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星星和雨的夜

哈哈哈,很可爱啦,夸你

花亦零_zero:

写到最后发现又有星星又有雨那就这样吧!


现代花吐症paro


有姑娘说想看花吐症,然后我花吐症又没啥好剧情就问了白芷 @空弦白芷 大佬,她说想看被宠坏的大少爷洋洋和家教星星,好的感谢大佬!
我实在想不通我洋可以吐什么花了,他这个性格这么炸,又喜欢吃甜的,不如就爆米花……
晓星尘就是普通的樱花吧
能接受爆米花的就往下看吧
我真的是沙雕吧怎么有人花吐症吐爆米花???
这是我被作业支配的恐惧写出来的文
正文↓





晓星尘最近总是觉得嗓子很痒,可能是要感冒了。所以夜里他总是会用被子把自己包得好好的,也吃了感冒药预防。
那天夜里他从梦中醒来,呆呆地坐在床上,嗓子又痒了。然后他捂着嘴咳了几下,手心里多了一些柔软的东西。
晓星尘打开床头的灯才知道,那些柔软的东西,是淡粉色的樱花花瓣。
晓星尘将花瓣扔进了垃圾桶,重新躺回床上,用手臂遮住自己的双眼。
晓星尘得了花吐症,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为什么会想一个人想到因为求而不得而患了花吐症呢?
他真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要喜欢薛洋吗?
晓星尘不愿意承认,他会喜欢一个人到患了花吐症,尤其是这个人还是薛洋。
怎么面对喜欢上自己的学生这种事情啊……
但是他也不是正规的老师……晓星尘还是闭上了双眼,既然已经是薛洋的家教了,就不能对他抱着这样的情感,不仅无法帮助他的学习,对薛洋对他而言都不是件好事。
也许过了这段朝夕相处的日子,他就不会再喜欢薛洋了吧。
晓星尘安然地睡过去。
第二日一早晓星尘就要去给薛洋当家教了,他随随便便地吃了早餐,就马不停蹄地往薛洋家里赶。
他已经是第三次做薛洋的家教了。第一次的时候薛洋才是十五岁,那个时候他也就大一,但是却想着自己要赚钱,勤工俭学,便寻了份家教的工作。
薛洋其人,到底是个富三代。即使没有可惜去打听他的身世,他也听到别人议论过。那些人是薛洋家里的佣人。
薛洋是独子,父母被所谓的商业伙伴出卖了。司机被买通,在车上装了炸弹,死的时候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那时候薛洋才刚刚满一岁。
他的父母什么也没有给他留下来,家里经营的公司也落到了母亲家那边人的手里。
他的母亲姓金,现在原本应该姓薛的公司变成了金氏。
幸运的是,金家人对薛洋非常好。小时候或许是因为长得可爱,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人看的时候完全都被他萌傻了,金家人自然是什么都给对他宠宠宠。
所以薛洋在无限制的宠爱之下,变成了一个目中无人,口无遮拦,性格还很恶劣的完完全全被宠坏了的大少爷。
虽然现在金家才是管理公司的主力,但是金家所有的人都会叫薛洋小少爷,带着点宠爱的意味。
晓星尘第一次见薛洋的时候,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薛洋确实长得好看,眼睛亮亮的,还有一对迷死人不偿命的小虎牙,十分可爱。如果他不说话的话。
他对晓星尘说,他已经气走了五个企图来给他补习的家教,劝晓星尘如果还想拿钱的话就不要理他,不然就如同那些被他气走的人一下,钱也赚不到,还受了气。
然后第一天薛洋就被晓星尘降住了。晓星尘打心底觉得薛洋是个难以管教的人,他几乎是自暴自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递到薛洋面前,说薛洋乖乖听话就有糖吃。
难得的是,薛洋的眼睛忽然亮了,竟然乖乖地收下了糖,把包装纸撕开,把糖塞进嘴里。
薛洋看了看晓星尘,他说,从来没有人给他送过糖。
那时候晓星尘魔怔了一般,摸了摸薛洋的脑袋,随后告诉他,只要他每天乖乖听话,每天都可以得到一些糖果。
然后薛洋就真的乖乖听话了,连金家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第二年暑假,他又一次做了薛洋的家教,两个人几乎一个假期都泡在一起。
今年再一次做薛洋的家教,他对薛洋竟然有了这样不同的情感。
