的身边,歪着自己的小脑袋,笑得可爱极了。

“你好啊,我叫薛洋。”那是晓星尘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孩子,大概是新来的吧,晓星尘这么想着,他点了点头说着,“你好,我叫晓星尘。”

一切都开始在最简单的问候。

薛洋是个脑子动得很快的人,他似乎知道很多有趣的东西,而这些事物是从象牙塔的书本上所没有办法读到的东西。

所以晓星尘很喜欢和薛洋在一起,即使没有真得去到外面的世界,他也从薛洋的只字片语里察觉到了那些刺激与欢愉。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晓星尘从来没有在象牙塔的内部看到过薛洋,可是他也没有多在意,只要他去了秋千那里,薛洋总是在的。

然后一天,薛洋从他的背后,拿出了一把剑,他说:“嘿,星尘,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到远地点的地方去看看啊。”

“神说过,不能离开象牙塔。”

“没事的,我们带着剑不会有危险的。而且我们偷偷的去,偷偷的回来,神不会知道的。”

薛洋的话带着几分蛊惑,又或者真的只是晓星尘实在是太想要出去看看了,他终于在薛洋的注视下,缓缓地点下了头。

薛洋把剑放到了晓星尘的手里,又用自己的右手握住了晓星尘的空着的那只手:“走吧,你一定会喜欢的。”

路途的风景实在是太精彩了,晓星尘终于是乐不思蜀了,可是在片刻的欢愉之后,残酷地真相悄然而至。

世界撕破了他伪善的一面,把鲜血淋漓的部分展现在晓星尘的眼前,如果说之前他是舍不得外面世界的快乐,现在他舍不下这些挣扎着的人。

陪着他的薛洋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就这么陪着他,每当晓星尘转头看向他的时候,薛洋也只是冲着晓星尘笑了笑,一如当初在那个漂亮的花园里。

终于,晓星尘累了。

他只是一个人,救不了这个世界,他开始沉默,开始害怕,然后他下定了决心,他对着薛洋说:“阿洋,我们回去吧,我们去求神。”

听到了晓星尘的话的薛洋,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似乎是极为满意地弯了嘴角的弧度:“那真是太好了。”

依旧是极为漂亮的象牙塔,晓星尘的身躯已经有些大了,他有些勉强地钻过了进入象牙塔花园的小门,他离象牙塔就这么近了。

只要走到塔顶,他就能见到神。

可是他进不去了。

他用力地敲打着象牙塔的门,可是门却迟迟没有开,这个曾经被神夸奖过的孩子,失去了进入象牙塔的资格。

神不喜欢他了。

站在他的背后的薛洋,双手轻轻覆在了晓星尘的肩膀上,他的声音很轻,甚至很温柔:“神有什么好的,象牙塔有什么好的,就是用来偏偏那些愚蠢的孩子。”

这一刻,仿佛有什么破茧而出,晓星尘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地转过了他的头,对上了薛洋的眼睛,他明晃晃地看到了,那只从来不牵他的左手,缺少了一根小指。

从最开始,薛洋就不是象牙塔的孩子。

“这样不是很好嘛?”薛洋说着,那个缺少了小指的左手,摸上了晓星尘的脸颊,“我们变得一样了,这样不是很好嘛?”

“你骗我!”晓星尘几乎是喊出了这么一句话,两行泪就这么流了下来,他声嘶力竭地喊着,“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可是......”薛洋顿了一下,他笑着露出了虎牙,看起来十分稚气,他说,“我只是提了一下意见,是你自己同意的啊。”

他说得这么无辜,晓星尘沉默了,他的双手无力地垂下,他只是盯着薛洋在看,直到清泪混入了血色。

神对他讨厌的孩子下达了惩罚,这一刻眼睛里失去了光彩,宛若是黯淡无光的石头,没有了当初让薛洋想要缠上晓星尘的那份漂亮。

晓星尘瞎了。

神说,走出了象牙塔,就回不来了。

评论(8)
热度(77)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