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曦瑶】【ABO】乍暖还寒【6】

爸爸妈妈,你们关注的文终于更新了w

晓薛曦瑶四人重生向,主cp在夔州就被带道长走的洋洋X提前下山的道长,副cp暗中帮瑶妹的蓝大X无妻无子的瑶妹

道长蓝大A【乾】,洋洋瑶妹O【坤】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文:1   2  3  4   5

【6】

薛洋本来是不想再来一次金家的,就算他再怎么不知道世家的规则,也知道这场丧事只会是无聊透顶,他对金光善又没有什么感情,说得难听些就是死了一个路人罢了。

若不是晓星尘说什么金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作为金家曾经的客人也该去看看,薛洋才不愿意再花费那么些时间在路途上。

去云深不知处的时候是薛洋晓星尘和蓝曦臣三个人,这次回去金家依旧是他们三个人再一次踏入金家大门的时候,天上下着大雪,大地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明明已经过了几日,却依旧是哭声不止,也不知道是因为金光善死了的悲痛,还是因为他死了的大快人心。

如今金子轩还在,金家自然是落不到金光瑶头上的,他自然也是落了一个清净,只是规矩地守夜。

蓝曦臣他们被安排在了客房里,葬礼还没有开始,按着规矩,他们这些来参拜的人也应该行礼,带来的慰问品填入了金家的仓库。

三天的守夜正好结束,天蒙蒙亮的时候,金光瑶跌着踉跄地走出了祠堂,门口的蓝曦臣迎着晨光就这么站着。

他带着浅浅的笑容,就这么伸出手,一时之间,金光瑶都快忘记自己背后还有别人了,他难免失态地走了上去,直到站定在了蓝曦臣的面前,他都可以嗅到蓝曦臣身上的味道,一种安心就这么弥漫开来。

金光瑶张开嘴,翕动了好几下,他的眼睛瞪得极大,仿佛要把蓝曦臣藏进自己的眼睛里,他喊着:“二哥。”

察觉到了金光瑶迟迟没有动作,蓝曦臣上前抱住了金光瑶,而那些同样守夜的人,只是神情呆滞地看着他们两个人,又转过了头,去做了自己的事情。

“二哥怎么来了?”金光瑶靠在蓝曦臣的胸膛,依旧还是那副平淡的样子,只是紧紧攥着的双手泄露了他的紧张。

蓝曦臣只是低下头,亲吻了金光瑶的头顶心:“我来接阿瑶回家了。”

他清楚,他也知道,从始至终,金家都不是金光瑶的家,他虽然不知道金光瑶之前为什么不肯离去,可是,金光善的死去无疑是一个讯息。

他的阿瑶要和他回家了。

这一次,金光瑶在蓝曦臣的怀里点下了他的头,他们本就记入了族谱,自然就不算是婚嫁,不必去守孝三年。

只是注定是不能大办这场婚礼了,倒也说不上多可惜,那些虚假至极的筹光交错,抵不上身侧的一个人。

“成美也跟着来了吧?”金光瑶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他当真是不开心极了,等会安排厨房给他准备一些甜食吧。”

“也就你和晓道长这般哄着他了。”蓝曦臣和金光瑶换了一个姿势,他们的并排站着,十指相扣,缓缓地往另一个方向走。

被留在客房里的薛洋,已经着实是无聊了,他甚至开始摆弄放在窗口的花草,仿佛只要盯着看,它们就能变成别的东西。

“当真这么不喜欢这?”晓星尘放下了手中的书本,转头看了一眼薛洋,“过几天就结束了,再忍一会吧。”

薛洋瘪了瘪自己的嘴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他放弃了蹂躏花草,走到了晓星尘的身边:“我又不是孩子,自然知道这是常理,若不是小矮子在这里,就算是你要来,我也是不怎么愿意回来的。”

“这地方当真是脏透了,从里到外透着腐朽的味道。”

“以后便是金子轩的事了,他还算是不错的了。”晓星尘接过了话,又笑了两下,“他的妻子江厌离也是很好的人。”

“我就是听不得你夸奖这金家人。”薛洋扭过了头,一屁股地坐在了客房的床上,“如果能快点结束就好了。”

“我想回义城了。”

评论(36)
热度(234)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