晓星尘觉得自己应该辞了这份工作。
薛洋住在金家的一栋大别墅里,他在门口扫了脸就进去了。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甚至有正在给薛洋做早餐的佣人看到他还会打招呼,晓星尘也是礼貌性地点头微笑。
晓星尘觉得自己也真应该申请加工资,每次假期来给薛洋补习,都要兼职叫薛洋起床,还被迫陪他吃早餐,然后才开始一天的学习。
今天也是如此。
“薛洋,起床了。”晓星尘俯下身去,一只手撑在床面。
薛洋不耐烦地嗯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晓星尘捂紧嘴,差点就忘了他已经患了花吐症的事情。他来到窗前把暗色的床帘拉开,阳光立刻充满薛洋的房间。薛洋不耐烦地哼了一声用枕头盖住了脑袋。
晓星尘把枕头拿开,薛洋还妄图和他抢枕头,最后发现并没有什么用,晓星尘已经把他的被子抱下床了。
薛洋黑着脸起来,行尸走肉一般的去洗漱了。直到薛洋进了洗漱间晓星尘才捂着嘴咳嗽起来,一片片花瓣从嘴里喷出。
看到他好像更严重了啊,还是辞职吧。
薛洋的起床气倒是收敛了不少,刚开始来的那段时间,晓星尘能和薛洋在床上直接打起来。
等到薛洋能静下来补习,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晓星尘帮他把乱七八糟的资料整理好,虽然给他布置的作业他有做,但简直是鬼画符,字都是飞起来的,就差上天了。
薛洋笑嘻嘻的坐在晓星尘旁边,伸手问晓星尘要糖。晓星尘摇了摇头,然后在手机上打下几个字。
“完成作业才可以吃。”
“你干嘛啊,嗓子坏了?昨晚干嘛了?”薛洋瞟了一眼字,不解地看着晓星尘。
晓星尘又低头哒哒哒地打下一排字:“嗓子发炎了,今天就自己写作业吧,不会再问我。”
薛洋的白眼都要翻天上去了,嗓子发炎了都说不出话来了,还来给他补习,真爱了吧。
要是晓星尘今天不来他就可以睡到下午了,真是搞不懂他。
不过能看到晓星尘,薛洋的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
“哦……记得给我糖哦。”薛洋低头乖乖写作业了,晓星尘没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虽然薛洋已经强调过不能摸头,但是晓星尘显然是听不进去的,最后薛洋也就习以为常了。
不过今天薛洋抬头看了晓星尘一眼,勾起唇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低头继续奋斗,留下一脸问号的晓星尘。
晓星尘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薛洋身边,手里捧着本转头厚度的书。看似是在认真地看书,实则满脑子都是薛洋,以至于好久都没有翻一页。
“我写完了!夸我!”
薛洋把笔一甩,拿起卷子递到晓星尘眼前。晓星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接过卷子认真地检查起来。
“怎么?这次肯定拿满分!”
晓星尘约莫看了五分钟,最后拿起红笔把薛洋的错题圈了起来。一整张数学卷子,薛洋竟然错了第一题选择题,也是唯一错的一题。
晓星尘真是哭笑不得。
他在手机上打好了字才把卷子一起递给薛洋。
“错了最简单的一题,看来是我平常太相信你了,从来没给你讲过。”晓星尘笑着看薛洋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
“我当然知道我错了啊,我要是都做对了要你干嘛。”薛洋笑眯眯地伸出手来,问晓星尘拿糖。
晓星尘无奈地笑了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棒棒糖,握住薛洋的手腕,庄重地把糖放进他的手心。
“这个我吃腻了啊……”薛洋嘀咕着,却还是撕开了包装袋,把棒棒糖放进嘴里咬碎了。
晓星尘微笑着看着他,忽然感觉嗓子很干涩,随后没忍住,咳了几声。
他拼命地捂住嘴,想要阻止花瓣喷出来,可是还是被薛洋看到了。
薛洋慢慢凑近晓星尘,从他的肩膀上拿下一片淡粉色的花瓣。
“晓星尘,你不是感冒吧……”此刻薛洋拿着那片小小的,柔软的花瓣,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难受,心都是堵的。
“对、对不起、咳……”花瓣从晓星尘嘴里掉出来,落在了木质的地板上。
“你喜欢谁?”薛洋把手里的花瓣扔了,上前抓住晓星尘的手腕,咄咄逼人地模样看起来有点狠。
晓星尘后退几步,薛洋上前把他逼仄在书架上。
“你……别这样……”晓星尘甩开薛洋的手,用手背挡住嘴唇,脸也别过一边,不敢和薛洋对视。
薛洋的双手撑在书架上,他觉得心里堵得难受,为什么晓星尘会有喜欢的人?还是暗恋到有了相思之苦,患上了花吐症。
如果得不到那个人的吻,晓星尘会死的吧?
“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马上让你好起来。”薛洋气势汹汹地模样让晓星尘的占有欲升腾起来了。
真的好想告诉他。
“对不起,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晓星尘半捂着嘴,接住了从嘴里飞出的花瓣,眼里的冷淡可见一斑。
“那你自己去找她。”薛洋后退几步,攥着衣角,嘴唇被他咬得发白。
如果让他知道晓星尘喜欢的人是谁,他一定要把那个人脱光了五花大绑到晓星尘面前,不亲也要亲,一定要让晓星尘好起来。
“谢谢。”晓星尘打开了书房的门,转身离开,他怕自己再多待一秒就忍不住了。
薛洋肯定会觉得很奇怪吧……朝夕相处的老师,喜欢上自己的学生……简直像犯罪……
晓星尘的模样真像是落荒而逃,他出了金家的大院,靠在院子外的围墙上,捂着嘴咳得越来越厉害,地上洒满了樱花花瓣。
过了好一阵晓星尘才缓过来,编辑了一条短信给薛洋,大致内容就是他近几天不会来给薛洋补习了。
薛洋自然是马上就看到了短信,握紧拳头,指甲都快陷进肉里,然后没忍住,直接把手机砸在门上。
晓星尘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薛洋把书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地扔下了楼,才喘了口气。随后嗓子突然发痒,他也咳了几下,嘴里竟然吐出爆米花来。
薛洋看着满地的爆米花整个人都傻了,花吐症还会吐爆米花吗??爆米花居然是花吗??
薛洋勉强接受了爆米花是花的这个事实,又止不住地咳嗽起来,落了一地的爆米花。
看起来,好好吃哦。
薛洋接住从嘴里飞出的爆米花,鬼使神差地放回去了,味道竟然还不错。
可是现在完全不是感叹爆米花味道的时候,薛洋也患了花吐症,那个让他患上花吐症的罪魁祸首就在十分钟之前离开了。
薛洋觉得自己可能离死不远了。晓星尘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却还要喜欢人家,患上了花吐症。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
如果能得到他的一个吻,就算是死了,好像也没有显得他那么悲惨了?
晓星尘果真说到做到,一个多星期没在薛洋的视线里出现了,甚至连网上都没有任何交流。
对的,还是有交流的,晓星尘每天都给他布置作业。
薛洋的花吐症终于被金家人发现了,一家人担心得不行,薛洋躺在床上被团团围住。有唱红脸有唱白脸的,目的都一样,薛洋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就算是绑也要把那个人绑回来给薛洋做未婚妻。
“你们别问了!!!咳咳咳……”薛洋又没忍住咳了一床的爆米花,然后一颗颗地捡来吃。
七大姑八大姨们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薛洋,最后平日里和薛洋私交比较好的金家二儿子被委托了重任。
薛洋倒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病入膏肓了,坐在床上悠闲地吃爆米花。
金光瑶嫌弃地看了一眼,便很快恢复神色,笑容可掬地坐在了薛洋的床边。
“你要干嘛??”薛洋被他的笑容看得有点毛骨悚然,这个人神神叨叨的,薛洋平常都是避免和他争吵,心太黑了,惹不起。
“你喜欢你的补习老师是吧?”
“咳咳咳!……你怎么……”薛洋又喷了一地的爆米花,并且还有了一丝被看穿心思的不爽。
“写脸上了啊。”
金光瑶可是看在眼里,薛洋自己没有发现罢了。晓星尘每次一来,薛洋就特别高兴,连起床气都没有了,偶尔有事不来,某人就摆着一张人人杀了他全家要复仇的表情。现在晓星尘好几天没来了,薛洋就患上了花吐症,不是晓星尘又能是谁?
“关你什么事!”薛洋下了床,直接把金光瑶推到门边,“你自己走还是要我踹?”薛洋说这着话,嘴里又掉出了爆米花。
金光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自己走了,还帮薛洋把门带上了。
下了楼之后立刻拨了电话给助手,让他带几个人直接把晓星尘绑回来。
晓星尘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什么时候被人迷晕了带走都不知道。
尤其是这些人还是金家的。
晓星尘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安稳地躺在床上,昏迷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可能就少了个身体器官吧,可是现在他好好的,什么伤也没受。
晓星尘从床上起来,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如此熟悉的装修……总感觉这个地方是来过的。
“你他妈要……??老子!……卧槽!!放手!!”
晓星尘隐隐约约听到了一阵争吵声,本来因为花吐症他的身体就变得虚弱了一些,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以外,应该如何应对?
晓星尘为了避免自己咳嗽出生,紧紧地把嘴捂住,还是有几片花瓣掉在了地板上。
晓星尘缓缓地把门把手扭开,忽然,门被撞开,他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一个身体撞进他的怀里。
晓星尘下意识地扶住了那个人,抬头一看,只见几个黑色衣服男子迅速把门拉上,然后从外面锁住了。
不用特意去查看,晓星尘就确定怀里的人是薛洋了,他幻想过无数次的拥抱,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喂!!咳咳咳……!”薛洋捂住嘴咳嗽起来,好一会儿才站稳。
晓星尘闻到一股奶香味,只见几颗爆米花嗒嗒嗒落在地板上。
这是什么操作?花吐症还会吐爆米花?
晓星尘几乎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薛洋,他也犯了花吐症?他喜欢谁?
薛洋这会儿才转过身来,脸有些红。他吐爆米花的事情应该是被看到了,真是太丢脸了,这到底是什么设定?
“你……”晓星尘的嘴里吐出粉色的樱花花瓣,和薛洋嘴里吐出的一颗颗又大又圆的黄色爆米花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会儿晓星尘也没忍住笑了出来,花瓣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地板上。
“笑!笑屁笑!”薛洋上前推了晓星尘一下,然后自暴自弃地凑近了晓星尘。
晓星尘这下是笑不出来,呼吸一紧,后退了几步,薛洋也步步逼近。
薛洋把手搭在晓星尘的肩膀上,狠狠地推了一把,晓星尘直接跌坐在地上。
“薛洋……”
薛洋按着晓星尘的肩膀,闭上双眼直接亲了上去。晓星尘的呼吸都快停滞了,反正过来按着薛洋的脑袋吻回去。
二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嘴唇分离的时候还牵出一根银丝。
薛洋的呼吸很热,眼角有点红,他可能不太会接吻,被晓星尘咬嘴唇咬得好疼啊。
“我喜欢你。”
“你怎么才告诉我!我吐了一个星期的爆米花!”
“噗……”晓星尘捧起薛洋的脸,亲了亲他的额头。
“我以为,你会喜欢女孩子。”
“我是喜欢女的啊,不过……”薛洋靠在晓星尘的肩膀上,“那是在遇见你之前。”
晓星尘心头一热,捧起薛洋的脸吻住了他。
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雨滴拍打在玻璃上,落地窗边的二人吻得难舍难分。
快要擦枪走火的时候,晓星尘的理智驱使他把薛洋推开了。
“今天的作业写完了么?”
“我靠我杀了你啊!!!”


好了我去写作业了祝我上天

评论(7)
热度(310)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